替嫁狂妃:王爷每天都被惊艳

第1章 和渣爹的第一笔交易

暖春三月,丞相府的碧水湖微波荡漾,湖畔的柳树梢上站着几只小鸟,偶尔拍着翅膀。

碧水湖的护栏边上,一身白色素衣,花色罗裙的白琉月倾斜的站着,看着碧水湖。

一张满是泪痕的小脸上,浮现出了绝望之色。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她这么倒霉?同是父亲的女儿,为什么差别如此之大?

让她嫁给鬼王,那不就是个死吗?

夜王又被称作鬼王,性子暴虐,又嗜杀成性。听说凡是进了夜王府的女人,从此都消失于人世间……

想到这里,白琉月更是忍不住眼泪决堤。

反正怎么都是死,与其成全了他们,倒不如一死百了。

想罢,白琉月闭上眼,纵身一跃,跳下了那数十米深的碧水湖。

“不好了!大小姐跳湖了!救命啊!”

一直跟在后面的一个小丫鬟见此脸色大变,扭头便跑,一边跑一边喊人。

很快,小丫鬟的呼救声引来了府中的家丁,众人一齐将跳入湖中的白琉月捞了出来。

“怎么回事儿?”来人一身大红色绣仙鹤官服,四十岁的年纪,国字脸,一脸严肃的问道。

“老爷,小姐她……她跳湖了。”目睹了之前场面的小丫鬟呜呜的哭着。

这小丫鬟,名叫翠云,是白琉月的贴身侍女。

“跳湖?”白丞相眉头一皱,走上前,见躺在那儿双目紧闭脸色惨白的白琉月,马上道:“刘管家,快去请大夫,务必要让她醒过来,切勿耽误了明日出嫁。”

被点到名字的管家闻言,先是一愣。但是马上反应过来道:“是老爷,奴才这就去。”

然后剩下的人便以最快的速度将人给抬了回去。

很快的,大夫也来了。

破旧的房间内,一身官服皱着眉头的白丞相坐在一旁,抽噎的翠云则是站在大夫边上守着。

“怎么样了?”白丞相急忙问道。

“回丞相的话,小姐她只是受了寒,并无性命之忧,待老朽为小姐扎上一针。”老大夫说着,拿出了自己的针灸包。取出一根长针,朝着女子的人中穴刺去。

然而,他的针才到半空,本该昏迷的人猛地睁开眼,捏住了老大夫的手腕,冷声道:“你想做什么?”

“我、我、我是给你治病的大夫!”老大夫被白琉月的动作吓了一跳。

“治病?”白琉月皱眉,精致的眸子中划过一丝暗色。

“小姐?呜呜,小姐您总算是醒了。”一旁翠云见白琉月醒来,开心的哭了。

小姐?那是谁?白琉月放开了要给她针灸的大夫。

打量起了这个房间,发现这里实在是简洁过了头,与她家里的华丽完全不同。而且……作为特工,她没有下人。看这些人的衣服都是古代服饰,应该也不会有人恶作剧到把她弄去什么片场。

可是,她应该已经死了。死在爆炸中,死在了那个男人的手上。

那么现在这是什么情况?白琉月满心疑虑,不动声色的看着站在屋子中的人。

“你先下去吧。”白丞相对大夫摆了摆手淡淡说了一声。继而状似关心的对白琉月问道:“身体还有什么不适吗?”。

白琉月闻言,朝着白丞相的方向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脑子里就好似有什么炸开了一般。不属于她的记忆,全部流入了脑子中。

被欺辱,被谩骂,被家人嫌弃,以及被逼着嫁人,最后自杀……一切的绝望都灌入了她的脑子里。

这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白琉月的记忆。

那么她穿越了?想明白这一点后,白琉月的眼中划过一丝冰冷,却只是一闪而逝,看着白丞相冷冷道:“身体无碍。”

白琉月的语气让白丞相很是意外!但马上,白丞相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么用这种语气和为父说话?”

“对一个想将我推进火坑的人,你觉得我该用什么语气?”白琉月嘲讽的看着男人,脑子中多出来的记忆,让她对这个便宜老爹没有任何好感。

白丞相被白琉月这话呛的一阵尴尬,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最后只冷声道:“看在你明天要嫁人的份上,我便不与你争执。”

“嫁人?”白琉月笑了,好看的小脸上浮现出了不该属于她的冷漠:“谁告诉你,我要嫁人了?”

“皇上的圣旨,由不得你不嫁。”白丞相冷声。

“那如果我死了呢?”白琉月反问。

“你什么意思?”白丞相惊了。

如果白琉月死了,那这圣旨便要落在星儿的头上。一想到这里,白丞相脸色不由得一慌,连忙追问:“你想怎么样?”

“想让我嫁人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要你给我准备几样东西。”白琉月看着白丞相,冷冷说道。

“什么东西?”

“第一,我要你为我立下字据,只要我嫁过去,以后便与丞相府无任何瓜葛,与你之前的父女之情也全部两清了。”

“你说什么!”白丞相当下就暴躁了。

白琉月无视他的暴躁,继续道:“第二,我要你准备白银十万两私下里交给我,至于嫁妆有没有是你的问题。”

“不可能!”

“第三,我要翠云的卖身契。”

“除了第三个,其余的一概不行!”白丞相被女子的话气的半死。

白琉月闻言,看着白丞相,冷漠一笑:“看来你还没明白你的立场啊。这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而是你必须这么做。我什么都没有,死了也是一人轻松,但是你不行吧?把自己培养多年心爱的二女儿推出去送死,你舍得吗?”

“那就第一个和第三个可以。”白丞相脸色不好,却依旧坚持。

呵!原主在他心里还不如十万两?

白琉月心中越发嘲讽,不过面上却还是一脸镇定,她目光冰冷的看着白丞相道:“我说了,你没有选择。要么满足我定的三个条件,要么就让你那心爱的二女儿和我同归于尽好了。”

“你!”白丞相额头上青筋直跳,恨不得掐死白琉月。

但是同时也在疑惑,怎么这个女儿好像变了个人?平时可没什么脾气的。就算他让她嫁人,她也不敢反驳啊。怎么现在?白丞相心中充满了不解。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