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王爷的黑月光

第2章 你就这么想让我死?

休妃?这二字说的何等轻巧。

裴兰若只觉得自己心痛得快要窒息!

“王妃病了,带下去,好好照料!”萧凤冷冷地看着她,撂下了这句话,他便直接甩袖离去。

府内下人们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立在一旁。

大家都心知肚明,王妃哪是真的病了?王爷不过找个由头,免得她继续丢人现眼!

邓嬷嬷原本还提心吊胆,生怕裴兰若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此刻得了萧凤的话,可算是长吁一口气:宁王妃,你本就不该活着!好好做一个死人不好吗!

邓嬷嬷阴恻恻地笑了笑,又对身后的俩婆子暗递眼色。

“还不快将王妃带下去!”

瞧着王爷走远了些,那俩婆子对视一眼,快步走上前去,一人拐着她一条胳膊!

生生扯着她往前走。

“你们想干什么!”裴兰若低吼一声,试图挣脱开那俩婆子。

但她这身子本就孱弱,加上又淋了大雨,哪儿是婆子们的对手。

“王妃最好乖乖束手就擒!莫要让老奴为难!方才你也听见王爷的话了。”邓嬷嬷说话时还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这王妃还真是命大,死了都能够活过来!

可惜,有人要买你的命!

你活一次,老奴也只能狠心再杀你一次……

婆子们攥着她的胳膊,用的力道更重了些。

像是几乎要把她的胳膊给捏断揉碎了一般!

“放开我!你们想要做什么!”

裴兰若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挣扎!可她刚刚流产,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哪里是几人的对手……

仆妇凶神恶煞般的脸在她的瞳孔间越放越大,裴兰若眼前一抹黑,昏倒过去。几个婆子直骂晦气,粗暴地将她丢进柴房!

“嘀嗒……”

再次醒来时,是被房檐上渗透的雨水淋醒。

裴兰若不禁冷笑,宁王府邸能找来一处这般破旧的屋,属实不易!

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她抹黑摸索着扶墙而起。

这应是一处荒弃了的柴房,别说铺盖了,就连一把椅子都没有!

而这柴房的大门也早已被人在外面上了锁,连窗户都没有的破地儿,她就算插翅也难飞了。

呵,萧凤这是打算活活冻死她,好带着今夜那见不得人的秘密,永沉地底?

“有人吗?有没有人?”

“外面有人吗?”

裴兰若趴在门上,声嘶力竭地大声高喊着。

除了雨水“哗啦,哗啦”的冲刷声,再也听不着别的动静。

整个屋里几乎没有能躲雨的地儿,裴兰若浑身湿透,她早已辨不出双颊的那是泪水还是雨水。

连馊了的饭菜都不曾留一份给她!这是压根就没打算给她留一条活路?

饥寒交迫之际,裴兰若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酸水只往上翻,喉咙干涩发紧,可她的脑子却格外的清醒!

不,她还不能就这么死了!

她死了,爹爹怎么办?

她眼角噙着泪花,却是咬牙关,恨切地笑出声来:“哈哈,萧凤,你就这么想让我死?我偏不如你愿!”

她扫了一眼那扇破旧不堪的木门,透过门缝,依稀能瞧见那摇摇欲坠的门栓。

靠别人,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她要活着,她必须活着!

百密一疏,可惜那些人却忘了这里是柴房!

一道惊雷响起,伴随着划破天际般的闪电,整个屋都被照得通亮。

草垛上那把锈迹斑斑的镰刀引起了她的注意。

裴兰若拿起那把镰刀,就像是发了疯一般,一遍遍的往门栓上砍去。

“砰!”

“砰……”

一次,两次……直至她的双手鲜血淋漓,门栓依旧是纹丝未动!

手痛,但心更痛!

她扬起手背,试图擦拭去眼角的泪水!

就这么不经意间的一举,血从掌心溢出滴落在她腰间的那块羊脂玉佩上!

眼前一道异光闪过,刺的她的眼睛生疼。

“究竟怎么回事?”

是邓嬷嬷的诡计吗?

“谁?”

“谁在那里装神弄鬼?”

顷刻间的功夫,白光更盛,四周的场景变换,裴兰若来到一处犹如仙境般的陌生地方!

“这是……”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仙气缭绕的群山,还有那大片碧绿如玉般的田地!

“盘龙锦,五色莲,祖参……”

满地都是罕见的名贵药品!还有许多,是她说不出名字的……

是在做梦吗?

“这里简直就是仙境中的药田啊!”裴兰若震撼不已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感叹。

潺潺流水的山泉从高处流下,水质清澈见底,甚还透着光气。

裴兰若早已饿的饥肠辘辘,滴水未进的她,唇瓣上还有些许干裂。

管不得那么多了!

她俯下身去捧起了一捧山泉水,咕嘟咕嘟猛喝了一气。

甘甜的山泉水下肚,她却惊奇的发现自己那股强烈的饥饿感竟消失不见了!

甚至身子也变得暖暖的,那是一种由内而外而发的感觉。

像是从自己的经络,渗透进肌肤一样的感触。

裴兰若随手采了一株石绿,拿在手中把玩着,不禁感叹,若是这里的一切都能变成真的,那该有多好……

不知为何,喝了那山泉水后,她的身子暖暖的,眼皮也开始打架,不知不觉就倒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睡着了。

这一睡不打紧,到了第二天,裴兰若再睁开眼,便又回到了那破旧不堪的柴房里。难道说先前那些只是她濒死前的美梦么?

她失望地握紧手心,手心的硌痛让她下意识地低头。

这是……

“石绿!!!”

这不是她昨夜在仙田中采摘下来的灵药吗?

她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又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胳膊。

会痛?

原来,那不是一场梦!

裴兰若脑中一阵精光闪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仙田里采摘的东西可以带出来,但显而易见,大婚之夜,在棺材里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一次。

只因腰间的这块玉佩,她才又得以“死而复生。”

这是她娘临终前留给她的啊……

想到这,裴兰若心如绞疼,扶着门框蹲在了地上,无声地哽咽了起来。

能够让宿主死而复生的药田空间,娘亲竟然将这样的神物留给她!想必也是希望她好好活着,救更多的人!

她定不会辜负了娘亲对她的这一番期许及呵护!

也不知是那山泉的力量,还是裴兰若坚定了信念的缘故,当她扶着门框缓缓起来,神色里满色坚毅,拿起破镰刀,三下五除二的就直接将那门栓给砍落了下来。

此时此刻,她唯一的念头就是回家!

岂料,裴兰若才前脚走出柴房没两步,就赶巧儿撞上了邓嬷嬷那恶妇。

“王妃,你这是打算去哪里?”邓嬷嬷大惊失色,接着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挡在了她的身前。

“回家!”裴兰若冷声道。

邓嬷嬷脸上极快的闪过了一抹慌张,若是让裴相知晓……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已经没有退路了。绝不能放裴兰若回去!

“王爷可是对外宣称王妃身体抱恙!现下王妃要回裴府,怕是有些不妥吧?不知道的还以为宁王府苛待了王妃,害的王妃一个有病之人还要往娘家跑。”

听着这番话,裴兰若心冷的透彻!

自她被关进那扇门起,萧凤便没有再出现过。

邓嬷嬷见她果然听话停住,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丹阳县主死得蹊跷,匆匆下葬,宁王此刻正帮忙送殡呢!哪顾得了王妃!宁王好心,怕段国舅痛失爱女,找王妃麻烦,下令禁足王妃……

不过王爷不在,黑的白的自然也是她的一张嘴!

邓嬷嬷思及此,心里也有了底气,神色顿时变得傲然起来,趾高气昂地下令道:“王爷有令,不许王妃离开院子半步!”

裴兰若联想起这几日一连串的遭遇,不由冷笑起来。

先是派邓嬷嬷给她灌毒药,见她没死成便将她囚禁,再对外宣称她抱病,若真是在王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这一切可都是她裴兰若自己的问题,宁王府的所有人都摘得干干净净!

萧凤,你好狠的心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