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星辰大海从建国开始

第1章

死亡突然造访。

从完全没有想到的地方,在从未想过的时机到来。

有辆大型卡车出现在我眼前。

时间缓缓前进,还没做完的事情在脑袋里接二连三浮现后又消失。

朋友、打工地点的上司还有大学教授。这么说来,我还没把报告交出去耶……

最后是孤儿院的大家。

可以的话,真想走上更具挑战性的人生。

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有如孩童般的笑声以及我全身骨头碎裂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醒来后,我发现自己身处森林里头……

我环视四周,再抬头看向天空。

空中有轮比我熟悉的月亮还要巨大的明月,散发光芒。

被月光照亮的树木非常巨大。是我身高的几倍呢?到处都有这样的大树生长。

这是死后的世界吧?听说普陀边会有一望无际的花田,我的视野里却没看到半点这类的景色。

以死后的世界来说还真是寒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我感到口中有股苦味,于是吐出嘴里的东西一看,是一撮草。

为什么我会把草吃下去?

这时我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腹感。

晕眩、疲劳以及倦怠感袭击全身。

如果不吃点东西会死掉的……

不管是橡果还是菇类都好,总之是要能吃下去的东西。

我的视野里忽然出现一只巨大的蜈蚣。

要是平常的我,想必已经发出惨叫声并逃跑了吧,但我不知为何凝视着它。

仔细看看,这家伙其实肉还满多的。

记得有毒素的部位是口器,只要想办法把它去除就能吃了……

来吃吧。

第一次食用的蜈蚣还真难吃。

“说起来,寄生虫之类的没问题吗?”

我把蜈蚣吃下肚后才开始担心。

稍微有些欠缺冷静呢……

原来营养不足的话,就会变得这么笨。

不过我也不知道生火的方法。无论如何都有生吃下去的必要性。

我有好好咀嚼所以没问题、没问题啦……大概吧。

如果在无法用脑袋仔细思考的情况下犹豫不决,说不定就会饿死了。

关于有没有寄生虫这点,也只能祈祷了。

“口好渴……”

我为了寻找水源而开始行走。

好想快点把残留在嘴巴里的蜈蚣味消除掉。

走了十分钟左右,我发现一条小河。

脑袋里虽然浮现“不要饮用生水比较好”这句话,但又没有方法煮沸。所以也只能直接喝下去了吧。

“活过来了……”

这水看起来很清澈,应该没有寄生虫方面的问题吧。大概啦。

此时我不经意地往小河的水面看去,映在上头的脸孔被月光照亮……

这家伙……是谁?

水面上映出一个灰色头发的瘦弱孩童。

等等,等一下。出错的一定是水面,光的反射偶尔也会产生些错误才对吧?

我开始在脑里编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论来逃避眼前的现实,同时把手伸到脸上,战战兢兢地触摸自己的脸颊,能清楚摸到凸出的骨头。

虽然我并不胖,却也没有到骨瘦如柴的地步。

接着我扯下一些头发,头发是灰色的。

我应该是个典型的艾欧尼亚,有着一头黑发才对……

这果然是现实。

也就是说,这是那个吧……很有名的那个。

“异世界转生……不,附身吗?”

我抬头看向夜空。

比地球的月亮大上两倍的明月在夜空散发光辉。

原来如此,这里真的是异世界。

……才怪咧,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现实当中?

“这是在作梦。没错,一定是在作梦。想必醒来后我会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不然就是被卡车辗过去这件事本身也是作梦……对,绝对是这样没错。毕竟人类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死掉嘛。”

我这么想着,并躺到地面上。

满天的繁星与巨大的明月。

真漂亮~以梦境来说的话!

我闭上眼睛。

深信等到醒来以后,便会发现一切全都只是一场梦。

……

………

…………隔天。

这果然是现实。

我用被晨曦照亮的水面确认自己的脸孔后,陷入绝望之中。

“不过长得还不错呢。”

我看着倒映在眼前的少年──也就是自己的脸孔。

虽然骨瘦如柴又肮脏得跟野狗没两样,不过各个部位都长得很不赖。

皮肤颜色就是所谓的橄榄色肌肤。

“不过既然都醒来了,那也没办法……”

首先只能从整顿生活基础开始着手。

接下来是收集情报。能回到原本的世界就回去,不能的话就在这里定居。

总而言之,先以这个方针来进行,我没有家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如此一来,首先是……

“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我站起来,开始在森林里物色食物。

昨天原本以为这座森林都是些巨大的树木,但眼下我明白了。

那只是因为我身体缩小才显得树木很高大,实际上这些树并没有到能称为巨大的程度。

“话说回来,这座森林还真是什么都没有耶。”

完全没有树果或是水果之类的。

森林深处虽然有看似可食的草类生长,但我还不想死,也只能节制点了。

从体感温度研判,季节大概是夏季。

夏季的话应该会有能吃的东西才对,大概是我寻找的方式不当吧。

说起来,我也没有关于野草的知识,而且这里又可能是异世界。

有没有跟原本世界相同的植物都还是个谜团。

“果然只能吃虫了吗……”

我看着眼前的蚂蚁队列。

昨晚的蜈蚣让我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所以倒不是非得马上吃东西才行。

不过这具身体原本就缺乏能量,所以也可能撑过了今天,结果明天就无法动弹。

要是至少知道生火的方式就好了。

不管是蝉、蜈蚣、蚂蚁还是蝎子,只要用火烤过就能安心食用。

唉,虽然昨天是活跳跳地生吃下去就是了。

要怎么样才能把火升起来呢?

虽然知道是透过木头与木头之间互相摩擦的热源来起火……

但能不能确实起火也很难说,再加上又找不到适合的木头。

总觉得把时间跟体力浪费在办不到的事情上头,实在不是好方法。

“喂,那边的人类!此处乃我的领地,速速离去。”

背后有人向我出声。

虽然这声音感觉很跩,但毫无疑问是人发出来的。

看来上天并没有舍弃我!

“其实我迷路了……”

转头一看,眼前有个怪物。

脸跟上半身有如老鹰,还有巨大的羽翼。

下半身则是四只脚的野兽──如同狮子一般。

完全就是在纹章和插画这些东西上会看见的狮鹰头狮。

看来上天是舍弃我了。

“那个……我很难吃哦!都只剩皮包骨了,昨天还吃了条蜈蚣。所、所以还是不要吃我比较好!”

我向后退缩。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了,为什么非得被吃掉才行啊!

“我也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食物,谁要吃像你这种看起来就很难吃的东西?你是想愚弄我吗?”

“绝、绝对没有这回事。哈哈哈哈!其实我也正打算要离开。那么再见啰~”

我开始全速奔跑。对方似乎不是要吃掉我,而是想把我赶出去,那么只要逃跑就好。毕竟我不打算在这个人的领地或是地盘里头闹事。

啪唦啪唦的振翅声震撼了我的鼓膜。

沙尘扬起,让我忍不住闭上眼睛。

睁开眼睛时,鹰头狮先生就在我面前。

而且还竖起羽毛,显得很愤怒。

“我应该说过这前方是我的领地吧?森林深处乃是我的领地,人类不得进出,此乃盟约所在。你果然是打算在我的领地获取食物吧?”

“对不起,我稍微有点搞错方向。真没想到这个方向会是您的领地……”

“不要说谎了!我跟你们之间的盟约这两百年之间不是一直被流传下来吗!连幼小的孩童都很清楚!”

就算你这么说,但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嘛。

明明外表看起来这么威武,却是只爱发脾气,让人很受不了的野兽呢。

“再拿些更正常的借口出来吧,那样的话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鹰头狮这么说完并瞪着我,这令我全身发出寒颤。

这样下去会被杀掉!

看来只能辩解了。

“那个……其实我是附身过来的。”

“啊?你在讲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鹰头狮的神色改变,双眼看起来炯炯有神。这下子搞不好死定了。

“不是啦,所以说啊……我醒过来以后就身处在从未见过的森林里,还变成连自己也不认识的小孩子。这是真的哦!请您相信我。”

我跪下来磕头恳求。好不容易才转生,我可不想在第二天又死掉。

“哦……”

或许是我拼死磕头求饶生效了,鹰头狮的杀气感觉稍微减弱了一些。他的瞳孔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你……是迷途者啊。原来如此,那么不知道也是当然的。真是抱歉。”

鹰头狮身上的杀气急速消散。虽然我搞不太懂,但他似乎能接受这个说词。

“你也真是可怜,从住惯的故乡跑到这种穷乡僻壤。不过这也没办法,被那些小鬼们喜欢上是你的责任,要怨恨的话就恨自己的命运吧。”

虽然听不太懂,但关于附身,这家伙似乎知道些什么。

“请问……迷途者是?”

“就是指从其他不同世界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不是重生吗?”

“嗯?”

鹰头狮疑惑地歪着头,似乎听不懂我问这个问题的意思。

于是我开始说明目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鹰头狮发出沉吟。

“唔嗯──这我也不懂,从来没听说过像你这样的现象。我在五百年前遇到的迷途者也没说他是重生而来的……不过,或许有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吧?”

“这样啊。”

“再说,都有迷途者这种现象发生了,就算再加上重生,这种程度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虽然不甚明白,但鹰头狮开始擅自这么解释。

我是不太能接受啦。

不过现在烦恼这个也没用,看来只能脚踏实地调查了。

“话说回来,你说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变成小孩子。那么精神方面算是成年人吗?”

“嗯,是啊。现在虽然是这副模样……怎么了吗?”

针对我的回答,鹰头狮似乎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会放你一马,但有件工作要拜托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