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小姐在荒岛求生的日子

第7章 冲突

“妈的,你有种再说一遍?!”

常新锋瞬间炸了,秦小年这个穷逼,竟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说我是你爹?”

“啧啧,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提这种要求,你说你贱不贱啊!”

秦小年一边吃着手中的鱼,一边微笑看着常新锋。

“玛德,你找死!”

常新锋说着,顺手捡起地上一根手臂粗的木棍,抡起来就往秦小年的头上打去。

他暴怒不已,可是用尽了全力,这一棍要是打在秦小年头上,不死也要残。

“小心……”

坐在秦小年旁边的慕可可已经被吓得花容失色,正待提醒他,话还没说完就呆住了。

只见此时常新峰手中的木棍离秦小年的头只有两厘米高,却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因为棍子的另一头被一只手抓着,这只手青筋暴起,越来越用力。

尽管知道秦小年很厉害,但慕可可还是再次被惊到了,这还是人吗?

“你给我松手!”

常新峰也呆了一下,但随后就怒了,这个穷小子竟然敢挡?

常新峰抓着木棍的手使劲往后抽,本以为可以轻松抽出,但他用了一下力,棍子去丝毫未动。

他不信邪,慢慢加大手中力度。

越用力越心惊。

没过多长时间,常新锋的脸色就憋得通红,脖子上也青筋暴起,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但木棍却仍纹丝不动。

常新峰心里终于有了一丝害怕,想松手,但又怕丢面子。

他不松手,不代表秦小年不会松手。

只见刚才抓着木棍不放的秦小年,突然松开五指。

常新锋因惯性瞬间往后倒去,直到一声巨响,碰到洞穴的石壁才停下,但因用力过猛,他被撞的半天没有缓过来。

“常少,常少,你没事吧!

刚才也被吓愣的潘丽丽,此时终于回过神,看到常新锋摔倒在地,赶紧跑过去扶他,关心的问着。

“死不了,鬼叫什么?”

常新锋被潘丽丽扶着站了起来,晃了晃脑袋,脸色阴沉如水。

“你给我等着,老子要你好受!”

他此时已不敢再上前,站在原地捂着胸口,对秦小年威胁。

“等着?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说话的,竟然是站在秦小年旁边的慕可可。

看到常新锋威胁秦小年,她就不爽。

“好了,坐下吃鱼!”

秦小年拉慕可可坐下,对于常新锋这种人,就不能去搭理他,你越搭理他,他蹦的越欢,无视是最好的选择。

一旁的何涛则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说一句话。

两边都是自己惹不起的人,吃鱼他不香吗?还是鱼好吃,何涛对着手中的鱼就是两大口。

“哼……”

常新锋自觉没有面子,冷哼了一声,直接转身往山洞口走去。

打又打不过,还能怎么办?只有离他远一点了,等离开这里,到时候玩不死他!

潘丽丽紧跟在常新锋后边往外走去,这条粗腿刚抱住,可不能放飞了。

两人走到洞口就停了下来,毕竟天色已黑,还是洞穴里安全一点,让他们出去,他们也不敢。

“赶紧吃,吃完以后休息,明天还有事要干。”

秦小年一边吃鱼,一边对洞内的另外两人说道。

“好的,年哥。”

何涛现在已经对秦小年百听计从,毕竟只有跟着他才能活,能活谁又想死呢?

“哦!”

慕可可则是小声回了一句。

抬头看着正在认真吃鱼的秦小年,想起之前他杀的那些人,和他身上的伤疤,再想想以前他在公司里老实的样子,慕可可发现自己看不懂这个人了。

她好奇他身上的那些伤疤是怎么来的?那些伤疤肯定有很多故事。

有心想要问一下他,但是吃完鱼的秦小年已经和衣躺下,开始睡觉。

又过了一会儿,洞内的三人已全部吃完,都围着火堆躺下休息。

洞口的两人此时却毫无睡意,毕竟谁饿着肚子都睡不着。

“常少,我饿。”

潘丽丽委屈巴巴的对常新锋撒娇。

“妈的,就你知道饿?我不饿吗?”

常新锋此时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他也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但打又打不过,还被人弄的灰头土脸。

“我还就不信了,走,出去找吃的!”

常新峰站起身就要拉着潘丽丽出去。

潘丽丽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色,却怂了:“外面那么黑,我们真的要出去吗?”

“不想饿死就跟我走。”

常新锋语气不耐烦。

这个女人真麻烦。

潘丽丽最终还是和常新锋一块出去了,两人摸黑往海边走去,毕竟只有海边才能找到吃的。

外边天色昏暗,海风呼呼的吹着,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清晰可闻。

“常少,我害怕,我们回去吧!”

女人本就胆小,又没有灯光,潘丽丽害怕的抱着常新锋的手臂,努力往他的怀里钻。

“真是麻烦,怕什么怕?怕了你自己回去!”

常新锋本就一肚子气,这个女人还一直啰嗦,要不是看她还有一点用,他早就一脚踢开她了。

“咯吱……”

突然,旁边的灌木丛中船来了一道声响,俩人瞬间吓得不敢说话。

“谁?出来。”

半晌之后,常新锋壮着胆子对着灌木丛大喊了一句,同时伸手从地上抓起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

此时潘丽丽已经害怕的,躲在常新锋的怀中瑟瑟发抖。

“你给我出来,听到没有?”

灌木丛中的声音又消失了,常新锋心底犯怵,又喊了一句。

他拿着石头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突然,两道黑影从灌木丛中窜出,一人冲向常新锋,一人冲向常新锋怀中的潘丽丽。

看到有人,常新峰举起手中的石块就准备砸。但他手中的石块刚刚举起,就不敢动了。

因为他的脑袋上顶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虽然他看不见,但那冰冷的触感,让他知道,只要他乱动,脑袋就可能会开花。

“啊……呜呜……”

潘丽丽的尖叫声刚刚响起,就被黑衣人捂住了嘴。

两人瞬间被制服。

随后,从灌木丛中又走出了两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