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小姐在荒岛求生的日子

第6章 杀鱼

“这……这怎么杀啊?”

望着脚下那条还在奋力挣扎的包公鱼,又看了看何涛丢下的两条鱼,慕可可满脸不知所措。

吃鱼,自己可以,但杀鱼想想都可怕。

“这个混蛋,怎么能让我一个女孩子做这种事呢?”

慕可可咬唇捡起地上的匕首,却不知该从何下手,此时她的心里已经把秦小年咒骂了千百遍。

“我杀,杀……杀死你。”

慕可可闭着眼,脸扭到一边,拿着匕首的手胡乱的往地上的鱼刺去。

“啊……啊……”

突然,慕可可大叫了起来。

原来是地上的鱼被她戳了一刀,因疼痛而弹跳起来,打到了手背,吓得她把匕首都扔掉了。

“笨死你算了!”

一道冷清的声音响起,正是刚刚已经走掉的秦小年。

秦小年捡起地上的匕首,蹲在地上,一言不发,熟练地去鳞、除腮,掏鱼肠……

敢说我笨!

慕可可生气,正准备回怼他两句,但看着秦小年那挺拔的背影和那专注的神情,她竟然感觉秦小年挺帅,身子不自觉地蹲了下来,专注地看着他杀鱼。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此刻她自己一头秀发随意扎在脑后,卷翘的睫毛一颤一颤,在小巧的鼻尖撒下一片好看的阴影,十分清纯迷人。

而她衣领不高,白皙修长的天鹅颈煞是好看,精致迷人的锁骨也因为出汗泛着水光。

她不经意间做出撩头发的动作,有点晃的人移不开眼……

秦小年咽了咽口水,再回想起她在洞穴内换衣服的场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鼻血,赶紧低头处理地上的鱼。

过了一会,鱼已被处理好,秦小年起身却发现慕可可仍在发呆。

“看什么呢?拿着。”

他那略显清冷的声音把慕可可从花痴中拉了出来。

她娇俏的小脸瞬间升起了红晕……

自己怎么回事?犯什么花痴啊!

竟然会被这个混蛋吸引到,太不应该了!

“你没长手吗?让我一个弱女子拿东西?你还是不是男人?”

看到秦小年递过来杀好的鱼,慕可可心中的火焰又烧了起来。

这个混蛋怎么能让自己拿呢?这鱼血肉模糊的,好吓人!

“不拿就别吃了,饿着。”

秦小年轻飘飘的话语传来,头也不回地往山洞的方向走去。

“秦小年,你给我站住……”

“哎,你听到没,等等我……”

看着已经变得黑乎乎的四周,慕可可心中升起一丝寒气,赶紧加快脚步跑着跟上秦小年。

此时的洞穴中。

“常少好厉害啊!快,快点!人家快不行了……”

“你个小浪蹄子,还挺会伺候人……”

洞穴中的这对狗男女,流落荒岛也不耽误他们行那苟且之事。

不知该说是他们心态好,还是无知好。

“啪嗒,啪嗒……”

洞外响起了脚步声,俩人瞬间慌了神,没想到出去的人回来得这么快,两人虽然不知羞耻,但也不想现场直播。

“常少,来人了,快点……”

潘丽丽慌乱的说道。

“玛德,我知道,你给我趴好。”

常新锋略显气急的声音响起,任谁此时被人打扰都不会有好心情。

“啪嗒,啪嗒……”

脚步声越来越近,俩人越来越急。

“这俩人跑哪了?”

最先回来的何涛,看着黑洞洞的山洞,疑惑地抓了抓脑袋。

走时烧得旺盛的火堆,此时已经熄灭,山洞中乌漆麻黑,没有一丝亮光。

“吼……”

洞穴深处响起了一声压抑的低吼声。

“常哥,丽丽姐?”

何涛向着洞穴深处喊道。

过了有两分钟,常新锋和潘丽丽两人衣着整齐的从山洞深处走出。但潘丽丽那略显潮·红的脸色和躲闪的眼神,却出卖了她。

何涛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心中对这对狗男女更加厌恶,现在大家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自己几人出去找食物,这对狗男女却在山洞中……

但他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笑呵呵迎了上去。

“怎么回来这么快?”

常新锋略显不爽道。

“鱼抓到了,呵呵……”

何涛漫不经心地笑着回了一句,心中却诅咒吐槽。

就打扰你俩的好事,吓得你不举才好!

“秦小年那小子和可可去哪儿了?”

看到秦小年和慕可可没有回来,常新锋的脸色略显阴沉。

孤男寡女,天色已黑,俩人在一块谁知道会不会发生点什么?

慕可可是自己内定的女人,虽然刚才跟潘丽丽发生过关系,但这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玩玩而已。

“常少,你管他们干什么,他们死在外边更好。”

潘丽丽抱着常新锋的一只手臂,不怀好意,整个人又往常新锋的怀里钻了钻。

“你给我闭嘴!”

常新锋对着潘丽丽吼了一声。

潘丽丽顿时吓得不敢说话。

“让你失望了,我们还活得好好的。”

秦小年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提着鱼的慕可可。

他无视常新锋和潘丽丽两人,径直往快要熄灭的火堆走去。

常新锋的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看到紧随其后走进来的慕可可,脸色愈发不爽。

“你去外边再捡一些柴火。”

秦小年没理他,自顾自吩咐何涛。

“好的年哥,我这就去。”

何涛把手中的鱼放在火堆旁,就往山洞外走去。

没过多长时间,就抱着柴火回来了。

秦小年把鱼穿在木头上,然后架在又重新点燃起的火堆上烘烤。

几分钟后,香味就飘散了出来。

山洞里的几人都疯狂吞咽口水,毕竟那两只兔子几人分着吃,都没吃太饱。

“还不熟吗?饿死我了。”

慕可可闻着鱼香味,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引了出来。

“马上。”

秦小年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给。”

慕可可感觉过了有半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终于听到了秦小年的声音。

“味道真不错!”

吃野兔的时候就没吃饱,刚才又去抓鱼,肚子里的食物早就被消化完了。

接过秦小年递过来的鱼,慕可可就迫不及待地啃了一口。

嘴里瞬间被鱼香味所充满。

秦小年又给何涛递了一条鱼,自己也拿了一条开始慢慢吃了起来。

站在旁边的常新峰和潘丽丽,早就被鱼香味所吸引。

等了半天鱼终于烤熟了,看见秦小年给慕可可和何涛一人一条,却没有给他们,两人瞬间恼怒。

“小子,我俩的鱼呢?把你的鱼给我。”

常新锋毫不客气对着秦小年怒道。

“对啊对啊,赶紧把你的鱼给我们。不然常少回去就开了你。”

潘丽丽附和着说道。

“想吃?”

“想吃自己抓,自己烤去,我是你爹吗?还要给你弄吃的?”

秦小年抬头戏谑不已。

他这般说,本就是在故意激怒常新锋,而常新锋听完以后,果然暴怒。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