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小姐在荒岛求生的日子

第4章 遇到同事

一束光线,俏皮的钻进山洞,照在了慕可可脸上。

呼!

猛地坐了起来,避开刺眼的阳光,她才发现自己身上,是秦小年夜里穿过的那件外套。

淡淡的汗味钻进鼻孔,顿时让她有种安心的感觉,可环顾山洞,却不见那张冷冰冰的黑脸。

“秦小年?”

慕可可喊了一声,没能得到回应,顿时就有些紧张起来。

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一丝懊恼之色。

没有秦小年,她一天都撑不下去,怎么可以睡的那么死?

肯定是累坏了,不是因为有他在!

他不会是嫌自己累赘跑了吧?

不会不会,千万不要……

一边祈祷,慕可可一边起身,跌跌撞撞的往洞口跑去。

然而,等她出了山洞,脑海中那还有些陌生,又略带亲切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秦小年!”

慕可可用尽全力,呼声却被海风吹的七零八落。

目力所及,无边无际都是海水,这一刻,她仿佛也成了海中孤岛……

恐惧和孤独,瞬间将她包裹,慕可可颓然坐倒在地,美目中不由的泛起了泪光。

她想见秦小年。

哪怕他一句话都不说,冷冰冰的像块石头。

只要看着就好!

“秦小年!你在哪儿?”

慕可可不甘心的再次喊完,垂下头喃喃说道:“不会的,他肯定是有事去做,不会丢下我的。”

“对,肯定是这样!”

“那些杀手还有同伙……他一定会回来的……”

虽然觉得有些自欺欺人,但慕可可就是忍不住想替秦小年开脱。

如果他真的不回来,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身家百亿,天生丽质,在此刻毫无用处。

要是他能突然出现,死都不再分开……

“有没有人?”

“刚刚明明听到有人在喊……”

石洞一侧,隔着块很大的石头,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

慕可可猛地起身,居高临下,见到说话的两男一女,眼中顿时透出了几分失望。

旋即,又朝着底下的三人挥了挥手。

那是她公司的同事,总比一个人待着要强……

“是可可姐!”

“真是她!可可!”

“居然没被淹死,还真想祸害千年……”

三人表情不一,被慕可可尽收眼底。

先开口的何涛,是慕可可的下属,人比较机灵,但没什么主见。

他后面那一脸灿烂的叫常新锋,仗着自己是老板的小舅子,没少祸祸公司前台。

至于那女的,潘丽丽,公司财务,经常和慕可可抬杠,屡败屡战那种。

“可可,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常新锋笑的露出蛀牙,张开双手往前冲,却在离着几步时尴尬的停了下来。

只因为,慕可可嘴角那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和平静到发冷的目光。

“可可姐!我们还以为你……没事就好,哈哈哈。”何涛赶忙解围:“对了可可姐,你有没有见到其他同事?”

“她都自身难保了,还能顾得上谁啊?”潘丽丽阴阳怪气,两只白眼翻的像是死鱼。

在公司的时候,她就处处针对慕可可,到了这儿更是不会收敛。

有时候慕可可自己也觉得奇怪,没吃她的没穿她的,这潘丽丽怎么看见自己就发疯?

懒得理她,慕可可裹了下身上的外套:“秦小年,是他把我带到这里的。”

说着,慕可可指了指山洞。

“哇,你们居然找到了避雨的地方,厉害!”

何涛一脸艳羡:“我们可就惨了,好不容易找到个石缝,却只能挤得下两个人。”

说着,还有意无意看了看潘丽丽。

两男一女挤成堆,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秦小年?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哎,你身上穿的是他的衣服吧?你们俩不会?”

潘丽丽没把话说完,只是用目光上下扫视。

孤男寡女住山洞,要说没发生点儿什么,谁信?

果然,常新锋听到这话拉下了脸:“他没欺负你吧?这小子在公司就不老实,看一会儿我怎么收拾他。”

秦小年不老实?

慕可可愕然,旋即想到夜里的事。

好像,是不怎么老实,居然夺走自己的第一个吻!

但要说欺负,没有吧?

肯定没有!

慕可可红着脸摇头,何涛先开口了:“就他?再借他几个胆儿!能欺负咱可可姐的人估计还没生出来呢!你说是吧可可姐?”

“这可说不准。”潘丽丽眼珠滴溜溜直转:“我听说啊,秦小年在公司的时候老往女厕所跑。”

听到这话,慕可可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我怎么记得,是你叫他去女厕通下水道的?”

“我那是废物利用,谁知道他后来会经常往女厕所跑?”潘丽丽高声喊了起来,色厉内荏。

“他就是个变态,等离开这里,我就让姐夫把他开了。”常新锋冷笑:“这种人怎么没被淹死?那些海盗也是够没用的。”

“你!”慕可可气结,却冷不丁瞥见秦小年出现在不远处,脸上寒霜瞬间被解冻。

“秦小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三步并作两步,慕可可小跑到秦小年面前:“又打了两只兔子,你好厉害!”

看着她雀跃的夸赞秦小年,常新锋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他觊觎慕可可已经不是一两天,从没得到过好脸色。而现在,她居然在对着秦小年笑!

一个傻子似的穷逼,凭什么?

他常新锋有哪一点比不上这个死穷逼?

一定要让慕可可知道,谁才是她应该喜欢的那个……

想到这儿,常新锋扬起头喝道:“秦小年,过来。”

秦小年抬眼,淡淡瞥了常新锋一眼,朝着山洞走去。

“嗤!”挡在进山洞必经之路上的常新锋一脸得意:“看看,多听话?”

潘丽丽闻言,脸上露出谄媚笑容:“那是,公司里谁不知道常少的身份?您的话他还敢不听?”

“再听话,回去之后也得滚出公司。”常新锋冷笑,旋即对着秦小年再次喝道:“把可可一个人留在这儿?要是再遇到海盗怎么办?”

“就是,真怀疑你是不是男人。慕可可再怎么好强,也还是个女的吧?”

潘丽丽添油加醋,但话里话外仍不忘记贬低慕可可。

只是,这话听得常新锋都牙疼。

什么叫也还是个女的?这不是怀疑他的眼光么?

你潘丽丽再漂亮,还能及得上慕可可一根脚趾?

没等回过神,常新锋冷不丁被人推了一下。

而一言不发的秦小年,目不斜视径自走向山洞。

居然,被无视了?

被一个所有人公认的傻子,无视?

“秦小年你个王……”常新锋气的跳脚,看见紧跟在后的慕可可赶忙改口:“可可等等,你不能进去。”

“不进去,难道要跟着你喝西北风吗?秦小年刚才没在,就是去找吃的。你不进去更好,我们还能多分一点儿。”

慕可可冷笑,学秦小年一把将常新锋给推开,转向何涛和潘丽丽问道:“你们,也不进去?”

“我给年哥打下手!”何涛说着就跑,撒的比兔子还快。

他们没有秦小年的本事,从沉船到现在滴水未进,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而潘丽丽和常新锋,脸都憋成了烧饼,只能眼睁睁看着其他人消失在洞口。

进去,脸往哪儿搁?

可太阳当头饥渴难耐,难道要在外面晒成咸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