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小姐在荒岛求生的日子

第2章 第一个吻

气得要炸,本来已经耗尽力气的慕可可,竟怒冲冲地追上了秦小年。

“秦小年你个……咦?”

骂人的话还没说完,慕可可脸上便露出了惊疑之色。

真的有个山洞!

而且,她都已经置身其中了才发现!

“人的潜力果然很大。”

秦小年有意无意的,扫了她一眼。

雪球也大……

慕可可猛地一颤,眼中怒意瞬间涣散,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爬石崖的时候,秦小年就是用的激将法。

难道说,让自己追到这里也是同一招?

偏偏,她还真就中了计!

可恶!

居然敢耍本小姐,一定要给他点儿颜色……

慕可可脸上又飘起晚霞,摇头甩掉这些杂念。

红色,人家早看过了!

“包里有没有卫生棉?”

秦小年伸手,五指张开像在乞讨。

可那张讨人厌的黑脸,怎么看都像债主。

慕可可愣了愣,旋即一脸戏谑:“怎么,你也来亲戚啦?”

一路被耍,她就是想让秦小年难堪。

再说了,一个大男人要这东西干嘛?能吃还是能穿?

“拿来!”

秦小年直接抢走防水背包,从里面拿走一块卫生棉还不够,把化妆盒也掏了出来。

“你!太过分了!”

慕可可气的发抖,却见他扯出指甲盖大小的一团棉花,沾了点儿粉底把东西又还了回来。

“装好,还有用。”

秦小年说完,自顾的捡起地上那些落叶枯枝,很快就收集了一小堆。

“鬼才用你碰过的……咦!”

慕可可话没说完再次震惊,目光更是紧盯着秦小年眼都不敢眨一下。

两根稍大些的木棍,被秦小年十字交叉,踩住了底下一根。

紧接着,那小小的棉花团被放到中间,秦小年开始快速的来回拉扯上面的棍子。

“钻木取火?”

慕可可惊呼,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但很快脸上就露出了不屑:“你这方法不对吧?据我所知应该是钻个小孔,然后再……”

呼!

微弱的光芒,差点儿闪瞎她镶钻般的美目,也将后面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自从在岛上相遇,慕可可已经好几次说不全话了。

而秦小年,依旧保持沉默,甚至都没正眼看她,将已经燃烧过半的小棉团,慢慢放到了枯叶里面。

然后再捡起树枝,一点点架在枯叶上方。

那轻柔的动作,小心翼翼的样子,和他五大三粗的体格,形成了鲜明对比。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不知怎么,慕可可脑海里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她从未想过,一个男人,居然能那么……

贤惠?

“再捡些柴。”

秦小年突然开口,打断了慕可可的胡思乱想。

下意识的,她就将脚下的枯枝递了过去。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这个,还有山洞。”

有了火,慕可可感觉安心不少,之前的不快也都抛诸脑后。

“学!”秦小年说着往后挪了一点,继续添加干柴。

“嗤!”慕可可撇撇小嘴,“有什么了不起,肯定是瞎蒙的。”

话是这样说,可她眼里的好奇,却像面前的火堆一样越烧越旺!

在公司里,秦小年是最没存在感的一个,慕可可知道他的名字,还是因为常常听到有人叫他做这做那。

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老实人,怎么到这里就什么都会了呢?

难道是老天派来救自己的?

有可能!

要不是遇到他,没被杀死没被淹死,也肯定会被冻死在这岛上。

只是,连累那么多的同事……唉!

慕可可叹气,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糟心事。

不愿意每天尔虞我诈,她才会隐瞒身份进现在就职的小公司。

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啊!

慕家的数百亿家财,她这个第一继承人不要,说出去谁信呐?

正想着,后背突然奇痒难耐,慕可可这才发现身上的裙子已经被烤的半干。

而且,可能是泡太久海水,裙子缩了一截,贴在身上很是难受。

“包里有运动服。”

就在慕可可抓背挠腿之际,一直没说话的秦小年站了起来,径自出了山洞。

看着他走远,不知怎么,慕可可竟有些感激涕零。

该死的混蛋,刚刚还偷看来着,关键时候,倒还像个真男人……

秦小年出了洞口没有走远,将后背紧贴在洞壁上,任由雨水肆意洗刷自己。

这是他被逼无奈,从小就养成的习惯。

永远不要将后背留给别人!

教官的话犹在耳边……

“啊!”

惊叫声突然从洞里传了出来,来不及多想,秦小年脚一蹬地就蹿了进去。

山洞最里侧,忽明忽暗的火光下,慕可可一脸惊恐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

而运动服和连衣裙,都被扔在了脚下!

雪山之巅一点红,颤颤巍巍摇摇欲坠……

咕咚!

脸上还带着雨水,秦小年又一次感觉到了口渴。

“啊~~!”

这次的叫声,更加高亢。

“闭嘴!”

秦小年一把捂住慕可可的嘴,脸色漆黑如墨。

却忘了自己的衬衣,早在爬石崖的时候就已经牺牲。

坦诚相对……

偏偏,慕可可还要挣扎,手脚并用想将秦小年推开。

尸体还在流血,凶手很可能就在附近,要是把人引来,后果不堪设想!

秦小年不禁有些恼火,一边一只抓住慕可可的小手按在石壁上,没等她再喊出声,就将自己的嘴堵了上去。

轰!

外面的闪电,像是劈在了身上,慕可可脑海里,一片空白!

良久。

见她不再挣扎,秦小年松手退开。

“想死就叫,把海盗招来,你说不定能留下做个压寨夫人!”

秦小年捡起运动服扔在慕可可身上,也将她的怒火,一并砸的稀碎。

那些人,根本不是什么海盗!

慕可可从一开始就知道,甚至连幕后主使是谁,都能猜个七八不离九。

把杀手引来,第一个死的只会是她!

顾不上骂人,慕可可三两下套好衣服,目光落在秦小年身上,眼里透出了复杂光彩。

人生第一个吻,居然就这样,被夺走了!

怎么能是他?为什么是他?

从上到下他有哪一点像白马王子?

偏偏,人家还救了自己,想骂都没有借口啊!

都是被那些人害的!

慕家,是到该整顿的时候了。

慕可可咬牙切齿……

“拿着防身。”

一把带着皮套的小刀,被直接拍进她手里,秦小年已经把尸体的外套披在身上。

旋即,裤子,腰带,被水泡过的臭鞋,就连破了个洞的袜子,都被秦小年脱了下来。

虽然猜到这些东西都是有用处的,慕可可依旧皱了皱眉。

“可以晒干,挂在树上做风向标。”

秦小年难得的解释了一句,扯开尸体仅剩的黑T恤衣领。

尸体左臂,修罗纹身!

传说中的夜叉修罗,同根而生!

果然就是他们!

秦小年眼中的寒意,冷冽如刀。

“那个就别要了吧?好歹给人家留一件,死者为大啊!”慕可可小声劝阻,还伸手拉了拉秦小年的衣袖。

有过近距离接触后,两个人都有了些细微变化。

“嗯。”秦小年低声应着,又看了一眼,确定,这才将手松开。

果然,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轰隆!

雷鸣声大作,像极了教官的咆哮:“逃不了,就要勇敢面对!永远不要将后背留给别人!”

豁然起身,秦小年眼里,露出了坚定之色。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挞挞,挞挞!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