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小姐在荒岛求生的日子

第1章 流落荒岛

我在哪?

秦小年抹去脸上的雨水,面前是一片黑色沙滩。

手臂上传来剧痛,疼得他倒吸冷气,却也清晰地告诉了他,自己没死!

一块弹片,划破了皮肉,此时伤口已经泛白。

伤口下,一个双目赤红的夜叉纹身,像在冷笑……

嗤啦!

秦小年扯下被海水泡过的衣袖,飞快包扎伤口,也将纹身裹了个严严实实。

做完这些,秦小年松了口气。

弹片没有射中骨头,万幸!

旋即又警惕起来,目光森冷。

这里是龙越公海,怎么可能会有海盗?

——难道是被发现了?

秦小年皱眉,回想自己这些年做过的事。

三年前应聘成功,然后进了个小公司,成为一名普通职员,业绩平平三点一线……

没有破绽。

直到参加这次的公司团建,游轮被海盗击沉。

那些袭击船只的人,行动迅速,武器精良,一看就是训练有素,根本不可能是海盗那些乌合之众。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头绪,秦小年强忍着身上的酸痛站起来,却看见不远处的海边有个人影。

肯定是公司同事,不知道还有没有气。

秦小年强撑着走近,想把人给拉上岸,结果手伸到一半,突然像是被定格了一样僵住。

在水里泡着的,居然是公司销售部的大美女慕可可?

喉头上下翻滚,秦小年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平时在公司里,刻意掩饰自己的秦小年,根本不可能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慕可可。

天生丽质的她,不仅是公司连续三年的销售冠军,而且善良热心,深得老板和所有同事喜爱。

就连公司每年出资捐助孤儿院,都是在她的倡议下开始的。

这样一个集美貌、智慧和善良于一体的完美女神,简直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就连秦小年,对她也别有一番感觉。

目光像是被凝固了一般。

秦小年一寸寸窥视着眼前的美女。

而此时的慕可可,被雨水洗净了脸上的淡妆,更显清丽动人。

湿透了的连衣裙,贴在她山岳般此起彼伏的身上……

咕咚!

雨越下越大,秦小年却口干舌燥,艰难地咽下了口水。

就在这时,慕可可突然睁眼猛地坐了起来。

秦小年的手,正中她胸前……

“啊!流氓!”

啪!

响亮的耳光声中,秦小年后退,触感却仿佛依然在手。

慕可可两只手交叉护住领口,色厉内荏喝道:“秦小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亏得大家夸你老实!”

只这一句,就能看出慕可可的厉害。

指责是因为气愤,但后面一句,就是在提醒秦小年了。

甚至,带有警告意味。

“我只是想把你拉上岸,信不信由你。”秦小年老脸一红,捡起防水背包故作淡然,“你的?”

慕可可扭头,明显不想搭理秦小年,看见黑沉沉的海面,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从未参加过公司团建的她,第一次来就遇到海盗,这倒霉催的!

早知道就不来了!

秦小年见她不说话,摇了摇头,拎着防水背包准备离开。

“你去哪儿?把包还给我!”

慕可可一把抓住防水背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避雨。”秦小年松手,“你不说话,我以为是别人落下的。”

说完,竟头也不回的往岛上走。

妈的。

好尴尬……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慕可可气急,踉踉跄跄追上去,将背包顶在头上挡雨。

想她堂堂慕家大小姐,虽然在公司没有公开身份,但到哪儿不是被人捧着?

这家伙倒好,两个眼珠子亮得像能看透裙子,居然不知道讨好巴结?

活该单身一辈子!

“你想知道?”秦小年顿住,转身,扫了慕可可一眼。

双手举高的慕大小姐,本来就大的地方更加宏伟,倒三角线条也越发清晰……

“啊!”慕可可惊呼,背包搂进怀里咬牙切齿,“回家看你妈去!流!氓!”

秦小年猛然一震,似乎被击打到内心最深处。

“我没有妈。”

冷冷的声音,吓得慕可可跌到地上,眼里未干的泪水,又有要崩塌的趋势。

“如果找不到避雨的地方,我们都熬不过今晚,你要不想死就跟着……”

看着慕可可的模样,此刻秦小年明显有些不耐烦。

随后独自往前走着。

他,居然是个孤儿?

可没人告诉过她啊……

旋即,慕可可摇头苦笑,以秦小年在公司的为人,谁会没事闲的去八卦他?

海盗袭击的时候,公司同事各自逃命,现在就剩秦小年和她飘到这里,别无选择!

秦小年走的比之前快了很多,头都没回过。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妈妈的庇护下长大的。

对于母亲,他仅有零星的记忆……

相随无语,最终,还是慕可可先开的口。

“对不起,我不知道……”

秦小年抬手,制止她再往下说。

“爬上去,石崖后面应该会有山洞。”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慕可可仰头看去,小嘴越张越大。

近四五米的石崖,被雨水浇的滑不留手。

要爬?

可左右看看,黑漆漆的看不到头,绕路,不定绕到哪儿去。

慕可可还在纠结的时候,秦小年已经脱下衬衣。

“啊!”慕可可捂住眼惊叫,却惊觉脚被人给抬了起来,越发惊慌失措:“不要,放开我,你个臭……”

“闭嘴!”秦小年冷喝完继续手上的动作:“把布条绑鞋上可以增加摩擦力,减轻攀爬难度,你不要?”

“我要!啊?不……”

慕可可俏脸通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她还以为秦小年要趁人之危,没想到人家是在帮自己,太打脸了!

都怪这天,下那么大的雨,又在海里泡那么久,脑子肯定是进水了……

支支吾吾放下手,目光落在了秦小年背上,慕可可忍不住又是一声惊呼捂住了嘴。

斜横纵直,那一条条蜈蚣似的疤痕,几乎遍布秦小年整个后背。

狰狞可怖!

虽说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可这也太多了点……

这个男人,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好了,一定要贴紧石壁。”秦小年站起身,“摔下来别怪我没事先提醒。”

听到这话,慕可可不由的有些火大。

从小优秀如她,到哪儿不是被人捧着?秦小年倒好,冷冰冰的不说,居然还敢小看自己?

她却是不知道,一句平常的字眼“妈”,深深触动到了秦小年的最深处。

心里有气,慕可可转身就往石崖上爬,却惊觉脚底被人托住,几乎要将她给整个的举起来。

如同被捧在了手心里。

刚刚那点儿不满瞬间被抛到脑后,借着秦小年的托举,慕可可一步步往石崖上爬,居然一气呵成都没停过。

只是,离石崖顶部还有不到半米的时候,脚下的手只剩下了指尖。

用尽力气,慕可可都无法再往上挪哪怕一分,手脚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

就在这时……

“啧啧!白!真白!”

戏谑可恶的声音,传进了慕可可耳朵里。

慕可可向上攀爬,露出小巧白皙的脚踝……

“秦小年你个臭!流!氓!我今天跟你没完!”

慕可可破口大骂,可挂在石崖上她教训不了这个混蛋。

怎么办?

冲到顶上拿石头砸!

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嗖嗖嗖!

三步并作两步,慕可可扣住石崖边缘,用尽力气翻了上去,见到一块石头,想都不想就举了起来。

“我要是不那么说,就凭你,也能爬得上来?”

秦小年突然出现,吓得慕可可再次跌倒,石块磕磕碰碰地掉了下去。

“不想生病就快点,我夸你白还有错了?”

说完,秦小年径直往前。

而慕可可,依旧目光呆滞。

那么难爬的石崖,居然在她一个转身的瞬间,就爬了上来……这家伙还是人么?

等等,夸她白确实没错,只是……

慕可可觉得秦小年的戏谑有些欠揍!

“秦小年你给我站住!”

娇喝声吓得螃蟹潜水,连风雨,仿佛都小了很多。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