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医婿

第2章 治病救人

相较于去猜测自家外公的身份,陈凡对这两本奇书的热情更甚。

书中所列举的病例、药方、寻针问穴之术,直接让他惊掉了下巴。

……

陈凡一夜未眠,来来回回地把《青囊书》和《六十病方》通读了好几遍。

直到第二天清晨四五点钟,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睡觉的陈凡就听到弟弟和弟妹,在房间里面吵架!

吴梦菲大早上扯着嗓门一个劲的叨叨。

“现在家里又多了个吃闲饭的,这日子怎么过!”

“你少说两句!”陈安赶忙劝道。

“我偏要说!就知道说漂亮话,还自己养活自己,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觉,我呸。”

吴梦菲不仅声音大,还专门对着陈景中的房间喊,嚷嚷地整个家里都不安宁。

才睡下不久的陈凡,赶忙爬将起身子,将两本典籍贴身放好。

简单洗漱完,就往屋外走。

陈景中打开房门看着要出去的儿子:“儿啊,你哪去啊?”

“爸,我去外面找点活计,能赚点是点!”

听到这话,父亲无奈道:“你还真的去闹市上摆地摊啊,现在这生意不比从前,不好做了!唉,你也别听你弟妹在那胡咧咧,她就那样!”

陈凡挤出个笑容,回道,“爸,我没生气,她无非是担心我赖在这,会分了这房子的拆迁款,可是妈已经分了东西给我了。”

他相信,这两本神书,比房子这样的死物要有价值的多。

有了医术,那就等于是开了财源,还愁赚不到钱?

来到客厅,弟弟陈安掩着脸,不敢看大哥的眼睛,只弱弱地道了一声早。

可是吴梦菲依旧是不依不饶的,嘴里又开始骂骂咧咧的叫嚷起来了,“还不快动身啊!等着我给你做早餐呢?我告诉你,今天没赚到两三百块钱,你回来也不给你饭吃!”

陈安拖着媳妇又回了房间,生怕她再乱说话,大哥怎么也是进过监狱的人,这么顶撞他,万一动起手来怎么办?

随即他便守在房门口,讪笑道:“大哥,你刚刚出来,对外面的情况还不太了解,先不着急哈,多走走看看,工作的事不急,不急哈。”

陈凡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出了家门。

虽然弟妹确实有些蛮横无理,可家境已然如此,弟弟能娶上媳妇确实不容易。

出了门,陈凡寻着记忆向这片区的闹市走去,早几年那里十分热闹,摆摊生意火爆,一晚上能赚几千的都有。

就在这时,不远处开来一列车队,清一色的黑色凯迪拉克suv,朝着闹市开来。

车子开到闹市街区停下后,先下来了一群戴着墨镜、穿着制服的保镖,他们警惕地观察者四周,随即下来一些拿着公文包的人员,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

陈凡倒是奇怪,闹市区向来都是三教九流的社会闲散人员来的地方,怎么那些出入写字楼的人会来这里?

只见其中一辆居中的车子,车门被拉开,车上似乎加装了升降机之类的机械装置,下车的是位坐在轮椅上的女子。

她面容出尘,雅秀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美目犹似一泓清泉,清澈明亮,让人自觉不敢亵渎。

只可惜……

女子双脚似乎患有重疾,不能起身行走,只能坐在轮椅上处事。

围观的群众一下子多了起来,其中不乏有知道内情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哎呦,那可是江山集团的大小姐李嫣然!她怎么会来我们这!”

“你没听说吗?江山集团要开发咱们这里,看来拆迁款马上就要到手了!”

“哟呵,有这样的好事啊!老张啊,看来你是要发达了啊!”

“哎,你老郭家也不赖啊!”

……

后面更多的都是互相吹捧的闲话,不听也罢。

陈凡眼睛一直盯着那位千金小姐,想起自己昨晚上在《六十病方》上看到的一例病症,便和这位李家大小姐的状况类似。

转念一想,若是按照医书所言,药到病除,这大美女能站起来,那就太完美了!

只是,想归想,能不能行,他心里还没个底。

你去治,别人还不一定让你去治呐!

……

李嫣然坐在轮椅上,抓紧时间给身边人安排下去今日的工作。

那些跟来的文员们领到任务后,纷纷拿着调研表,挨家挨户地去询问,汇集数据。

以便尽快做一个拆迁的方案出来,价钱公道,人心自然也要安抚下来。

吩咐完一切,她身旁全职照料她饮食起居的梅姨,低声提醒道:“小姐,您还是上车吧,闹市区杂乱不堪,您身子弱,可别沾上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李嫣然摆了摆手,叹气道:“棚户区改造项目得尽快落实,要是不尽快拿出方案来,我担心家里的那些老人坐不住了!”

梅姨听完,没有吱声。

只要事关李家的事,她是没有资格插嘴的,但她知道,老爷给小姐下了死命令,若是不能如期达成目标,考虑家族的百年大计,她就要下嫁给本地地产大亨之子曹申了。

两人言语之际,李嫣然下意识地向右边望去,她总觉得那里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

只见右边的墙根底下,一位留着寸头的青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下身看,还搓揉着下巴,一副在深加探究的模样。

李嫣然见此,气不打一处来,她穿着一条过膝的长裙,还坐在轮椅上,这人竟然还对自己有如此轻佻之举。

梅姨自然是察觉到了小姐脸上的阴郁之色,顺着她的目光瞧去,立马指着陈凡呵斥道:“小子!在那乱看什么,眼珠子还要不要了!”

陈凡苦涩一笑,抓了抓头,转身离开了。

梅姨赶紧拿衣服遮住了小姐的大腿,嘴里不停地嘀咕着闹市区的人没有素质。

陈凡在闹市区溜达了一圈,想着能找个好点的位置摆摊行医。

可正如老父亲所言,如今摆摊这个行当,确实不如前几年好干了,那些规划好的摊位早就有人了,哪怕去租,他也没那个本钱。

转来转去,始终没找到个合适的地方,饥肠辘辘,又渴又累,他只能先打道回府了。

刚刚走到自己家楼下,他就看到了之前的凯迪拉克车队,就停在楼前的那块空地上。

陈凡很是不解,寻思着难道大小姐雷霆震怒,要上门算账?

可刚进了自家院子,就听到弟妹吴梦菲在那喋喋不休地劝说着自家公爹:“爸!你好好看看啊,回迁房是给我们110平的房子,那可是三室两厅,将来我和安子有了孩子也有地方住!另外还有好几十万的现金补偿,装修完还有富余做点小生意啊!”

随即,她用胳膊肘杵了杵老公陈安。

陈安也两眼冒光,催促着老爸赶紧签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陈景中看着拆迁合同上的条款,止不住地摇头叹气,“就一套房子,你们兄弟两个,可怎么分啊!”

这话一出,吴梦菲直接炸毛了。

“爸!你可别忘了,早几年前妈的诊所就因为他的事情给卖掉了,你还想着他呢?这些年都是陈安在养你,难不成,你还想依赖他给你养老送终?”

“咳咳……”

就在此刻,陈凡轻声咳嗽了一下,引得院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梅姨瞧见来人,直接愣住了,小声在小姐身旁提醒一句,“小姐,是之前那个下贱的流氓!”

李嫣然端坐在轮椅上,微微蹙眉,倒也没说什么。

陈景中赶忙开口,“阿凡!你可算回来了,我们家就要拆迁了,你看这……”

“肯定是不能拆的!爸,妈临走前给我写了信让我好好守住家的!还有这条款内容,补偿得也太少了!我们靠近市区,以后城区扩张,肯定会升值的!”

陈凡自然清楚,这里面的门道,条款上的价格,可比市面上低了一半以上!

梅姨听到这里,气得直喘粗气。

没想到这个流氓还是个无赖啊!是想坐地起价了!

她刚要挑明干系,打算教训他一番,李嫣然抬手示意让她退下。

不管怎么说,做生意以和为贵,吵吵闹闹的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李嫣然看着陈凡,淡漠说道,“这位先生,这附近的很多户主都觉得价格公道,签了合同,如果你家确实困难,只要不过分,我们都会尽量满足的。”

陈凡轻吐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脸,“不好意思,我们还是决定不拆!”

弟妹吴梦菲当时就着急得跳脚,咬牙切齿,破口大骂,“好你个陈凡,不是说出去摆地摊了吗?这才几点你就收工回家了,就你这好吃懒做的劲,谁敢听你的意见?不拆迁,一家子喝西北风啊!”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听了,全都咂舌,甚至李嫣然也是极为嫌弃地看着陈凡。

原来这家伙,不仅仅是无赖、流氓,还是个好吃懒做的主!

对付这种下三滥的玩意,很简单!

不就是想多要点钱么。

只要不嫁给曹森!哪怕从自己的私人账户贴钱也行!她抿嘴问道,“你想要多少钱?”

陈凡看着这位大小姐,觉得有趣的紧,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一句,“多少钱?那你说,要是能治好你这双脚,你能出多少钱?”

此话一出,犹如一颗炸弹,在李嫣然的脑海中炸裂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