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医婿

第1章 出狱

灵城,一座老旧的民宅前。

陈凡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T恤,看着手中的信,整个人被气的直发抖。

“陈凡,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嫁给别人了,五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长了,我想了很长时间,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你是个好人!祝你幸福!陈菲。”

陈凡几乎是喘着粗气看完的这封信,当他的父亲告诉他,他的女朋友,嫁给了当年要强上她的人的时候,他打心眼里是一万个不相信的。

可是……这血淋淋的现实,打的他脸都要肿了。

五年前,陈菲刚出校门,在一个外贸公司上班。

有一天,她的老板洪刚,带着年轻貌美的陈菲出去应酬,当时没心眼的陈菲被灌醉了,洪刚想要强上。

庆幸的是,女友电话打到了陈凡这里,他赶到的时候,只看到这王八蛋已经脱了衣服压在女友身上,暴怒之下的他,直接把洪刚打了个半死。

可是事后的发展,却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洪刚居然反咬一口,告陈凡故意伤人。

原来也没多大的事,可要命的是,作为当事人的陈菲,居然在庭上闭口不言!

现场又没有监控,唯一的证人又不开口,纵使陈凡有一千张嘴巴也说不清楚,最后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

五年的青春,就得到了这样的一封信。

他不服!

“我要见陈菲!”

陈凡到现在还是难以相信,人情怎么可以薄如一张脆纸,他想当面问问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可是,当他真的站在她家门口的时候。

只得到了陈菲母亲冷冰冰的一句:“怎么,你一个劳改犯,家里又穷,你还想我女儿在这里等你五年?”

陈凡顿时暴怒起来。

“我是为了救她才坐牢的!”

“呵……”

陈菲母亲双手交叉在胸前,不屑道:“谁知道呢!也可能是人家两口子亲热,你自己上去自作多情呢?”

陈凡被怼的哑口无言。

“洪刚年轻有为,要什么有什么,不是你这只癞蛤蟆可以比的!赶紧给我滚!”

砰!

重重的关门声,萦绕在他的耳畔,陈凡站在门口,仰头看着天,眼中泛泪。

陈菲的母亲说的有错。

他就是个自作多情的弱智。

要说陈凡,他自己也是出身一个医生世家。

五年前,以全市最好的成绩考取了中医药大学,一时名声大噪,前途不可限量。

可是因为这莫须有的罪名,他被大学除名。母亲也终日郁郁寡欢,最后病死在家里。

原本家境还算殷实,可经过这一劫,算是彻底败落了。

这一切的一切……

全都是陈菲所赐!

将分手信揉碎,陈凡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

“诶,傻孩子,让你别去,你看吧,是不是碰了一鼻子灰。”

父亲陈景中一直在门口张望,看到陈凡回来,他立马上前。

陈凡看到父亲苍老的脸,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事了,以后都没事了。”

“诶,咱这家庭,人家……”

“爸,没事,别说了,是我自己活该。”陈凡没有让父亲说下去。

“呵……”

陈凡的话音刚落地,一旁就传来阴阳怪气的嘲笑声。

转头看到,是弟妹吴梦菲,坐在客厅,嘴里磕着瓜子,嘲笑道:“你还知道是你自己活该啊?真的,我要是你,都没有这个脸回来,早点去死算了,居然还有脸回来,在这丢人现眼!”

陈景中皱了皱眉头,小声嘀咕:“梦菲,你在这胡说什么呢,你大哥刚回家,别人说他也就算了,你是我陈家的一份子,怎么能这么说他!”

“爸,你没糊涂吧?你忘了,你这个宝贝大儿子是怎么蹲的五年牢的?丢不丢人我就先不说了,你忘了这五年来是谁养你的?是你小儿子,每天辛苦工作上班养的你!当初洪刚起诉咱家,你忘了婆婆是怎么砸锅卖铁,卖了唯一的一个小诊所替他给别人赔医药费的?”

“把家里害成这个样子,我还不能骂他了?我没打死他都算轻的了!”

陈景中气的直发抖,可是却也无可奈何。

吴梦菲说的,都是事实。

可是手心是肉,手背就不是肉了?

小儿子也是他儿子啊!

“爸,弟妹,你们放心,我不白吃家里的,我明天就去赚钱补贴家用!”陈凡生怕家里人吵架,赶紧劝说道。

吴梦菲吐掉嘴里的瓜子壳,啐了句:“你就是个有案底的劳改犯,补贴家用?还找工作!赶紧滚才是真的,省得拖累我们。”

说完,叉着腰,扭着屁股就进屋了。

陈景中看着一脸惭愧的大儿子,叹了口气,拉着他的手道:“娃儿,浪子回头金不换,明天爸就给你筹钱,实在不行把房子卖了给你做生意去!咱不打工。”

“爸!不行的!这是妈留给我们唯一的东西了!而且……”

陈凡往屋子里指了指,没有吭声。

他心里还是十分清楚的,弟妹不愿意他回来就是怕他和陈安分家产。

虽然也没有什么家业,可是这老房子也是在市区边缘,这两年就要拆了。

陈景中刚想说什么,陈凡立刻打断抢话道:“没事的,爸,我医术不是还在吗?明天我就去闹市街区上摆地摊,我一样能养活自己!爸,你就放心把!”

他的确没有吹牛,他可是家里医学天赋最高的,只是后来因为坐牢,才荒废了自己。

但是进去的这五年,也经常帮一些狱友看病,也算是多了点实战经验吧。

陈景中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父子两人一块就进了屋子。

弟弟陈安已经结婚了,自然是住在最大的厢房里。

父亲住在东边,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陈凡只能打地铺了。

他呆呆的看着堂前母亲的牌位,心里实在难受,点了三炷香,恭恭敬敬的点上。

回想着母亲的音容笑貌……

想着想着眼眶忍不住又湿了,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正想着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稀疏的脚步声,陈凡擦了擦眼角,转头强颜欢笑道:“爸!你怎么还没睡啊!”

陈景中看了看陈凡,又看了看灵位,叹息道:“娃儿,你妈临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把这些书给你,大部分都是你外公传下来的,你收好。”

父亲放下一个包袱,叮嘱他早点休息后,就回屋子里躺下了。

陈凡坐到桌子前,颤颤巍巍的打开了包袱。

果然,都是一些医书,很普通,什么《本草纲目》这些的,他从小就背的滚瓜烂熟了。

看到这些东西,往事一幕幕的回荡在自己眼前,小时候母亲对他近乎于变态的苛刻,每天都要检查他背医术,背错一个字,都要被母亲好生说教一番。

也许……

是母亲想给自己留点念想吧、

陈凡想着想着,又湿了眼眶,

当他刚要把书收拾起来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本有些年头的泛黄古书。

而且,上面的字,全都是隶书。如果不了解,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

拿起拿书,仔细辨认了一下,《青囊书》三个字赫然出现在陈凡的脑海里!

陈凡嘴角颤了颤,神医华佗的亲笔绝迹?这不是早就在很久以前就失传了吗?

想到这里,陈凡又仔细的翻看了其他的医术,没有什么奇怪的,都是一些稀疏平常的医术。

就在他小心翼翼的抖落《青囊书》上面的灰尘的时候,一张泛黄的纸张从《青囊书》里掉了出来。

陈凡小心的拾起那张纸,张开来定睛一看,《六十病方》!

医圣扁鹊,拥有六十个奇门配方,专治世间各种不治之症。

这两部医学奇书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两本医术界的瑰宝在自己眼前,他绝不敢相信,着两部奇书竟然还在人间。

不过!

也可能是外公在旧书地摊上随便买的。

毕竟假冒伪劣的书很多,可是当他浅读《青囊书》和《六十病方》以后……

这里面记载的东西让他大开眼界!

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常常自诩精通中医,甚至认为水平比一般专家要高。

可是当看到这上面的药记载后,他忍不住的感到了惭愧!

也就是说……

这两个东西……是真的!

可是……他外公到底是何方神圣!

怎么会有这两样东西!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