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乱流年

第23章 解释清楚

因丈夫最后突然提高了音调,所以丁洁被吓得浑身哆嗦了下。

喉咙动了下后,刘海被风吹得有些乱的丁洁道:“老公,对不起,我错了。”

“你承认那时候和这个男的在幽会了?”

“没有的事,我根本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还不了解吗?”丁洁道,“他是总公司那边派来的法务,因为最近我们市以及周边一些城市的冒牌假货越来越多,所以总公司那边就派来法务做调查。加上总公司怀疑分公司这边有内鬼,所以分公司这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的身份,其他人都不知道,包括总经理在内。为了搞清楚假货来源,我们昨天下午就走访了很多家店铺。期间我有拿着我们公司牌子的那些店里的更衣室里检查,看哪些是真货,哪些又是假货。就像今天中午你带我去的那家买贴身衣物的专卖店,我和法务昨天也有去过,结果都是假货。假如老公你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打电话给他,让他跟你解释清楚。”

听到妻子这话,又见妻子显得有些可怜,李泽不免冷冷一笑。

假如他妻子没有穿着性感的贴身衣物回家,假如他妻子没有在外面洗过澡,假如他妻子的身上没有留下印记的话,那他或许还会相信妻子的话。

所以看着正在装可怜的妻子,无比心痛的李泽问道:“那你身上的那些个小草莓也是法务种下的?”

“那不是你留下的吗?这个我和你解释过了吧。”

“我之前是有留下过,但是那个是新的。”

“新的旧的我比谁都清楚,”丁洁道,“如果是新的话,我又怎么会让你看见?昨天早上下班以后我是和那个法务一块吃饭,下午就是去店里做调查了,这个就是我昨天一天的活动。”

“今天关门的那家店老板娘说照片里的男人搂着你。”

“是他突然搂着我的,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丁洁道,“但只是在走进店里的时候搂了下,反应过来的我立马拿开了他的手。我很想骂他,但因为我们是在假装夫妻,所以我也不敢说什么。后面离开了那家店铺后,我就警告他了。我说我是有老公的女人,让他放尊重一点。结果他说他以为我单身,所以才会那样做,后面他就跟我道歉了。”

“那为什么他要买那种衣服给你?”

“我也不知道,”丁洁道,“反正他要买的时候,我是说不要买。但因为他一定要买,我也没办法。我不可能因为他买不买的事情就在店里跟他吵架,那样肯定是会让老板娘觉得有问题的。毕竟我们是去做调查,所以当然是希望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了。要是被老板娘注意到了,她又和批发假货的人说的话,那批发假货的人就有可能知道我们在暗中调查。而因为分公司有内鬼,那那个内鬼自然就会有所察觉,自然就会将所有对他不利的证据都消除掉。”

“我就不明白你们一个破公司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名堂,”李泽道,“不就是卖假衣服吗?至于搞得像谍战剧一样吗?”

“老公,你根本不知道假货对我们公司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丁洁道,“因为很多零售店进的都是假货,所以每个季度我们公司要损失超过五百万元。最关键的是,假货出了质量问题的话,消费者又是找我们的麻烦。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质量问题对股价的影响非常大。假如有人说我们生产的产品质量有问题,甚至影响到了消费者的身体健康,那第二天我们公司的股价肯定就会暴跌。所以为了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总公司就派法务过来了。反正因为总公司认定分公司这边有内鬼,所以调查一直都是在暗中进行的。现在除了打击售假窝点以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揪出内鬼了。但因为一直找不出假货的源头,所以这事一直止步不前。”

“分公司这边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这事?”

“对。”

“你凭什么让总公司信任?”李泽道,“你在分公司这边也就干了半年而已。”

“总公司那边有我的一个朋友,是她向董事长推荐我的。反正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结果就是如此。”

“贴身衣物是那个男人买给你的,你居然直接穿回了家。”

“老公,我是想给你惊喜啊,”丁洁道,“在离开那家店后,我和他就分开了。然后我有看着他给我的款式,我发觉是那种特别性感的。而我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所以我就想穿给你看了。为了穿上那套衣服,我还特意找了个女厕换上。我原以为能让你高兴,没想到搞出了这么大的乌龙来。我承认昨晚我和你撒谎了,但我不敢说昨天下午和法务去逛。因为昨晚你怀疑我背叛你了,所以要是我说我和某个男人逛这种店铺,而且我身上穿的贴身衣物还是他买的,那你肯定是会很生气,更会认定我已经背叛你了。”

对于妻子的解释,李泽自然是不相信。

可因为没有妻子背叛的确切证据,而妻子平时又表现得贤良淑德,所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在正常情况下,他应该直接提出离婚才对。

可假如他妻子说的都是真的,那他提出离婚岂不是很傻逼的行为吗?

毕竟,在他妻子没有背叛的前提下,他妻子做得已经足够好了,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更是很讨他爸妈欢心的好儿媳。

也正因为他妻子平日里表现良好,所以李泽才会想着要找到他妻子背叛的直接性证据。

那么,所谓的直接性证据又是什么?

是要捉奸在床吗?

显然,所谓的直接性证据并不是特指这样。

假如要看到这一幕,李泽才肯选择离婚的话,那只能证明李泽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蠢货了。

李泽沉思之际,他妻子已经主动挽住了他的胳膊。

“老公,我已经和你解释清楚了,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吃晚饭了?”丁洁道,“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自主牛排馆很不错,我们一块去吃吧,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过牛排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