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乱流年

第14章 交易条件

上周美术课的时候,李泽是和大家讲述关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几位画家的生平事迹。而在讲述的过程中,李泽有在教室里走动。在走动的时候,李泽看到刘雨鸥手里正拿着一张比较特别的扑克牌。只不过因为在讲课的缘故,所以李泽只是瞥了几眼而已。

而今天看到刘雨鸥时,李泽这才想起刘雨鸥那张扑克牌和他妻子拥有的那张很像很像。

要不然,他刚刚也就不会一直盯着刘雨鸥看了。

而因为他刚刚盯着的缘故,不少学生都在想着李泽是不是对刘雨鸥有意思。毕竟在这所高校里,也有人追求过刘雨鸥这个美女老师。所以在他们看来,不到三十岁,还长得颇为帅气的李泽其实也有可能想追求刘雨鸥。

见大家都在窃窃私语,干咳了一声的李泽道:“我知道大家学习比较忙,所以今天我们采取举手表决的方式确定这堂课的内容。第一,自习;第二,我和大家聊一聊唐宋元明清时期的几位重要画家;第三,画笔接龙。今天的选择就这三个,选择自习的同学先举手。”

整个班级三十五号人,结果只有五个人举手。

“选择画笔接龙的请举手。”

结果,有一大半的人都举手。

见状,笑了笑的李泽道:“那今天就玩画笔接龙,规则很简单,但我还是稍微说一下。我会在黑板上随意画一笔,之后再由同学们来画剩下的部分。每个人上台只能画一笔,直线曲线之类的都可以。但我得先和你们这群正处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说一句,不要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好比上次明明画的是一个正拿着书本在思考的美少女,班上的某位同学却用一笔直接让图画变成了少儿不宜的东西。”

说完后,李泽拿起画笔在黑板中间画了个三角形。

放下粉笔后,走到一旁的李泽道:“大家可以发挥想象力了。”

李泽话音刚落,好几个同学都站了起来。

对于繁重的高三来说,在美术课玩画笔接龙是他们的乐趣之一。也正因为这样,刚刚李泽列出三个选项的时候,绝大多数的同学才会直接选择画笔接龙。

画笔接龙正式开始以后,不少同学就轮着上次画上一笔。

而,李泽依旧是盯着刘雨鸥。

至于刘雨鸥,因为搞不懂李泽为什么盯着她的缘故,所以她的表情显得有些纠结。

数分钟后,李泽朝刘雨鸥走去。

走到刘雨鸥边上,李泽道:“要是方便的话,就跟我出去一下。”

“好的。”

刘雨鸥跟着李泽往外走去后,不少同学都开始窃窃私语。

走到教室外,李泽道:“刘老师,我想问你一件事。”

“李老师,你问吧。”

看着浑身充满青春气息的刘雨鸥,李泽道:“上周我在你们班教美术课的时候,我有看到你手里有一张扑克牌。那张扑克牌好像是镀金的,看上去还非常特别。我想问一下,那张扑克牌是哪来的。”

被李泽这么一问,刘雨鸥的眉头当即皱起。

看着笑得很温和的李泽,刘雨鸥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在李泽印象里,刘雨鸥非常认真的老师,而且特别懂礼貌。所以被刘雨鸥这么一反问,李泽都显得有些错愕。因为,刘雨鸥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而因刘雨鸥的反应有些不同寻常,就好像想隐瞒和镀金扑克有关的事,所以李泽更想知道镀金扑克的由来。

“是这样的,”李泽道,“我看你上次拿着的那种镀金扑克特别好看,所以我想买一套。”

“李老师你为什么突然对这种扑克感兴趣了?”

“你只要告诉我在哪里可以买到就行了。”

“这种扑克市面上是买不到的,”眯着眼的刘雨鸥道,“或者说,就算李老师你能买得到,那也绝对是高仿品。”

“那你手里那张扑克是哪来的?”

“要让我告诉李老师你也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微微翘起嘴角后,刘雨鸥道,“自从上次看到李老师的速写,我就一直希望李老师你能帮我画一张素描。所以只要老师你答应帮我画一张素描,我就可以将与蔷薇扑克有关的事都告诉你。”

“蔷薇扑克?”

“对,这种扑克被称之为蔷薇扑克,”刘雨鸥道,“假如李老师你想知道更多和蔷薇扑克有关的事,那你就答应帮我画素描吧。”

“行!”

“时间地点也由我选择?”

“什么意思?”

“画素描的时间和地点啊,”眯着眼的刘雨鸥道,“我记得李老师你有说过,说假如你要认认真真地画一张人体素描的话,至少要花四个小时。假如对方要求高的话,可能得花上七八个小时。因为我觉得我的情报足以交换质量最高的人体素描,所以当然不可能是在学校里进行了。”

因想搞清楚妻子为什么会拥有一张蔷薇扑克,所以李泽道:“行!都由你决定!”

“你不会反悔?”

“放心吧,我也是一名老师,我怎么可能会反悔?”

“老师只不过是众多职业中的一种罢了,又没有谁说老师就不会反悔。虽说老师是园丁,但园丁的质量也是参差不齐的。就拿上个月被辞退的那位吴雄老师来说,他就是一个典型人渣啊,竟然把女生带到后山去。而且吴雄老师也曾经邀请我陪他去后山溜达,但被我给婉拒了。要是我天真得陪他去后山的话,那我就危险了。”

“我总觉得你很成熟,不像刚刚踏入社会的。”

“为什么?”

“因为一般女孩子不会把这种事情说得如此随意。”

“我还以为李老师你指的是我身体发育得好。”

因刘雨鸥这话,李泽不免瞥了眼刘雨鸥凹凸有致的身材。

喉咙微微一动后,李泽道:“我已经答应帮你画素描,你现在可以将与蔷薇扑克相关的事都告诉我了。”

“当然可以,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内容,”刘雨鸥道,“在咱们市有一个非常神秘的会所叫蔷薇,蔷薇扑克正是出自于蔷薇会所。因为蔷薇会所从来没有主动招收过会员,所以知道蔷薇会所存在的人少之又少。而且蔷薇会所对会员的要求非常高,所以会员的数量其实也很少。当然,我知道李老师你最想知道的是在蔷薇会所里,蔷薇扑克到底是干嘛用的,其实蔷薇扑克就相当于是蔷薇会所的流通货币。A代表1万元,K代表13万元,小鬼代表20万元,大鬼代表30万元。会员可以找老板兑换相应数量的蔷薇扑克,并在时装秀的时候使用。只要看中了走秀中的某个佳丽,就可以和佳丽一对一的服务了。当然了,因为每个佳丽的质量都是不同的,所以最低价格也会有所不同,而且有时候还会出现竞价现象。”

顿了顿后,刘雨鸥继续道:“比如我在台上走秀,我的价格是一次五万元的话,那李老师你就必须拿出总价值刚好五万元的蔷薇扑克出来才行。但要是同时另一个会员也看中了我,那他就有可能出更高的价格。要是李老师你不继续加价的话,那我就只能跟李老师你说拜拜了。而且蔷薇会所还有定制服务,根据会员提供的癖好进行定制。当然在定制之前,蔷薇会所也会报出相应的价格。只要会员同意了,那蔷薇会所才会进行定制。因为定制价格都很昂贵,所以一般对佳丽的要求会比较苛刻。总之,选妃是蔷薇会所一般性的业务,定制服务则是蔷薇会所的主打业务。而因为最低价格是一万元,所以蔷薇会所对佳丽的要求也非常高。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在这些甘愿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佳丽中,每一个都是身材火辣,都是长得国色天香,而且有些还是极品少妇。”

心一惊,李泽忙反问道:“那要是某个女人突然有了一张蔷薇扑克,那是不是说明她刚完成了一次交易?”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