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之王

第1章

乌云沉沉的上午,一辆越野车碾破崎岖小路,来到明华市西郊陵园。

从越野车上下来两名青年,一样高大挺拔的身姿,一样的精悍寸头。

其中一位穿着黑色风衣,肩上绣有黑龙肩章的下了车,对另一人说道:“老虎你在这里等候。”

老虎闻言啪的立正敬礼:“是,坚决完成任务!”

风衣青年有些无奈,再次叮嘱他:“我们已经退伍了,要想融入社会,以前的习惯也要改改。”

老虎尴尬一笑:“下次一定注意。”

风衣青年不再说什么,进入墓园之中,来到一座孤小的坟包前。

坟前有一座小石碑,刻字:陈青山之墓。

风衣青年‘噗通’一声跪在坟前,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父亲,不孝子陈东阳来看您了!”

这座孤坟,正是明华市昔日豪门望族,陈氏集团的董事长陈青山之墓。

当初陈青山艰苦卓绝,创下陈氏集团的庞大家业,但他犯了两个致命错误。

第一是任人唯亲,提拔了很多目光短浅的,贪心不足的亲戚。

就是这些他信任的亲戚们,最终通过各种手段夺权,害死了陈青山,瓜分了属于他的股份和家产。

第二就是没教育好儿子陈东阳。

陈东阳年轻时好勇斗狠惹是生非,被他父亲打了无数次,可要论从心里疼他护他的,就是他父亲陈青山。

当初的陈东阳,仗着陈家财势可谓是作恶多端。后来父亲见实在难以管教,只能把他送去北疆战场磨炼。

历经七年的出生入死,陈东阳步步晋升,被誉为北疆战神,统领百万铁血之师,成了一方王侯!

如今退伍归来,然而子欲孝亲已不在。

陈东阳多希望父亲能活着,看看他儿子这番成就。

就因为这群目光短浅,只会为了蝇头小利窝里斗的狗东西,陈东阳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将带来的香烛纸钱,贡品美酒祭奠完毕,陈东阳吐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七天后,陈氏集团年会,你们给我等着吧!”

眼中杀机浮现,就连风声仿佛都变得肃杀起来!

就在这时,副官老虎忽然出声:“陈帅!有人来了!”

陈东阳:“最后再说一遍,注意称呼!”

“好的……老板。”

陈东阳往山下眺望,看到一辆红色的小车停在山脚下,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

女人踏上了通往墓园的台阶往上攀登,目力极佳的陈东阳渐渐看清了她的容貌。

“见鬼!快上车!”

陈东阳忽然面现惊恐之色,像是见了鬼一样跳上了车。老虎立即跳出来,护在车门前。

以前在北疆战场,他的职责就是保护陈东阳的安全,曾经不止一次为陈东阳挡子弹!

老虎没想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也能遇到让陈帅如临大敌的情况,当即全神戒备!

“傻愣着干什么,赶紧上来,关门!”

老虎上车以后,陈东阳更是紧张的把车门车窗都关的严严实实。

此时从外面,是看不到车里面景象的。但是从车内,却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景象。

透过车窗,老虎看到那个身材极佳,容貌精致的女人,走到了陈青山的墓前。

林诗曼在墓前鞠躬祭拜。

“陈伯伯,我又来看望你了。”

“对不起,没有帮陈伯伯照顾好东阳,七年了……我至今还没有任何他的消息。”

“但是请陈伯伯在九泉之下也要安心,诗曼永远不会放弃那个坏家伙,我一定会找到他,照顾好他的。”

“当年陈伯伯对我们林家的恩情,诗曼永远都不会忘。”

在墓前放下了一束鲜花后,林诗曼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下山离开。

越野车上,陈东阳注视着她离开,眼神中有无限的柔情。

他也想拦下林诗曼,只是此时大仇未报,时机也不到!

老虎虽然憨厚,但也不是傻子,看到这一幕就猜出了个大概。没想到一身杀孽的老板,竟然也有如此儿女情长的一面!

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也不过如此了。

老虎很聪明的选择了沉默,什么也不说……

“我们下山!找个酒店住下!”陈东阳对老虎吩咐道。

越野车驶入了明华市区,在一家颇具气势的酒店门口停下。

明华洲际酒店!

酒店大门口挂着一条横幅:恭祝钱丽小姐与丁龙先生新婚大吉,百年好合!

陈东阳笑了,世界还真小啊!这个丁龙莫非是自己当初的死党,还是恰巧同名同姓?

在大堂门口,问过了迎宾小姐,迎宾小姐告诉他丁龙先生的婚礼在二楼的宴会厅。

于是陈东阳二人又来到了二楼的宴会厅。

在宴会厅,陈东阳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穿着西装皮鞋,打扮得体。

陈东阳露出了笑容,这人正是七年没见的丁龙。

模样没什么大的变化,跟十年前的青涩不羁相比,现在的丁龙看起来成熟稳重了很多。

原本丁龙来这里,给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倒水递烟,说点客套话的。

突然之间跟陈东阳对视了一眼,丁龙身体猛地一颤,立刻带着狂喜的表情向这边走了过来。

“东阳哥?!真的是你?你这些年都没消息,我都找不到你。

我还想着,结婚的时候你不在场太遗憾了。

东阳哥,这些年你到底去哪了?我真的太想你了。”丁龙长得挺有男人味,走到陈东阳的面前,眼眶泛红,一把抱住了陈东阳。

“等会儿我陪东哥多喝点,咱们不醉不归!”两人拥抱后,丁龙看着陈东阳,表情充满无尽感慨。

“丁龙,你死哪去了?在这里墨迹什么呢?让我姐等烦了,有你好看的!”远处,一个看起来光鲜靓丽的女人厌恶的看着丁龙喊了一句。

“好的,我马上就来!”

丁龙似乎毫不介意女人的态度,赶忙应了一句。

陈东阳蹙起眉头,这个女人素质有点低啊,还挺嚣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