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豪门女婿

第1章 废物女婿

“三少爷,牧家大难,求您回去吧……”

“是啊,牧少爷,整个家族上下,只有您的血脉,才能够救牧家,老家主说,只要您回去,家主之位,就是您的!”

牧盛面前,横停着一辆通体漆黑的劳斯莱斯,数名老者站在车门口,满脸的哀求色彩。

而牧盛则踩着双人字拖,手上提两大袋菜,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回去,到现在了,才想到让我回去?”

牧盛冷哼一声。

当年被赶出牧家的场景,他终生难忘,现在,牧家有难,反倒来求他?

有多远滚多远!

“牧盛,你怎么一点比一天拖拉?买个菜到现在才回来?”

刚回到家,牧盛就看到岳母赵琳坐在沙发上嗑瓜子,满脸不耐烦。

“妈,真的不好意思,我路上遇到了点事。”

“少给我放屁,你一个吃软饭的能有什么破事?就是偷懒路上休息了,你也不看看几点,想把我们都饿死啊!怪不得人家都说你是窝囊废,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赵琳将桌上瓜子往地上一扔,抬手指着牧盛大骂道。

“赶紧去做饭,再把地扫干净!”

“是,是……”

牧盛没说什么,连着低头,提起袋子回到厨房。

江家,一个江南二流世家,三年前牧盛昏迷被带回江家,是江正直亲办婚礼,这一场婚礼轰动整个江南,说其原因,当然是江南第一美女江婉,居然嫁给了一个被江家捡回来的废物。

美人配狗屎,当时江南上流圈内,无人不知晓这场滑稽的闹剧。

然而,牧盛真实身份,只有江正直一人清楚,他隶属东华国最顶尖的组织,因为被人出卖而险些惨死,江正直明白他在江家地位不高,故恳请牧盛与他女儿结婚,并希望能暗中保护他们牧家三年。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牧盛答应了。

可结婚之后,两人名为夫妻,牧盛与江婉却没有半点夫妻之实,甚至连手也没碰过几次,江正直去世后,岳母赵琳,也整天对他冷眼相待,入赘女婿,毫无尊严。

牧盛对此早已经习惯了,尽管心中不喜,但还会默默接下岳母赵琳的斥骂。

江婉刚回到家,冷冷扫了牧盛一眼,独自走回房间,洗完澡后,披着一身浴巾坐在窗外,头顶灯光衬得皮肤光洁动人,肩膀露珠初凝,吹弹可破。

不过此刻,江婉脸上,正带着淡淡哀愁色彩。

“唉,一个人真的好累。”江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长叹口气。

“木然公司,苏氏集团,都是顶尖的豪门,招惹不起,而现在,连龙贵公司这种下三滥,也来欺辱我,我却,却……”

江婉眼眶含泪,有些说不下去了。

她想起了在厨房洗菜的牧盛。

别人的老公,都是公司精英,就算不是手眼通天那种,但至少,也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但是自己的老公,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窝囊废,只会在家里做家务的软饭男!

“吃饭了。”

熟悉的声音想起,江婉回过头,才发现牧盛靠在门口,不知站了多久!

“你进来干什么!不会敲门?”江婉立即一摸眼泪,寒着脸起身,白嫩手臂一指门口,“现在,给我出去!”

“是妈让我喊你吃饭的。”牧盛走上前,看江婉眼角泪痕,犹豫了下,道,“遇到困难了?需要我帮忙吗?”

“帮?你怎么帮?”

江婉淡淡一笑,眼里透着凄凉。

“若不是三年前,我爹把你捡回来,你根本就没资格待在这里,你我之间个,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我再说一遍,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三年了,江正直亲办的三年婚约,折磨了江婉整整三年。

“牧盛,让你喊江婉吃饭,怎么到现在还不下来?”听到声音,岳母赵琳走上楼梯,见到这一幕,立即怒了,“我女儿怎么哭了?是不是你欺负他了,你这个废物,好大的胆子!”

“我没有……”牧盛刚开口。

“没有个屁!你这废物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现在倒好,狗还咬主人了?!”

牧盛迟迟回家,岳母赵琳本来就饿着肚子,心中不爽,再加上江婉一副泪水涟涟的样子,正好有火没地方发呢,牧盛不过是个窝囊废,怎么骂都不会还口。

“你看看人家女婿,各个买豪车别墅,公司老总,而我现在还和你住在这个破小区里,你连工资都是靠江婉给你发的!”

“你说,你有什么用!”

嘭!

赵琳越骂越气,猛地将桌上茶杯朝牧盛扔过去,牧盛微微侧头,玻璃杯立即在墙壁上炸个粉碎。

“躲个屁啊躲,给老娘捡起来!”岳林指着牧盛破口大骂。

牧盛没有多说,蹲下身,一点一点将玻璃碎片握在手心。

陡然间,他拳头猛地攥紧,殷红鲜血瞬间从指缝渗透,可他抬头,看了眼江婉依旧发红的眼眶,心中憋屈,却又无可奈何。

岳母赵琳说的不错。

他入赘到江家,受尽羞辱,和作为他妻子的江婉,又如何不是?

否则,也不可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哭泣吧。

他对江婉,也感到愧疚!

“废物,就算被骂了也是这幅窝囊样,两个月,距离那个死人的遗嘱只有两个月了,等时间一到,你们就离婚,否则我们江家,永远都得过这种苦日子!”

“原来……只剩下两个月了。”牧盛一怔,不由嘀咕。

江正直死前,为了避免家里人看不起牧盛而离婚,故立下遗嘱,他存在银行里的所有存款,必须在牧盛与江婉结婚三年后才能拿到,如今距离三年,只剩下了两个月。

“你这废物,嘀咕什么呢!”

“妈,别说了,刚刚不是牧盛干的。”

或许是赵琳骂得太难听了,江婉在这时候忍不住说道。

“不管是不是他干的,这种窝囊废,必须滚出我们家!”

牧盛走回房间,还能听到门外赵琳的叱骂,坐在床上,将染着鲜血的玻璃碎片扔入纸篓,长叹口气。

“来江家三年,我护了江家三年,江叔……我欠你的命,已经还了……”

他曾经是兵王。

龙组的神!

为了江正直要求,在家中担任入赘女婿,三年如一日。

“足够了!”

牧盛双眸一睁,将胸中怒气,缓缓压下。

晚饭她们自然没喊上牧盛,岳母赵琳还在吃过之后,通通把饭菜倒入了垃圾桶,防止牧盛肚子饿了出门偷吃。

这种窝囊废,赵琳巴不得他饿死才好。

轰轰轰——

楼下车子启动,靓丽的保时捷冲出夜色,带着一阵尾光。

牧盛站在屋子窗口,能清楚看到江婉脸上决绝,牙齿微咬,似乎在赶赴战场。

“发生什么了?”

牧盛目光闪过一丝疑虑。

他想起晚饭前,江婉在房中暗中哭泣的模样,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距离离开江家只有两个月时间,他最不想在这两个月里,出什么意外。

“喂,我是牧盛,你们不是想让我回去吗……”

牧盛忽然拨打出了电话,“我要在三分钟之内,知道江婉的位置。”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