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兮凰兮栖吾心

第1章 十里桃林温如火

十里桃林,花瓣如云。

凰乐宫。

红纱账内温如火,人影重叠轻摇曳。

“阿渊,阿渊……”琳琅迷离唤着,嗓音中情深似海。

她的阿渊,是南禺山与君同威的神官长北渊神君,也是她爱了三百年终得嫁的夫君。

北渊薄唇微勾,眼中的厌恶显而易见。

“公主殿下,百年未见,你倒是愈发低贱了!”冰冷的话语,如寒冰般扎向了床榻上的女人。

琳琅呼吸一滞,心绞之痛细细密密地蔓延开来。

他明明在对自己做亲密无间的事,却也能说出这般冷若冰霜的话……

三百年了,他果真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自己。

琳琅眼眶无法抑制地泛红:“阿渊,今日是我们大喜之日……”

她的话尚未说完,北渊便加重了身下的力道。

“大喜之日又如何?你可知今日与我共饮合欢酒的人本应是瑶儿!可你却伤了她,抢了这段婚约!”

他无视琳琅眼中的酸楚,字里行间满是恨意。

琳琅承受着他的暴刑,眸底泛起薄雾:“不是……我没有……”

北渊冷哼一声,狠狠将她推开起身,眼底尽是憎恶。

“你以为本君还会信你?像你这种狼窝里养大的公主,真令人生厌!”

他说完,甩手离开,再也没有回头去看床榻上被自己摧残得满是伤痕的红装女子。

凉风清拂,红纱漫天飞舞,处处透着凄凉。

琳琅酸涩眼眸中划过一抹孤寂,胸口传来钻进刺骨的痛感。

三百年来,北渊留给自己的,永远都是这样一个决绝的背影……

狼窝里养大的公主?呵……

世人皆知她是南禺山凤族尊贵无比的大公主赫连琳琅,却只有至亲的几人知晓她自幼便父不疼娘不爱,刚生下来就被扔到了南禺山下的枯冥林。

枯冥林瘴气遍布,狼群长居于此,喜食婴孩。

凤王凰后本是做了让她惨死狼腹的打算,未料那群狼之王直接将她当成幼狼养大。

直至过了十年,有人发觉她还活着,将此事闹上九重天,她才被凤王接回宫中。

她的名字也由阿狼变成了赫连琳琅。

她学会说话,学会修炼,学会展翼翱翔天际,也学会了如何去爱一个人。

可如今她却发现,她就算努力学会做一只凤凰,却永远都入不了那个男人的眼……

一夜无眠。

寓意着万年好合的囍烛燃尽熄灭,琳琅也没能等到北渊回来。

她隐去脸上的落魄,摘下了凤冠霞帔,换上了一身素朴衣裳。

宫娥小雀端着早膳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对着琳琅行了个礼。

放下食盒,退至一旁,她始终都没敢抬眼看自家主子。

相传神官长北渊神君的心上人本是凤族二公主荼瑶,凤王也有意将其许配给北渊神君,奈何大公主琳琅横插一脚,损其心脉又抽其凤凰骨,然后夺来了这段姻缘。

那令人发指的残害手段令小雀想起来都背脊发凉,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这琳琅殿下用同样的方式给弄得半死不活。

“神君人呢?”琳琅洗漱完,一边用膳一边问道。

小雀唯唯诺诺,欲言又止。

“神君昨夜便去了……二公主的凤栖宫。”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