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辣妻:货郎相公掌心宝

第2章 不是个哑巴吗

“娘!娘!”

陈氏刚走,屋里突然传出惊恐的声音,而后屋里窜出一道瘦小的身影。

这是个男孩,七八岁的样子,小脸瘦成一条,五官和杜青有几分相似。

大大的眼睛红彤彤的,一脸焦急的拉住杜青的袖子。

“哥!哥你快去看看娘,娘好难受的样子!”

杜青闻言一惊,顾不上其它,赶忙就往屋里跑,男孩紧随其后。

院子里只剩下沈秋。

站在破败的小院里,沈秋只觉风吹在身上凉嗖嗖的,“好冷。”她双手抱臂搓了搓。

虽说是夏天,这样也会感冒的。

这缺医少药的古代,感冒可是会要人命的!

沈秋一咬牙,抬脚也跟进了屋。

屋里没什么摆设,空空荡荡的,外间是厅,里间是卧房。

杜氏坐在炕上,脸色苍白抚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脸胀的通红。

“娘!”

杜青慌张上前扶着她,“娘,你怎么了?”

杜青伸手帮她顺气,好一会儿,杜氏脸色的潮红退下去,呼吸也平稳下来。

“娘没事了。”杜氏有气无力出声,脸上出了一层细汗,杜青也长舒一口气。

“我去叫大夫。”

杜青转身就要往外走,却被杜氏忙拉住了衣摆。

“青哥儿,不用叫大夫,娘没事了。”

杜青无奈,“那您躺下歇息一会儿,药我买回来了,这就去熬。”

杜氏笑着点头。

突然,她眼角余光注意到了角落里的沈秋。

“青哥儿,这姑娘是?”

沈秋正默默站在一边,把身上的湿衣服往起拉,不让它贴在皮肤上,听到杜氏提起她,抬头眨巴了下眼睛。

杜青脸微微僵硬,“她是张赖子前几天买的婆娘,今儿跳河被我撞上,就买了回来。娘,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媳妇。”

什么?

杜氏脸煞白一片,急道:“那不是个哑巴吗?”

杜氏虽不出门,但村里的一些事还是知道的,听说是这个女人,脸色都变了。

“青哥儿,这,这不成!”

“没什么不成的。”杜青语气坚决,“娘,我心里有数,我见天不在家,你和楚哥儿需要人照顾。您不是一直希望我成家,我娶了妻,吴家那边也就消停了,也算了了一桩大事”

“可是”

“没有可是。”杜青抬手打断她,“娘,我已经决定了。”

杜氏眼圈一下子红了,神情哀戚,“都是娘连累了你们,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杜青叹气,“娘你别胡思乱想,好好休息。”

杜青转身走到沈秋身前,伸手拉住她的手,把人从屋里带出来。

沈秋观察着他的面色,见他绷着脸,嘴唇抿的紧紧的,就知道他心里是不乐意的。

这男人竟然还嫌弃她,沈秋暗自撇嘴。

真当自己是什么香饽饽了,她还不乐意呢!

她只不过是不想跟那张赖子说话罢了,她才不是哑巴!

沈秋被杜青拉着进了隔壁,这间屋子连着杜氏的屋子,看着比那间更加残破,屋子里除了炕上一个破柜子,一床被子,再就只有角落堆着个筐,里面装着一些小玩意。

杜青从柜子里掏出一套粗布衣裤,面无表情的叮嘱道:“我去烧水,一会儿你好好洗洗。”

说完,人大步走了出去。

沈秋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门再次被打开,杜青拎进来一个大木桶,给她放好了洗澡水。

泡在温热的水里,沈秋才觉得重新活过来,浑身的每个细胞都透着舒坦。

只是等到洗好后,却猛然发现一个问题。

她没有换洗的衣服!

正当她焦急时,房门猛的被拉开,杜青捧着一叠衣裳走了进来。

这人怎么就这么进来了!

沈秋一惊,忙把身子都藏在水下,怒道:“谁让你进来的!”

杜青身子一顿,眼神愕然。

片刻后才神色不自然道:“原来不是个哑巴!”

你才哑巴,你全家都是哑巴!

沈秋怒瞪他,心里暗骂着流氓,又往水下沉了几分。

好在杜青没有一直盯着她,放下衣裳就走了。

沈秋再没了兴致泡澡,匆匆洗完就换上了衣服。

头发长到及腰,都打了绺,沈秋用手指通着头发,杜青又推门走了进来。

沈秋皱眉,对于杜青随意进来很是不满,但现在人在屋檐下,她似乎没有拒绝的权利。

杜青进了屋,就看到坐在炕边的女人低垂着眉眼,微微侧头梳理着长发。

洗干净了,眉眼也变得清晰,竟是长的还不错。

五官精致小巧,带着江南女子的温婉恬淡,眼珠叽里咕噜的转,一看就极有主意。

杜青瞧了几眼就敛下眸子,默默去倒洗澡水。

“你休息一会儿,吃饭叫你。”

杜青倒完水叮嘱一声,沈秋这才觉得身体疲惫的厉害,躺在炕上眯了一会儿,直接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天色渐暗,空气中飘着食物的香气。

“咕噜!”

沈秋肚子咕噜叫了一声,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她三天没正经吃什么东西,这会儿只觉得前腔贴后背,手脚都发软了。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主动出去时,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杜青端着个粗瓷碗走了进来。

“吃饭了。”

杜青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把碗放在炕边,碗里是清可见人的稀粥,上面漂着几根绿油油的青菜。

沈秋饿的眼冒绿光,毫不嫌弃的端起碗几口就喝光了。

“还有吗?”沈秋抬头眼巴巴的看杜青。

“没了。”

“哦。”

沈秋失望的叹了口气,这点玩意也就塞个牙缝,不对,牙缝都塞不上。

默默把碗递给杜青,看着人出去了,沈秋才禁着鼻子哼了一声。

“小气鬼!”

天渐渐暗了,落日的余晖映进窗,沈秋突然想到个严肃的问题。

杜家就这两间房,那边的屋子住着杜氏,不用想都知道,杜青晚上定然是睡在这间屋子。

那她怎么办?

难道要和他睡在一起?

要是他强迫她怎么办?

沈秋心里有些慌。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