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卿歌

第一章 皇上来了

上元帝都,三王府。

天还没亮,三王府里的下人们就进进出出,忙的不可开交,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从昨夜丑时开始,一直到现在,他们都未曾合眼。

两盏火红的灯笼高高挂在绣球垂花的门檐下,上面用乌黑的墨笔写着两个大大的“迎”字,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就好像是一双凄惨的眼睛,俯视着从这道门来来去去的人们。

原本应是喜庆的渲染,此刻却因为下人们的紧张,而陡然多了几分诡秘的味道。

几名婢女从灯下匆匆而过,手里捧着刚刚取来的棉巾、水盆等物。

“三王爷还没有醒吗?”

“应该是吧,听说从回来就一直昏迷,你都没看到刚才那几位太医的脸色,估计是不大乐观。”

一名婢女紧张的超周围打量了一眼,快速而低声地回复道。

“哎……你说,这三王爷也真是够倒霉的。”头先的婢女仰头看了一眼头顶尚自摇曳的红灯笼,忍不住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谁说不是。”另外一人小声附和,她们都是内务府新调到三王府的婢女,所以在来之前,就已经对新主子做了充分的了解。

据说这位三王爷上官妄尘曾是先帝时期颇为受宠的端妃所生,但是出生没两天就因为宫中走水,而烧毁了左脸,自那以后,就一直带着面具生活。

五岁的时候,又被送到了妍蚩国为质子,这一去就是十五年。

在这十五年中,先帝驾崩,新帝即位,端妃因为有子在他国为质,而被封为了太妃,但没过几年,就身体染恙,抱憾而终,母子二人到了也没得再见上一面。

如今好不容易熬到了十五年质子期满,三王爷能够从妍蚩回到故国,可是就在回国的路上,三王爷又遇袭,发生了爆炸,四个随从就剩了一个,三王爷自己也是一直昏迷,生死未卜。

宫女们鱼贯走入厢房时,正有几位德高望重的太医站在窗边,皱着眉头低声讨论着什么,而那个将上官妄尘带回来的受伤的侍卫释昀,此刻也站在上官妄尘的床尾,一脸忧色。

看来,三王爷这是真的福浅命薄了。

手里捧着各种物品,婢女们还没来得及走到桌边放下,背后倏然响起一道急匆匆地脚步声。

“皇上来了!皇上来了!”

顾不上行礼,家丁还未进门,就扯着厚实的嗓子高喊着,因为一路狂奔,又加上心情激动,这家丁的声音都多了几分颤抖。

几位太医话语骤停,不过须臾,就连忙动身赶往前院,准备接驾。

毕竟如今这种情况下,三王府的主人昏迷,分位高一些的就是他们这些太医了,总不能皇帝来了,没人管没人问吧。

释昀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决定在厢房这边守着上官妄尘。

一时间,三王府越发的鸡飞狗跳。

等到太医们连同三王府的新任管家抵达府门口的时候,明黄色的轿辇堪堪落下。

站在轿辇旁边伺候着的太监总管苏泊微微躬身,打开了轿帘。

迎着黎明前稍显料峭的春风,一袭明黄,墨发玉颜的男子缓缓从轿辇中走了下来,清透寡淡地眸子略略一扫,带着几许疏离和漠然,骤然生出高高在上的威势,让人不敢直视。

众人齐齐下跪,山呼万岁。

帝王薄削的唇瓣动了动,有磁性的嗓音从唇齿之间逸出:“起来吧。”

众人谢恩,从地上站起,这才注意到,在帝王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锦衣华服,姿容秀丽的女人。

女人一身宝蓝色流苏裙,手挽珠扇,眉目如画,肩上立着一只小巧的红嘴相思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