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344

第2章 怎么玩失忆

“怎么?玩失忆?”慕明辙讽刺的看着沈钥,“在我面前玩这套,想好怎么死了吗?”

沈钥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没死,居然没死,甚至身体还是完好无损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还有,慕明辙为什么叫自己姜瓷?

慕明辙看着沈钥这副模样,脸上的不耐尽显。他松开沈钥后退了一步,“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要是再敢玩什么花样,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慕明辙说完便直接走了,伴随着的还有砰的一声关门声。

沈钥被关门声怔了怔,好半晌才又拿起镜子照自己的脸。确定了这是自己的脸之后,沈钥又去找手机,在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时,沈钥先是错愕,随后一抹复杂的情绪又出来了。

她刚刚定位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桐城的一家私人医院。桐城,这是慕明辙的地盘。可她从小就生活在云城,她还记得被许茹注射药物的时候自己是在云城,现在却是在桐城。

沈钥捏着手机,却是怎么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奶奶,您终于醒了!”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跟沈钥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走了进来,眼睛还红红的,似乎是哭过,但是这会儿见到沈钥醒过来了,脸上带着喜悦的笑。

沈钥蹙眉,伸手指着自己,“你,叫我?”

小陶点点头,“是啊少奶奶,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小陶都快吓死了。你说你大半夜的跑到湖边做什么?”

小陶急忙跑过来拿出了保温盒,“这个是厨娘张妈炖的鸡汤,少奶奶您喝一点吧!”

小陶倒了一碗鸡汤出来,沈钥却推开碗摇摇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少奶奶,还有,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少奶奶你是不是受伤太严重了?我是小陶啊。”小陶一听沈钥这么说都急红了眼,“少奶奶你别吓我啊!我去找医生。”

沈钥见小陶就要去叫医生,那着急的模样不像是作假的,便急忙叫住小陶,“你说我是你少奶奶,那我是谁?我……老公又是谁?”沈钥看着小陶,心里却默念着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小陶眨眨眼睛,狐疑的看着沈钥,“少奶奶,你叫姜瓷啊,我们家少爷是慕家的大少爷慕明辙啊。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

“姜……姜瓷?少奶奶?”沈钥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但是看小陶那双眼睛不像是骗人的。再加上刚刚慕明辙所说的那些话,沈钥忍不住咽咽口水,“那个慕明辙……我是说我老公,他跟我关系不好吗?”

沈钥总算是想起来了,她早在云城那会儿就听说过慕明辙的大名,更加知道慕明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这一切还得拜沈靖滕所赐,因为那时候沈家跟慕氏有合作,而她当时在沈氏集团上班。

想到沈靖滕,沈钥眼神钥钥一黯,捏紧了拳头,脸色有些阴沉。

小陶见状有些不忍心,“少奶奶,你别灰心,少爷只是还没看到你的好。”

沈钥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我没事!”

她垂着头,眨了眨眼睛,眼角泛着泪,却并非是伤心,而是喜悦。这种种的迹象表明她没死,甚至是重生了,重生在这个叫姜瓷的女人身上。

“少奶奶?”

小陶看着这一瞬间变了好几次脸的沈钥,悲伤的,失落的,甚至还有仇恨的,有些担忧,“少奶奶你别伤心,养好身体回去之后跟少爷说几句好话,少爷一定不会生气的。”

“生气?”

沈钥浅笑,看到小陶那双希冀的眼睛,终究还是点点头。

小陶见沈钥没有再露出那种仇恨的眼神这才松了口气,“少奶奶你才刚刚醒,先吃点东西,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

“好!”沈钥喝了几口鸡汤,见小陶走了之后沈钥才坐起身子拿了手机去查关于慕明辙和姜瓷。

可惜的是在网上关于慕明辙的事情很少,至于姜瓷就更加没什么消息了。只是知道慕明辙两年前结婚,不过外界并不知道慕明辙的妻子是谁。

沈钥退出界面去查沈靖滕还有自己的事情,在见到大篇幅的报道关于自己意外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沈钥的心难免忍不住拉扯的痛。

沈钥点开视频,看到沈靖滕跟许茹站在沈氏集团大楼门口接受记者的采访,视频里沈靖滕和许茹都表现的很悲伤,许茹一遍又一遍的说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出车祸。

然后沈靖滕就站在许茹的身侧,两人一唱一和的表示会永远都记住自己。

沈钥双眼猩红的盯着视频里假惺惺的两人,一双手紧握成拳。

面前一双大手过来,抽走了沈钥手里的手机。视频里的声音戛然而止,沈钥蓦然抬头,看到去而复返的慕明辙有些许错愕,尤其是慕明辙的视线停在了视频的界面上。

沈钥下意识的伸手要去抢过来,慕明辙那双锐利的眼睛落在沈钥的身上,沈钥一个激灵竟然缩回了手。

慕明辙半眯着眼睛,目光从沈钥的身上移开落在视频界面上的两个人伸手,墨黑色的瞳孔中闪现出一丝诧异,却及时的收了回去。

他手指敲打着屏幕,那双眼却注视着沈钥,让沈钥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沈钥捏紧了床单,钥钥拧眉,“把手机还我。”

慕明辙冷然,“你看这个做什么?”

“跟你无关!”

沈钥对慕明辙没有什么好印象,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慕明辙闻言却是紧蹙了眉头,那双眼睛直视着沈钥,似乎是想从沈钥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

沈钥有些紧张,浑身僵直了面对慕明辙。他那双眼睛太过锐利了,好像能够穿透人心。沈钥一边打量着慕明辙,一边转溜着眼珠子。

慕明辙见状冷哼了一声,“不管你玩什么花样,我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慕明辙将手机扔给沈钥,而那手机好死不死就刚好砸在了沈钥的胸口。

“噢!”

沈钥吃痛,伸手捂住胸口,抬头怒视慕明辙,“色胚!”

慕明辙半眯着眼,扫过沈钥。

沈钥感觉到背脊一凉,倒抽了一口气。“瞪我干嘛?跟谁比眼睛大吗?”

沈钥拿起手机狠狠往床上一摔,瞪圆了眼睛跟慕明辙对视。

慕明辙眼底划过一抹流光,“呵!换招了?”

沈钥心里咯噔一跳,冲着慕明辙吹胡子瞪眼,“换你个头!”从慕明辙刚刚说出来的话就知道慕明辙对自己的妻子姜瓷根本就没有感情,甚至还是厌恶。

甚至原身姜瓷似乎还做过一些类似于跳楼跳湖这样的傻乎乎的自杀的招数,所以刚刚慕明辙以为自己换招数了?

“姑奶奶有必要对你用招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