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豪婿

第20章 医院应聘

可是顾倾城并不知道,她其实早就爱上了叶海。

纵然之前叶海再如何不堪,可他们两人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结婚之后,叶海更是无条件地对顾倾城好。

就算顾倾城的心是石头做的,也该被捂热了。

倾城,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这是叶海第一次听到顾倾城对于自己的肯定,对于叶海来说,这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至少顾倾城开始在内心里面,尝试着去接受自己。

离婚,还离个锤子,如今的叶海完全有能力保护好顾倾城。

一夜无话,自从昨晚顾倾城说出那些话以后,心中再无压力,睡的极香,一直睡到早上八九点来钟。

当顾倾城从睡梦中醒来,看到闹钟上的时间时,抱着都突然大叫出声。

“啊~都已经九点了,我怎么还在睡啊?叶海,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这个时候叶海正在厨房中做饭,听到顾倾城的叫喊声,赶紧说道:“刚才妈见你睡得香,不忍心叫醒你,就一个人先去了公司,说是你这两天太累了,让你多休息一下,快洗漱一下,下来吃饭,今天给你炖了美容养颜的鲤鱼汤。”

叶海这些天在厨艺上的造诣又有精进,今天早上的鲤鱼汤叶海没少下功夫。

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顾倾城这才洗漱完毕,女人嘛,打理自己花费的时间总会比较长。

“给你煲的汤。”

叶海把碗端给顾倾城,顾倾城拿起勺子就开始喝,这些年来叶海每天早上都是如此,顾倾城都已经把叶海伺候自己当成了习惯。

顾倾城尝了一口,顿时舌头上的味蕾被全部打开,那浓郁的香气在嘴里不停打转,简直香到无法解释。

这么美味的鱼汤,怎么可能是人能够做出来的?这种厨艺,随便拉出去都可以当一个五星级大酒店的主厨,可是叶海之前做饭根本不是这个味道啊?

顾倾城心中纳闷,然而却在嘴上说道:“这什么鱼汤,真的难喝死了。”

不过顾倾城倒是没停着,大口喝着鱼汤,一脸惬意的神色,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挺实诚。

吃过早饭以后,顾倾城便去了公司,叶海则是按照顾倾城的吩咐去应聘医生。

正好昨天收了岳红名为徒,刚好可以派上用场,按照岳红名这老小子的尿性,肯定现在到了南区广场,说到底,岳红名还是看中了叶海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随便能够学到一丁点,都足够岳红名在国际上大放异彩。

所以岳红名这老小子一大早就去南区广场蹲着了,就怕叶海提早过去见不到他人。

叶海从别墅区中步行而出,到街边上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南区广场。

别墅区中一般居住的都是富人,有专门的私家车和司机,因此在里面根本打不到出租车,只能到外面。

而顾家的车都被人给开走了,叶海除了步行出去以外毫无他法。

这个时候的岳红名就在南区广场站着,手中拿着个手机,心中一直都在期待叶海给他打电话。

突然间,一只手放在了岳红名的肩上。

叶海夸赞道:“你倒是挺勤快,来这里挺早,表现不错。”

“这肯定是自然的,做徒弟的自然要早来一步。”

“嗯!”叶海点头,“我今天打算去医院应聘,但是我并没有方面的证件。”

岳红名舔着老脸说道:“就凭师傅你的医术,哪个医院不把你给供起来?至于证件什么的,交给我,我全都给您办齐。”

“多谢!”

“谢字不敢当,您可是师父,徒弟做这些本就是理所应当的。”

叶海笑了笑:“你在哪家医院,带我过去,我打算过去应聘。”

岳红名脸色有些犯难,“可以倒是可以,关键是我待的那一家医院名声不太好,怕玷污了师傅的名誉,不过钱挣的是真多。”

“名声不好?”叶海疑惑,“那你为什么要待在那家医院?”

岳红名唉声叹气道:“以前没起来的时候就在那里,后来医术逐渐提高,医院里面的领导也赏识我,一直提拔我,要不是这样的话,我早就想去别的医院了,主要是欠的那份人情不好还。”

世间诸多债,尤数人情最难还,若非如此的话,岳红名早就去其他的医院了,哪里会待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医院里,和一群宵小之辈同流合污。

“带我过去。”

叶海倒要见识见识,岳红名工作的那个医院到底有多厉害?名声居然这么差。

岳红名工作的那个医院叫做东南人民医院,离南区广场并不远,十分钟的脚程就能到,关键是这医院中的病人还挺多,看起来并不像岳红名说的那样。

到达医院以后,岳红名直接带叶海去往院长办公室,他和院长关系比较熟,能说上两句话。

然而办公室门打开,却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女护士在办公室当中干事,这他妈来的是真的巧,关键是恩爱的时候还不关门,这不是纯粹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不过人家年轻人就觉得这样刺激,喜欢这样玩。

岳红名见状脸色一红,赶紧闭上双眼,叶海对此也没兴趣,两人一同转身办公室,接着关好了门。

“里面那两个人是谁?竟然敢在院长的办公室里面干这种龌龊事,当真是不要脸。”叶海有些郁闷,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是一般的会玩,而是特别会玩。

岳红名解释道:“刚才里面的男人,是我们院长的儿子,没一点本事,被他爹安排到医院的一个闲职,天天拿着工资不干活,还时不时勾搭医院几个女护士,不过这臭小子今天做的确实有些过了。”

叶海冷笑道:“这东南人民医院果真是乌烟瘴气,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这混了这么多年的?”

岳红名唉声叹气道:“说白了都是报恩,要不然我才不会在这里当医生,这些年来能保住我在东南市的名声可是真的不容易,全都是靠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做到的”

两人在门外谈话,办公室内传来了一阵男子的声音。

“你们两个现在可以滚进来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