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豪婿

第16章 山神!

“你不信?”叶海问道。

其实之前他也不信这种神鬼之说,但是自从得到了生死丹帝的传承,他便完全摒弃了之前的想法,对于神鬼之说深信不疑。

陆南天重重的点头,表示不信。

“好!那我今天别让你亲眼看看,这邪灵到底长什么模样?你们几个,去院子中摘几片柳叶过来。”叶海吩咐道。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注意到陆南天别墅的院子当中,生长着一颗苍翠欲滴的柳树,这时候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陆南天半信半疑,但还是吩咐家中的佣人,去院子中摘了一些柳叶。

有了柳叶,叶海又令人拿来了一些清水。

“事先给你说一下,这邪灵的相貌很是恐怖,你最好提前做出心理准备。”

叶海说了一句,双指夹着柳叶在清水中突然蘸了一下,摁在了陆南天的双眼上。

紧接着下一秒,陆南天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直接被吓得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鬼!真的有鬼,叶神医,赶快灭了这个家伙。”

刚才叶海使用的招数是道家的净眼见鬼法。

取柳叶放在清水中,道士施法于上,再将柳叶擦眼,或以水滴入眼内,则鬼眼便开。

“怂样!”叶海骂了一句,一看陆南天这紧张的样子,他就知道陆南天平时不是什么好鸟,没有少做亏心事。

真要是正气凛然,也不会害怕邪灵。

“啧啧啧!”

看到陆南天胆小的模样,邪灵突然间发狂,口中向外吐着浓重的黑气,朝着叶海冲了过来,同时张牙舞爪,手中闪烁着耀眼的红光,看起来格外瘆人。

叶海自然是不可能会被他吓到,同样回以一拳,但叶海实在低估了这邪灵的力量。

即便叶海现在有筑基的实力,可依旧不是这邪灵的对手,在邪灵的一拳之下,叶海重重地摔落在地。

“多管闲事的人都得死。”

邪灵语出狂言,尖利的爪子掐到了叶海的脖子上,只不过眨眼的功夫,叶海的脖子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从中向外流着殷红的鲜血。

“叶海哥哥!”

刚才一直在装醉的白静在这时候醒了过来,赶忙冲了过去,心疼的摸着叶海的脖子。

“血,是血,你们还不快点给我叶海哥哥包扎。”

叶海冰冷的眸子始终凝视胸前,眼中闪烁着耀眼的白光,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所有人短暂失明,白光加持在邪灵的身上,给予邪灵无尽的痛苦,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哀嚎。

“你千不该万不该来挑衅我。”

叶海语气冰冷,老子继承了堂堂生死丹帝的传承,岂是你这一个区区邪灵可以欺负的?

在白光的作用下,邪灵身上的黑气逐渐散去,露出了他原本的模样,白衣胜雪,飘扬的长发捶在腰间,手中拿着一只白色的折扇,头戴玉冠,仿佛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古代美男子。

叶海再一次震惊,之前他就觉得这邪灵不一般,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在黑气消散以后,他身上透露出神圣的气息,哪里像什么邪灵,说成神还差不多。

不多时,白光散去,陆南天看着房间中傲然而立的白衣温润公子,整个人直发愣。

“刚才那一个邪灵呢?”陆南天脸色疑惑。

“就是我。”白衣公子缓缓开口说道,手中的折扇一挥而开,轻轻地扇动着。

其他人看着陆南天和一团空气说话,一脸懵逼。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邪门,先是叶海来一手神奇的医术,其次便是他们口中出现的邪灵,还有刚才突然爆发出的白色光芒,这一切的一切都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叶海脸色不悦道:“看你的样子,并非是怨鬼所化,倒像是神仙,你到底为什么要扮成鬼的样子出来害人?”

“扮鬼?何来扮鬼之说?”白衣男子呵呵一笑,随之继续说道:“我刚才的样子是真真切切的入邪,如果我理智正常,绝不会做出这种害人之事。”

“那你现在?”

白衣男子随手一挥,便把陆南天的鬼眼给强行关闭,这才说道:“你小子很特殊,你的双眼竟然能够吸收死气,刚才就是因为你的双眼突然间发挥作用,把我身上的死气吸收,这才让我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白衣男子并非是坏人,至少顾及叶海的秘密,在谈论的时候关闭了陆南天的鬼眼。

虽然是一个小细节,但是却可以衬托出他的人品。

由此叶海觉得他并非坏人,认为可以和他好好谈一谈。

叶海皱眉道:“既然你已恢复理智,那现在应该可以离开。”

白衣男子却是笑了笑,“离开?哪有这么容易,不让陆南天还清他身上的罪孽,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罪孽?”叶海惊讶了一下,“什么罪孽?”

白衣男子侃侃而谈道:“你为大医,品格不错,咱俩之间确实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也觉得有此必要。”叶海同样如此认为。

“陆南天手底下是做矿产生意的,这一点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叶海点头,之前他可以调查过陆南天,自然知道陆南天,这个家伙主要经营的是什么生意。

那就是矿产,不然这家伙也不会富得流油,至于南天大酒店不过是他众多产业中的一个而已,他的生意重心还是集中在矿产上。

白衣男子脸色突然一变,俊美的眉宇之间皆是怒散。

“他做矿产生意,手底下的工人挖矿确实没错,可他千不该万不该把念头打到我的身上,我乃白马山的山神,自唐朝的时候就已存在,受民间的香火供奉,成就山神之位,他把山里面的煤炭矿产全部挖完换成金钱,可那座山就是我的身躯,天天崩山,天天挖山,把我整得元气大伤,就连力量也削弱许多,这令我感到很痛苦。”

万物皆有灵,即便是山草树木也不例外,大山虽然无法说话,但是人类在用炸药炸开他的身躯时,他也会感受到痛苦。

“可是这和你变成刚才那副鬼模样有什么关系?”

力量削弱,似乎和他入邪并无关系,这两者之间根本没有联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