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豪婿

第15章 附体邪灵

陆南天眼中浸满了泪水,在这一刻终于忍不住汹涌而出。

这就是妈,直到临走都想为你亲手做一顿饭,死了,都害怕你饿肚子。

“妈!”

陆南天凄惨的大吼,四十多岁的人哭得和一个孩子一样,病房中的人多多少少受到陆南天情绪的渲染,心情不由得变得低落下来。

“叶神医,你快点救救我妈,只要能够救活,无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您。”

此刻陆南天整个人就跟发狂一样,跪在地上不停的用头猛撞地面。

叶海眸光一直都紧盯着陆老太,在陆老太气息断绝的那一刻,他体内的邪灵脱体而出,在空中漂浮着,扭头盯上了陆南天,脸上尽是恐怖的笑容,嘴中不停地向外冒黑气,看起来格外的狰狞可怕。

但最为让叶海惊讶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这些邪灵身上居然带有丝丝神圣的气息,这神圣的气息被他身上的黑气掩盖,难以让人感受出来,这让叶海对他的来历产生怀疑。

这只邪灵似乎感受到了叶海的注视,缓缓扭头,目光落在叶海的身上,和叶海相互对视,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是在说话,只可惜叶海为人,他为鬼,谁也听不懂谁说的话。

邪灵意图附在陆南天身上,即便陆老太已死,他依旧不肯离去。

叶海现在没空搭理他,陆老太如今气息衰弱,如果叶海继续犹豫下去不肯出手,陆老太必死无疑。

今天他可是答应过陆南天,要救老太太的命的。

“陆南天,你且让开,我要为你妈施展阴阳锁魂针,有我在,你妈死不了。”

叶海语气极为肯定,陆南天连连点头,赶紧给叶海腾出空间,好让叶海为陆老太治病。

只见叶海取出袋子中的针灸,顿时,所有的针灸凭空悬浮在空中。

叶海吩咐周围人把陆老太的身体搀扶起来,让其平躺在病床上。

那些针灸则是悬浮在陆老太的身上,与其周身的各大穴位相互对应。

人体天生穴位,本就暗合天相,与周天星辰相互对应,只要能够找到这些穴位的妙用,并且联系起来,那么生死人,肉白骨就绝不是空谈。

阴阳锁魂针正是利用的这一点,随着叶海右手下落,那些悬浮在空中的银针同时落下,完美地扎入陆老太身体的各大穴位当中。

也就在此时,叶海看到了陆老太的灵魂竟然想要从身体中脱离出来。

一旦如此,陆老太回天乏力。

“给我回去。”

叶海一声暴喝,手中猛然结印,那些在陆老太身上的银针,竟然发生了幻化。

黑白分明,赫然是阴阳鱼的形状,一道肉眼可见的阴阳轮盘展露在众人的面前,并且随之缓缓旋转。

“锁魂!”

叶海再一次出声,在叶海阴阳锁魂针的作用之下,陆太太的灵魂被禁锢在他的体内。

同时,叶海的阴阳眼发出了一道白光,没入陆老太的身体里,原本已经死去的陆老太在这一刻再次焕发出强大的生机,甚至于连脸色都红润起来,整个人显得气色大好。

这一切陆南天都看在眼里,如果能够早些把叶神医请过来,妈就不会受这么多痛苦。

想到这里,陆南天恶狠狠地瞪了周围的医生一眼。

“一群学艺不精的废物,白白让我老妈受了这么多罪过。”

这些医生全都不敢说话,本来他们对于叶海还是有些轻蔑的,但是看到叶海这出神入化的医术,他们一个个自叹不如。

针灸整整花费了十分钟的时间,才把陆老太体内的死气消除完毕,而叶海手中的银针再次废了一半,这些废弃的银针是万万不可以用的,上面沾染着些许死气,对于人体来说有着极大的危害。

叶海沉声道:“这些银针万不可再次动用,听到了吗?”

“知道知道。”陆南天笑着点头,看到自家老妈的脸色逐渐转好,他心里面跟着也高兴。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刚才无动于衷的邪灵竟然再一次盯上了陆老太,想要进入陆老太的体内。

就在他准备动作时,叶海出手把他拦了下来。

“孽畜,还不赶快停手,人间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

通体黑色的邪灵猛然抬头,冰冷的眸子盯着叶海,刚才他之所以没有动手,是误以为叶海看不到自己,一直盯着自己看完全就是一个巧合。

可是现在叶海的出言呵斥,让他意识到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众人全都不明所以,尤其是陆南天皱着眉头,深表疑惑道:“叶神医,你这是在和谁说话?”

顺着叶海目光的方向,陆南天看到了一群医生,顿时心中开始乱猜想。

难道说这些人有问题?我妈会变成今天这种样子,就是因为一些卑鄙小人在暗中搞鬼?

陆南天身为一个商人,生性多疑,突然间呵斥道:“说!我妈会变成今天这种模样,是不是你们中有人在暗中捣鬼?”

陆南天在东南市位高权重,这些医生怎么可能惹得起?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我们在为陆老太治疗的期间,没啥花费心思,你别血口喷人啊。”

“就是,我们还不屑于为了钱变得这般无耻。”

“你这是真的冤枉人,我行事向来端正,完全经得起检查。”

这些医生问心无愧,陆南天却是有些不信。

“倘若和你们没有关系,叶神医为何要骂你们孽畜?”

叶海依旧盯着那个邪灵,由于生死眼的震慑,邪灵不敢轻举妄动,站在房间中和叶海相互对峙。

“陆南天,和他们没有关系,我嘴中说的孽畜是指房间中的脏东西。”

脏东西?

陆南天抱着疑惑扫视四周一眼,紧接着一头雾水道:”叶神医,我妈的病房打扫得干干净净,哪有什么脏东西啊?”

“我说的是魑魅魍魉这一类的脏东西。”

叶海始终都在死盯着这只邪灵,因为生死眼邪灵不敢靠近,但同样叶海也拿他没办法,两人之间的情绪很是焦灼。

“你是说这房间中有鬼?”陆南天明显不信,“房间里的光这么亮,怎么可能会有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