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女帝

第一章 还给你

“帝女,你这张脸,我便承了。”

姜婉儿站在大气典雅的楼阁中,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苏锦露出一个倾城绝色的笑来。

这张脸啊,曾叫她艳羡了那么多年,而今,终于是她的了。

苏锦瘫在地上奄奄一息,全身麻木的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她并未理会姜婉儿,只是瞪着眼睛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子——

莫尘风。

她的丞相,她的意中人,她的……仇人。

她的这张脸,就是他亲自从她脸上一刀一刀的割走,再当着她的面以特殊手法覆到姜婉儿脸上的。

可笑她还抱有一丝期望,期望他会走过来轻轻将她揽入怀中,说一句,“阿锦,是我不好。”

其实哪怕他说这么一句,或者只要一个怜惜的眼神,她都会原谅他的。

她爱他,早已深入骨髓。

可是莫尘风并没有,他仅是目光深邃的看着苏锦,过了许久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阿锦,你会恨我吗?”

他的语气清清淡淡,如同谪仙一般超脱世外。

苏锦被这轻描淡写的态度气到想笑,吃力的勾起唇角反问:“你觉得呢。”

因为没了脸皮,所以脸上是血肉模糊的,这样一笑,骇人至极。

莫尘风看着忍不住皱了皱眉,许是终于想起了朝夕相伴八年的情分,是以眼底露出一抹痛楚:“阿锦,你不能恨我。”

不能……

好一个不能。

苏锦抬眼,将目光放在了姜婉儿脸上,那本是她的脸,唇红齿白,肤若凝脂,是帝都最好看的美人。

可那张脸,已经不属于她了。

苏锦再抬眼,看到楼阁之下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那是她的将士。

可是他们,已经为了保护她全部死在了他的围剿中。

最后,苏锦将目光放在了城墙之上被吊起来的弟弟苏念身上。

他的眼神稚嫩却无所畏惧,隔着重重叛军对她笑,“帝姐,阿念不怕的,真的。”

苏锦眼睛一酸,却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帝家的儿女,不会轻易显露出脆弱的一面。

而她是帝都的帝女,就更不能。

这般深仇大恨摆在眼前,难为莫尘风竟然还能说出不能恨他的话来。

看见苏锦眼中迸发的恨意,莫尘风眉头皱的更深,缓缓走到她面前,像是恩赐般的说道:“只要你不恨我,你依旧可以留在我身边,从今往后,我会照顾你。”

“照顾?以一个战俘的身份永远躲在暗无天日的暗处吗?”

苏锦讽刺的笑笑,“莫丞相,斩草除根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但凡她不死,迟早有一天,她会向他讨回所有的公道。

“阿锦,别闹了。”

莫尘风淡淡的伸手,试图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却被她避开。

闹……

到了这一步,他竟然觉得是她在闹。

苏锦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往后挪了挪,这里离楼台很近,可以更加清晰的看到下边是多么悲壮的一副景象。

“为什么?”

她忍不住问出这一句,她曾那么信他,总觉得纵然所有人都揭竿而起,他也会不动如山的站在她的身旁。

可现实呢,他却是最先背叛她的那个人。

“阿锦,我是男子。”声音低沉。

“那又如何。”

“你不够听话。”

半晌,莫尘风说道。

对话明明看似前言不搭后语,可苏锦就是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想要掌控帝都,而她的存在,已经阻了他的路。

夺走她的脸,大概是因为还需要以她的身份去做一些事吧,而这些事,她本人是决计不会去做的。

比如……退位让贤。

“权利就那么重要吗?”苏锦眸子黯淡,喃喃问道。

莫尘风没有回答,只是作势就再要伸手抱她。

苏锦绝望的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然后狠狠的朝地上摔去。

这是很久之前他送给她的定情信物,那时,她欢喜了好久,一直视若珍宝的贴身带着。

眼下,她却亲自将它摔碎。

玉佩落地,应声四分五裂。

“你的东西,还给你。”

也是这一刻,莫尘风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

她竟然连它都不要了!她怎么可以!

莫尘风俯下身作势就要去捡那些碎玉,俯身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本是离楼台很近的苏锦已经挪到了楼台边缘。

她看了看天,忽然笑了起来,这笑,犹如她情窦初开爱上他的那一年的笑。

“莫尘风,若说我还有唯一一件有求于你的事的话,那就是希望你放了阿念,哪怕看在我爱了你八年的份上。”

有风吹起她布满了血渍的金缕衣,空中十分应景的下起了雨。

她愿以她的命,换苏念的命。

这是她对他仅剩的期翼了。

莫尘风猛地抬起头,刚好看到她身形单薄的好似随时都能被风吹下楼阁的样子。

一瞬间,眼底竟闪过了害怕之色,难得的用柔和下去的声音哄她,“阿锦,你过来。”

“你以为我们中间隔的只是这段路吗?莫尘风,过不去了,再也过不去了。”

大滴大滴的雨水砸在她狰狞的伤口,疼的厉害,可这疼,却远不及胸口疼痛的万分之一。

她不明白,如今他已然达到了他的所有的目的,却为什么还不给她个痛快一刀杀了她,反而好像并不想要她死的样子。

这戏,做给谁看呢。

惨然的弯起唇角,苏锦乏了一般的看着被雨水洗刷着的大地,忽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死去的将士们喊道:“本帝苏锦,愿与你们,同生共死!”

声音悲怆,久久回响。

“轰隆~”

忽尔,一个闷雷响起。

苏锦转过头,看着莫尘风,目光前所未有的平静,动了动唇,声音渐弱。

哪怕声音不大,莫尘风还是听清了她说的什么。

她说:“天涯陌路,后会无期。”

“不,阿锦!”

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下一秒,一道纤丽的身影从楼台处跌落。

一切都结束了。

坠落的瞬间,苏锦这样想着。

就在快要晕过去的时候,余光好像看到有一个身影跟着跳了下来,可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彻底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