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7章 凶杀迷雾

女警闻言,连忙走上近前。

“呵,这个女警还是个队长呢!”陈子云挑了下眉毛,习惯性得给人家起了个外号,凑了过去。

当他看到那个死去的员工时,不由得把眉毛拧成了川字。

的确,就如同他所了解到的那样,这名死去的员工看起来跟睡着了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早就已经没有了呼吸。

“刚刚检查过了,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就是说,目前来看,很有可能是自杀,但具体情况,还需要带回局里做进一步的解剖尸检才行!”法医扶了扶眼镜:“但要说最让人奇怪的,就是这些烟头!”

“烟头?”女警低头看去,只见在距离死者大概半米远的地方,散落着十几个烟头。

“烟头有什么奇怪的,这里应该就是他们公司员工抽烟的一个地方吧!”旁边有警察摇了摇头道。

“不,刚刚我问过了保洁人员,这里在三十分钟前刚刚被打扫过!”法医深吸了口气:“也就是说,从死者到天台,再到被发现死亡,只过去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

“二十分钟内,抽了十几根香烟,这的确是有点儿不寻常!”女警皱着眉头道。

“我所说的发现,并非单纯是这点,而是这些烟头上,竟然没有任何指纹留下!”法医用镊子翻了翻,把其中一个烟头夹起,神色凝重地道。

“嘶……”在场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陈子云从头到尾也没再吱声,等着警察把尸体和其他的证据都带走后,他在天台上来回渡步了一会。

“陈子云,你在这干什么呢?”沈如雪很是担忧地问道。

“没干什么,在脑海里简单分析一下案情,杀人的家伙手法很特殊,有些东西都被警察拿走了,暂时没什么头绪!”陈子云搓着下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或许只是一个警告!”

“警告?”沈如雪全身一颤。

“走,去你办公室?”看到周围还有其他员工在,陈子云低声问道。

“好……”沈如雪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带着陈子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拉了拉衣领,她坐在椅子上透了透气。

可她却根本没留意,自己拉开衣领的同时,里面那黑色蕾丝所包裹着的东西,也有大半若隐若现。

而陈子云所站的角度,却正好能够将这美丽的风景尽收眼底。

似乎注意到了陈子云奇怪的目光,沈如雪这才恍然大悟,连忙捂住了胸口,脸上变得通红。

有点儿尴尬啊……

“说吧,你到底都得罪了什么人,究竟怎么回事?”陈子云干咳了一声,然后坐在旁边,自己接了杯水喝。

“我,我没得罪谁啊!”沈如雪叹了口气:“会不会是那个李建?”

“可能性不大,那个李建就是个缺心眼儿,他能够屡次三番大张旗鼓的来找你麻烦,足以证明他的智商还没到布阵这么缜密杀人案件的程度!”陈子云摇了摇头道:“还有其他的仇家么?”

“其他的仇家……”沈如雪想了想后,微微摇头:“没有了,除了王家和李家,我没有什么敌对的关系!”

“王家?”陈子云眼中光泽一闪。

“是啊,之前因为家里逼着,我没办法要被嫁到王家,结果在大婚的当天,他却因为意外身故,从那之后,王家就认为我是丧门星,把我撵了出来!”谈及这段往事,沈如雪不由得神色黯淡。

“不过事情过去了,王家也不再追究,反而是李家却一直没完没了,尤其是那个李建……”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难怪他说你是寡妇!”陈子云搓着下巴沉思了片刻,眉头却再次皱紧,微微一笑:“沈总啊,你好像貌似没跟我说实话,如果这样的话……我怕是很难帮你啊!”

“这就是实话,其它的没什么好说的,你的工作,就是尽可能的保护我安全!”沈如雪的表情恢复了冷漠。

“好吧好吧,算是我多问了!”陈子云摊了下双手:“反正,我尽可能保护你就是了,毕竟我应的是这份工,拿得这份钱!”

“而且,至少在短时间内,你的生命不会有什么威胁,但我不敢保证你的员工会不会接二连三的再遭到意外!”

“……好,你只要尽好本职工作就行了!”沈如雪叹了口气点头道。

“那我先回去了!”摆了摆手,陈子云开门走了。

看着陈子云离去后不久,人事妹子进入了办公室。

“沈总,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沈如雪叹了口气,说实话,刚刚陈子云说她撒谎的时候,她后背上全是冷汗。

“我现在没法分辨他到底是谁,也无法证明他的真实身份!”沈如雪面色凝重地道:“下午我找人查了一下他的资料!”

“结果根本查不到任何信息!”

“哦?那位也查不到么?”人事妹子有些惊讶。

“嗯,所以可以确定,他所填写的档案资料很可能是假的,这样一来……”沈如雪忧心忡忡。

“你担心,他跟王家或者李家有关系是么?”人事妹子眯起了眼睛:“那还能用他么?”

“不知道,在没确定他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之前,先观察吧,也不能让他接触到太多核心的东西……”沈如雪意味深长地道……

……

陈子云回到出租房的时候,同住的谢雨涵已经睡着了。

他回到自己房间,给周伯打了个电话。

“帮我查一下天月制药公司,还有那个叫沈如雪的女人……”

“天月制药?你查到什么了吗?”

“周伯,别问了,你尽快帮我查查就是了,另外……老头子那边不知道我在清平市对吧?”陈子云抠了抠耳朵问道。

“当然不知道,他刚刚还问我了呢,我说你还在国外待着呢!”周伯叹了口气道:“不过子云啊,我可不敢保证能帮你瞒多久,毕竟你爹手底下的人,可都不是吃干饭的!”

“啊啊,能瞒一天算一天吧,毕竟我的任务跟他也有关系,好了,快点儿把资料查好了发到我邮箱!”陈子云说着挂断了电话,沉思片刻后,从旅行包中掏出了一件夜行衣。

“我时间可不那么充裕,所以……只好把晚上也利用起来了,希望能够查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穿好夜行衣,他打开了窗户。

虽然有十楼的高度,但对他而言却如履平地一般,踩着窗台,身形轻盈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