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入云霄

第3章 不许想别的男人

竹瑾有些忸怩:“是我给他发了邮件,问他能不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

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是她的十八岁生日了。

竹瑾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不到,陆昊然竟然真的回复了她,还答应尽快回国,为她庆生。

“姐,昊然哥不是为了我回来的,他是为了你才回来的。你想想看,这都四年了,他现在学业有成,还……”

不等竹瑾把话说完,竹瑜就冷冷地打断了她:“我会去接机,但只是为了你而已。另外,我和陆昊然从来都不是男女朋友,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了,让人耻笑。”

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印象里,竹瑜从来没有这么严肃地对待竹瑾。

没过几秒钟,手机又响了,是竹瑾发来了一个求原谅的表情。

屏幕上,卡通小人挂着了两泡眼泪,可怜兮兮的。

竹瑜咬着手指,无奈地叹气。

如果说每个少女的花季里都会有一个阳光少年,那么陆昊然无疑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有一句话叫做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这句话放在陆昊然的身上,应该改成是期望越大,责任就越大。

他没有爸爸,或者说,没人知道陆昊然的亲生父亲是谁,他从小跟着妈妈一起生活。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陆昊然小小年纪就背负了太多,他的人生是被母亲提前规划好了的,一步都不能走错。

“姐,这是昊然哥的航班号。他从旧金山起飞,今天晚上十点落地。”

竹瑾又发来一条信息。

竹瑜看了一眼,心中一动。

如果没记错的话,从旧金山返回云城的航班,每天只有一班。

那不就是和陆芷晴同一个航班了?

竹瑜下意识地想到了这一点。

怎么会这么巧?

陆昊然真的会为了一个小姑娘的生日宴而穿越半个地球吗?

难道说……

她忽然慌乱起来,好像自己即将去做一件对不起厉擎东的事情一样,惶惶不安。

“姐,你会去吧?”

等了半天,竹瑾得不到回应,连忙追问道。

犹豫了半天,竹瑜还是打了一个字:“好。”

她连饭也没有吃,空腹吃掉了那颗药,然后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竹瑜醒过来,天都黑了。

她匆匆咽下了已经冷掉的盒饭,飞快地化了一个淡妆,打车前往机场。

一路上,竹瑜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胃,总觉得里面像是堵了一块铅,让她有一种眼前发黑的感觉。

早知道这么难受,就不吃冷饭了……

在候机大厅等待的时候,竹瑜强忍着不适,每隔几分钟就朝四周看一看,分明就是做贼心虚。

直到她猛地想起来,以陆芷晴或者厉擎东的身份,一定会走贵宾通道,这才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

“吓死我了。”

她喃喃自语道,顺便嘲笑自己的愚蠢。

航班正常,飞机准时降落,陆续有乘客走出来。

竹瑜也勉强打起精神,努力寻找着陆昊然的身影。

其实,以他一米八五的身高,帅气英俊的五官,在人群中绝对是一个显眼的存在。

果不其然,竹瑜几乎一眼就看到了陆昊然。

紧接着,她看见陆昊然的身边还有一个年轻女人。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那是……他的女朋友吗?

竹瑜的身体僵硬了一秒钟,但还是迈着步子,径直向他们走去。

“小瑜!”

陆昊然一抬头,也看到了竹瑜,他的喉结飞快地滚动了几下,声音低沉地喊了一声。

如果仔细看的话,他拎着公文包的那只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陆先生,小瑾让我来接你。”

竹瑜在他的面前站定,客气地说道。

听了她的话,陆昊然明显一怔。

多年未见,他曾经在脑子里无数次幻想他们的重逢时刻。

然而,现实却如此残酷。

“你就是竹小姐吧?昊然说了你一路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你了,很高兴认识你!对了,我叫陆芷晴,我们都姓陆,都是云城人,太巧了!”

旁边的年轻女人蓦地插话进来,她一开口,就吸引了竹瑜的全部注意力。

陆芷晴?!

和厉擎东有婚约的那个陆芷晴?!

一时间,竹瑜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了。

大概是看到她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很差,陆芷晴面露担忧,连忙问道:“竹小姐,你没事吧?”

“我……”

竹瑜只觉得胃部狠狠一个抽搐,然后,她眼前一黑,向后倒去。

直到一双温暖的大手稳稳地接住了她。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芷晴,我不是叫人给你安排了贵宾通道吗?”

至于后面的话,她完全听不清了。

醒来的时候,竹瑜发现自己应该是躺在医院病房里。

她的左手背上还埋着针头,正在输液。

一个男人站在窗边,是厉擎东。

听见声音,他转过身来,眉毛拧作一团:“医生说,你的胃病已经有一阵子了,我怎么不知道?”

竹瑜被问得一愣。

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试探着问道:“这会影响到我们的合约吗?”

难道有胃病就影响和他做那件事了?

同一天里,她第二次提到“合约”。

厉擎东一脸愠怒地看着她:“你在机场晕倒了,没有印象吗?”

被他一提醒,竹瑜才想起来。

她是去机场接陆昊然的,结果竟然还遇到了陆芷晴!

对了,他们呢?

竹瑜一下子紧张起来,她不知道厉擎东知不知道陆昊然,而且,她也没有告诉他,自己来了机场。

他会不会误会什么?

“上午才和我分开,晚上就来见老情人,你可真是忙啊。”

她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下一秒,厉擎东就开口冷嘲热讽道。

“你如果去仔细调查一下,就会知道,除了就读同一所大学,我和陆昊然没有其他关系。”

竹瑜把头扭到一旁,镇定地说道。

这几年,她也一直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谎话哪怕说上一千遍,都会是真的。

何况本来就是真话呢?

“你以为我没查?”

厉擎东的语气倒是比刚才缓和了不少,他大步走过来,一把捏住了竹瑜小巧的下颌,用指尖细细地摩挲着。

“竹瑜,你的心里不许想其他的男人,身体也不许被其他的男人碰。”

顿了一秒,他也学着她的语气,又补充一句:“在我们的合约期内。”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