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余生皆为你

第4章 祁洛洛你就这么怂

祁洛洛疼得说不出话来,文远大步上前把萧北深的手掀开,祁洛洛猛地往后退去,文远手一勾,稳稳的将她接住扶好。

“萧北深你不要太过分了。”

那双搭在祁洛洛肩上的手落在萧北深眼里,格外的刺眼,双眼微眯,“等你有资格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再来质问我。”

说完,冷眼看向祁洛洛,吓得她立马从文远的怀中挣脱开来,胆怯的看着他。

“我限你一个小时后出现在家里做好晚饭,还有那只该死的兔子我不想再看到,否则……后果我想你会很清楚。”

话扔下,萧北深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看着他的身影,祁洛洛有些自嘲的笑起来,她确实很清楚他口中的后果,如果她不回去的话,离婚协议书会出现在她的家里。

“祁洛洛你就这么怂?”

看她这样,文远垂下的手有些无力的握在一起,萧北深的话他反驳不了,可是他不明白祁洛洛这么甘心的被折磨到底为了什么。

问出的话宛如石沉大海,得不到祁洛洛半句的回答,两人就在大街上傻傻的站着。

来往的人走走停停好几波,祁洛洛才猛然醒神过来,掏出手机看了眼,双眼微微一睁,急忙把怀中的兔子递给一旁的文远。

眼神中闪烁着恳求的意味,“文远你既然不忙的话,拜托你帮我照顾下小白好不好,你放心,它很乖的,只要每天给它喂点吃的和水就行。”

“你还是要回去?”文远站着没有动,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反而问了一句看似毫无关系的话。

他的话,让祁洛洛轻叹了口气,有一种自己做的选的路,哭着都有走完的意境,“能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嫁给他我费了多大的功夫,不回去,他要离婚我怎么办?”

除了无奈,文远不知道他还能如何,接下她怀中的兔子,“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图萧北深什么,要说家境你也不比他差,要说那张脸,我也不比他差啊。”

祁洛洛哥俩好的拍了拍文远的肩膀,由于身高问题,只能垫着脚尖才碰得到,“你说你怎么老跟北深过不去,他抢你钱了?”

虽然知道她是开玩笑,但文远也笑起来,“对啊,他抢了我最重要的东西,不跟他过不去和谁过不去。”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先回去了,麻烦你了文远。”

“跟我你居然也会客气。”文远装作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祁洛洛也习惯了他这样,从上学的时候到现在,她变了很多,他却一如既往的样子,偶尔会挖苦她,会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有时候她都分不清,他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祁洛洛赶紧叫了辆车往叶家跑,文远看她着急的样子,眼睛里的落寞尽然显现,他说他最重要的东西被萧北深抢了,她只当做玩笑。

那种倾尽全力后换不到一丝回应的感觉,实在绝望,可他却不敢表露半分自己的心思,因为他害怕说穿了,连朋友都做不成。

但凡她能幸福一点,他也不必这么纠结。

“北深我还是在自己家里住好了。”苏雨欣推托着,脸上全是纠结的模样,那双空洞的眼神到处乱逛着。

萧北深将她护在怀里,一旁的管家把门打开,让他们进去。

“你一个人住,没人照顾不方便,还是过来这边有人照顾你比较好,不然我放心不下。”

字句里的关心让埋在他怀里的苏雨欣勾了勾唇,担心的样子与她的笑完全不符,“你这样让洛洛怎么办,虽然她平时不说什么,但我感觉得出她很难受。”

“别和我提祁洛洛那个贱女人!”狠绝的不带丝毫情面。

上楼梯的祁洛洛正好将他的话听进去,心里一抽,痛得难以呼吸,加快了脚下的步子躲进了房间里。

张管家见桌上摆好的饭菜却没见祁洛洛人,下意识抬头去,恰好看到那抹落荒而逃的身影。

他从小看着小少爷和小少奶奶长大的,没想过他们有一天会变成这样。

感受到他的火气,苏雨欣故作惊吓的愣在原地,萧北深赶忙安慰她,苏雨欣带着些哭腔抱住萧北深,“洛洛她毕竟是我闺蜜,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们也不会……是我的错。”

不知所措的样子,看得萧北深牙间一紧。

曾几何时,雨欣也是个阳光灿烂的女孩,她也可以像别人一样,不用每时每刻的需要被人的照顾。

如果不是祁洛洛那个贱人,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也就你傻才拿她当闺蜜,当年被人绑架,她完好无损你却……还有我们的孩子两次都没了,还有什么是那个毒妇做不出来的!”

看他语气好了些,苏雨欣笑了笑,“傻点好啊,不傻怎么知道你对我这么好,我相信洛洛不会是故意的。”

看似开脱的一句话,停在别人耳朵里确实误导。

张管家见他们准备吃饭,立马将碗筷拿出来,家里佣人被小少爷辞了大半,只留下小部分在老爷那边,和一些粗重的佣人,家里事大大小小几乎都扔给了小少奶奶,要说这少奶奶当得还没有他们这些下人自在。

一如往常的喂苏雨欣吃饭,看着满桌的菜和苏雨欣的脸,萧北深眼前有些模糊起来,想到白天祁洛洛和文远在一起的样子,喂饭的手停在半空中迟迟不动。

他的不寻常让苏雨欣有些疑惑起来,小心的问他,“北深你怎么了?”

被她这么一叫,才将萧北深叫醒过来,继续喂她吃东西,“没事,刚刚饭菜有点烫,我吹一下。”

他撒谎了,看到苏雨欣的样子,他突然觉得像是犯罪了一样。

听到他的回答,苏雨欣眉头一皱,很快又恢复正常,浅浅的笑道:“北深,幸好有你。”

“嗯!”

扯出一抹笑,心不在焉的样子,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等他们吃完以后,搬家的人也正好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