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倾城

第17章 夜夜出事

“有神仙姐姐这般的美人镇宅,我却也不怕了。”

顾茗烟笑眯眯的站直了身子,稍稍提起裙摆来。

那被称作神仙姐姐的女子红着脸尴尬许久,才道:“小姐谬赞,霜华不过是殿下特意派来护您周全的,您如今这是……”

她是想去崖底拿约定的玉棺。

如今背后又跟上个尾巴,但瞧着神仙姐姐长得好看,只好咬牙忍耐下来,小声道:“不知神仙姐姐可知晓盛安哪里有书卖?最好是医书之类。”

“自然有的,霜华为您准备马车……”

“不必,我习惯走路。”在马车上看不清什么路,还是来去走上几圈记得牢。

霜华冷着脸点点头,带她走了条扫过雪的路。

一路走来,这府中果然有了些生气,只是当真如那侍从所说,少女眷,放眼望去,甚至连提着食盒或是打扫整理的,也一应是男子。

拐角那清理蜘蛛丝的男子,直将手中的竹竿武的虎虎生风。

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材小用吧。

顾茗烟咽了口口水,一路跟着霜华出了门,找了处无名的宅院,不过一会儿,顾茗烟便在书架前点了二十来本书,又买了几个木盒玉瓶,看的认真,一时忘记自己还端着那乡野丫头的身份。

指尖轻动,滑落,走路来肩膀未动,步伐缓缓不疾不徐,脊背挺直,就连抬眼亦是端正着头。

霜华于拐角蹙眉,想着这大小姐当真是乡野丫头?

待到东西挑选完,顾茗烟才惊觉也没剩下多少银子,却又拉着霜华走遍了这盛安的药房,有时买上几贴补药,大多是在看那药柜上的药名,瞧瞧究竟和自己世界的药材相差多少,另一边走到最后,便是买了两管子药酒,一左一右的抱在怀里。

霜华抱着满满当当的东西,步伐踩踏在冰雪上也是步伐不乱。

顾茗烟只抱着两罐子药酒,笑道:“霜华姐姐倒真是应了这名字,好看又衬雪,步伐不乱真真好看,若给我,只怕是得摔个倒葱栽。”

一时之间,那乡野丫头单纯的赞美又回来。

霜华心里起起伏伏,只得干笑几声,却瞧见顾茗烟鼻尖指尖泛了红,睁大了眼睛细细看着漫天飞雪,若星辰璀璨。

一路回到七皇子府邸,霜华将她送回到朝暮院里,秋梅和春莹都还未归。

顾茗烟则将一罐药酒塞进了霜华的怀里:“小女初来盛安,生来不详,父亲待我冷热不定,只求霜华姐姐在七皇子府邸时能待我稍好些,我自不会惹麻烦的。”

听来惹人怜,霜华身为女子凄凄的走了,心里不免同情这被抛弃的相府大小姐。

却没看见背后的顾茗烟露出个释然的笑容。

她虽喜欢看霜华这般的美人,可比起春莹和秋梅,如今七皇子手边的霜华才是她可信之人,七皇子若要悔婚利用霜华,她自当将错就错,若是霜华只是照顾自己,那也多了个可信之人。

心里算盘打的啪啪响,顾茗烟心情大好,等到秋梅做了一桌好菜,她当即大块朵硕。

而霜华将这药酒放到七皇子殿下的桌案之上。

萧祈然坐在这椅子上,听着霜华将今日之事一一告知,觉得好笑却又觉得奇怪。

当年崖底一遇实属偶然,这丫头医术甚好,又像是精通五行八卦之局,为人聪慧却粗鲁的很,可如今辅一回到盛安,便是一副手无缚鸡的可怜模样,只叫他都忘却那血阵嗜人。

这丫头好似有两副面孔。

“不过霜华方才瞧见小姐同丞相大人似是关系不好,不若让霜华再去探探,若是小姐当真不会将您的事情告知他人,又有一身好医术,便……”霜华贸贸然开了口。

毕竟二人的婚约是皇帝定下,日后两人作为夫妻,如今助殿下解毒,并非不可。

萧祈然却想太多,这丫头的确是有本事,可到底还是丞相府的人,如今两家结亲,父亲亦是有提点丞相拉帮结派的意思,只求稳固如今局面。

另一边,则是他作为皇子功勋甚高,如今又被当做众矢之的,暗潮涌动皆朝他而来。

便想着借这成婚的由头祸水东引至朝堂众臣的分庭抗礼,也正好促成他一段良缘。

可如今这丫头实在不简单,若是演戏同丞相不对付,反而借此来拉拢于他,反而导致他再被盯上,难以脱身。

“离成婚尚有一年,明日你便派人来细心照料只说我重病未醒。”萧祈然低声开口。

“殿下的意思是……”

“演上一场,让我亲自去瞧瞧她是如何看待丞相和七皇子的事儿。”萧祈然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可随后又想起前几日刺客之事,当即变了脸色:“之前她遇刺之事,可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是两拨人。”霜华面色微冷:“那日大小姐归来当夜遇袭,似是相府夫人买通江湖人所为,可昨日的人身手了得,做事全备,倒像是来探查机密,却不料被逃跑的大小姐撞上,便起了杀心。”

“这丫头当真是个祸星。”萧祈然揉了揉额角。

低下头瞧着自己的腰带,脸色又是阵青阵白。

在那崖下的种种,他可还记得清清楚楚!

这丫头丝毫不知男女授受不清,可在那之后,他亦觉得身子好了几许,如此想来,愈发纠结。

霜华却蓦地轻笑:“小姐是殿下未来的妻子,殿下莫要将人欺负了才好。”

是她欺负了我!

萧祈然心中义愤填膺,但转念一想这丫头才不过十四岁,他怎好同个丫头计较,心里的火气又大了些。

霜华见萧祈然神色纠结,将那药酒抱着退了出去,还忙不迭道。

“殿下屋中的衣裳都被小姐给撕碎揉烂做了绳子,明日霜华再给您去买。”

萧祈然的脸当即又黑了几分——不仅衣裳,他亲自挑选的两个烛台也都无用了。

待到夜色已深,朝暮院中灯火未歇,秋梅春莹却已然早早的睡了。

顾茗烟在床榻上辗转反侧,一想到这屋子里阴气十足便是怕极,又不好意思缠着两个丫鬟一同睡觉,只好裹了厚重的披风来缩在榻上,将白日的书捧在怀里看,青丝垂在脸侧,烛火映的那双眼又亮了几分。

“砰——”闷闷的声音自外传来。

顾茗烟脸色一白,手里的书卷被吓得甩飞出去。

夜夜出事,我不活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