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倾城

第12章 喝人血

擦干脸上两行清泪,顾茗烟从雪上捡了父亲准备的包裹,照着大多院子的摆设绕到一处卧房中落座,屋内无多装饰,被褥却整齐干净,她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来,抱着包袱呆坐许久。

她这是从虎口脱险,跳了鬼坑。

这地方断是不能待的!

想及此处,她亦不着急,青天白日的便点燃了蜡烛,本想去空间寻摸一遍,可想起昨夜被打断之事,她抬起的手又垂落下来,索性一咬牙倒在床榻之上,拍了拍枕头,当即入睡。

一直睡到天将黑时,她才窸窸窣窣的爬起来,见整个府中还是安安静静。

“姑奶奶我才不得等着恶鬼找上门呢!”

低低喊了一声壮胆,却听见自己的回声,吓得她缩了缩脖子,没敢再喊,将柜子里的衣服撕烂后拧成一股子长绳子,又将那花样繁多的灯台给绑上,拎在手中甩了两下。

这灯台雕饰不错,应当勾得住屋檐。

一路小跑到偏门的位置,果不其然门扉都打不开。

她只好找了处围墙低矮的地方,经过长廊上的几个小纸人时嘴里更是振振有词:“我断不打扰你们来日超生,千万别动千万别动……”

而不远处的黑暗之中,却有双眼睛静静的注视着她,带着几分浅淡的笑声。

顾茗烟只觉得如芒在背,回过头时,那黑暗里却空无一物,只叫她头皮发麻,双手合十的快步疾走:“若是有叨扰那便是我的不对,千万勿要怪小女,小女只是觉得生死有别……”

好不容易走到围墙之下,她衣裳都被冷汗浸湿,忙不迭的试了几次,才将这简单的爪钩给勾到墙壁之上,随意擦了擦满是汗水的手,顾茗烟拽着绳子往上爬。

那目光又来了。

顾茗烟索性咬牙不回头看,待爬到屋檐之上,只听见破空之声炸开在耳边。

几缕青丝随飞雪而落,细密的疼痛爬上面颊,她攥着墙壁的手险些不稳,却只见两道银光直面而来。

又来?

她慌忙松手,大不了跌个狗吃屎!

双目紧闭,预料之中的疼痛却始终未来,缓缓睁开眼,一个人正拽着她的腰带将她轻轻放下,另一边只听见耳边叮里哐啷几声响,她还未看清什么,便已然被那人扛起来。

“你是……哇。”

眼前劲风迎面,顾茗烟慌忙低下头,只觉得胃里翻腾倒海。

回过神来时,已然被那人扔进了屋内,连带着门扉也紧锁。

顾茗烟心有余悸,惊觉自己失了爪钩,门外打斗声也渐渐退去。

哪里来的这么多刺客。

顾茗烟心里总觉得不安生,只等到打斗声彻底平息,她才举着板凳将窗户给砸开,院子外的黑影一闪没了踪影,她这提着裙子翻了出来,走到那黑影站着的地方,只见几个尸体横在雪中,血腥之味十分浓烈。

她刚弯身想要看看这些尸体,只觉得后颈一疼。

意识消散之前,她隐约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便彻底陷入一片黑暗。

醒来之时,后颈疼的厉害,自己染了血的衣裳却被更换,背上的伤口也被人换了药,她看着这比昨日还要繁冗厚重的裙摆,黑了一张脸:“我怀疑这府里有鬼。”

“但一只鬼为什么要帮我换裙子。”

顾茗烟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只觉得自己遭受了上辈子一生分量的惊吓,起身时,更看见桌上还是温热的饭菜,闹了个不明白,但试试无毒后,她还是乖乖的吃起来。

昨夜之事实在是蹊跷。

她虽是丞相府的大女儿,未来的七皇子妃,可也不至于日日被人追杀,更不至于被鬼缠身吧……

突然,她猛地想起了已死的七皇子,当即脊背一凉,将碗筷砰的一声砸在桌上。

当即捧脸:“难道……那七皇子当真将我当做他的新娘子了吗?”

怪不得鬼要帮她换衣服,还要准备热饭热菜。

顾茗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抱着手臂在屋中走了走去,喃喃自语:“你还未娶我还未嫁,而且听闻孟婆汤解千愁,你且去投胎吧,我日后定当好好供奉你的牌位!”

而在层叠的屋檐之上,立于一旁的黑衣人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傻女人。”藏匿于黑衣人身侧的人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扬手:“走吧。”

“是。”黑衣人赶紧敛了笑意。

寒风骤起,屋檐之上的人影也随之飘散不见。

顾茗烟被风一吹,才惊觉窗户被自己砸了个大洞,寒风灌入,真真是冷。

看着漫天飞雪,顾茗烟总算冷静了些。

她推开门扉,走到昨日那黑衣人所站的位置,将那厚重的白雪给挖开,露出其下森森变色的血渍,血腥味早已被寒风吹散,而鼻腔里还有些许石灰的味道。

想必是昨日之人能处理尸体,却难以将这些染血的白雪辨别清楚,更难收拾。

她捏了一片染血的雪花放在鼻尖轻嗅。

虽然浅淡,但依旧能闻到鹤顶红的味道。

如此看来,昨夜的刺客都是死士,怪不得昨日的黑衣人静静的站在这里低头观看。

正在她微微出神,想着若是有死士说不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啊——”

一道尖叫声刺破耳膜,顾茗烟起身抬起头时,正看见一提着食盒的小厮落荒而逃。

嘴里还大喊。

“大小姐喝人血啦!”

寒风又冷了几分,顾茗烟呆呆的看着还放在鼻下的指尖——其上殷红点点。

脚下白雪中的殷红更是分外刺眼。

“谁喝人血了!我才是受害者!”顾茗烟额角突突,气得跳脚。

却不料这小厮是柳氏的人,不过一会儿便将丞相府大小姐身子虚弱,需得喝人血调养身子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丞相府,顺势落入了顾致远的耳中。

顾致远当即拍案而起,字字咬重:“喝人血!?”

柳氏故作惊愕的捂住嘴,睁大了一双眼:“茗烟……怎会如此?”

“哪里来的人血?”顾致远只觉得这大女儿归来后便没有好事。

“小的也不知道,进去的时候我就看见大小姐脚下一片血红,正将那血花往嘴里送,这便匆忙回来向老爷报告了。”

“岂有此理!”顾致远拍案而起,就要去亲自看看。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却骤然响起:“白公公来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