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倾城

第7章 结了冥婚

天楚都城——盛安,人杰地灵。

据说当年太祖皇帝开国选都城时,盛安城本该四五月盛开的牡丹花竟提前一个月盛开。

当时盛安城更是一场大雨之后,天空出现两条腾飞的金龙。

太祖皇帝龙颜大悦,就将盛安定为天楚的国都。

顾茗烟走到盛安城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白,进了都城,看到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白幡,全城的人更是绢衣素冠,就连守城的侍卫都在铠甲外穿了白衫。

莫不是皇帝老儿挂了?

一路走走停停,顾茗烟终于忍不住拉住一个路人问了句,“请问,为何这里所有人都穿着素衣?”

就差没忍住问是不是皇帝驾崩了,但又怕被当做敌国奸细抓起来,只能换个隐晦的方式问。

被顾茗烟拉住的路人看了眼穿着宽大的黑色衣衫,头发乱糟糟的顾茗烟,从身上扯下一段白布递了过去。

“七皇子在外疗伤时遇到刺客,不幸身亡,皇上下令举国大丧,小姑娘,你还是快回家换件衣服吧,这要是被那些官差抓住,可是要下狱的。”

“唉……”又看了眼衣服明显不合身的顾茗烟,路人叹了口气摇着头离开,嘴里还不断念叨着,“天妒英才。”

果然……皇家的权利就是大,死个儿子都要让所有人披麻戴孝。

看着满目的白色和一个个行色匆匆的行人,顾茗烟突然就很惆怅,难道她真的要在古代过一辈子?

百姓没有言论自由,男尊女卑,皇权至上的制度下过一辈子?

还没等她从这种惆怅的心情中走出来,就看到对面走过来一队官兵,手里拿着一些纸张贴在了她身后的墙上。

“圣上有令,赐婚相府大小姐顾茗烟于七皇子萧祈然,城中百姓家中挂红布。”

赐婚?相府大小姐?顾茗烟?

这一串消息差点让顾茗烟有些消化不良,他们说的相府大小姐不会就是她吧。

那个七皇子萧祈然不就是刚才路人口中的死鬼皇子。

卧槽,她这是被人结了冥婚了?

看着黄榜上的黄纸黑字,顾茗烟有种想骂娘的心情。

什么同情她香消玉损,什么觉得她在地府会孤单,让她和七皇子结冥婚互相作伴。

这都是什么狗屁逻辑。

她这是来了什么地方,不单是没有人权,就连做鬼,都不让她安生,还要给她找个男鬼来暖床。

“想得美,姑奶奶还没死呢,才不要去做陪葬,就算是我真死了,也不要去结什么鬼冥婚,谁知道那个七皇子是什么歪瓜裂枣。”

有些愤愤不平的“哗啦”一下子将皇榜扯了下来,撕碎,还不解气的踩了几脚。

黄榜被撕了,这可是大忌。

刚贴完皇榜折回来的官差看着一地的碎纸,冲过来怒喝一声,“大胆刁民,竟敢撕皇榜。”

顾茗烟转过身冷冷的看了眼为首的官差。

那官差也楞了一下,怎么是个黄毛丫头,再看看那宽大的衣服和乱糟糟的头发,只当又是哪里跑出来的乞丐。

“快滚,看在你年纪尚小,就不与你计较。”

被顾茗烟的眼神盯着,为首的官差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过了良久才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就带着人回去交差。

顾茗烟随手拉了一个人问了下相府的位置,道了谢之后就顺着方向走去。

到了顾府所在的那条街,远远地就看到一群人拿着红色灯笼往门上挂,门口摆满了红色的纸人纸马。

这些愚蠢的人还真是巴不得她早点死。

顾茗烟心里冷笑一声,踱着步子走过去,就听到站在门口穿金戴银的妇人颐指气使的指挥。

“去库房里多拿些红绸来挂在门口,灯笼也多拿些,这是大小姐与靖王爷的喜事,可不要怠慢了。”

靖王?

顾茗烟愣了下,才想起来靖王就是那个倒霉死鬼七皇子。

“咱们大小姐命苦呀,从小就在外面长着,这好不容易要回来了,谁成想……”

说着,妇人还拿出帕子在眼角擦了擦,只是那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

还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顾茗烟冷笑一声,走过去轻轻的唤了声,“二娘,我回来了。”

听到声音,哭的一脸哀伤的妇人抬起头,看到站在门口笑的阴森森的,脸色白的吓人的顾茗烟,“妈呀,”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你……你……是人是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