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女婢

第2章 初遇洛少卿

元丰十五年,金银司叶承天恪尽职守,颇有政见,帝君赏其才华,今特封为议政王,官至一品,赏金万两,其宗族与有荣焉。

抚城无人不知,帝宫金银数不尽,叶府贤才纳万家。凡有才华者,当入叶府,必能一展宏图之志。叶府因此门庭若市,食客络绎不绝,单这三年,就为帝宫举才百位。

叶府……

私塾之内,堂上严师手握戒尺,堂下女孩东张西望。府中众人皆知,叶府嫡女叶茗斐,天生活泼可爱,萌翻全场。今日先生抽查其背诗情况,大小姐却只顾着对门外可劲卖萌,完全把先生忽略到了九霄云外。

“快背!”

先生一戒尺打在案桌上,吓得大小姐身子微微一颤,藏在手心的纸条差点落地。门外一名俏丽的侍女紧张兮兮的看着内堂,也不知大小姐能不能安然过关,若是不能,她岂不是也得连累受罚?

“先生莫急,茗斐觉得,治国当以仁德,咬文嚼字有何用处?纵有旷世之才,若无仁心岂不祸国殃民?”

“巧言令色!”

先生气得面红耳赤,一掌拍在案桌上,其声震耳欲聋,吓得大小姐心里直打鼓。阿纤明明告诉她,这样做可以逃过一劫,她可是冒着被打手心的风险照做了,应该万无一失才是。门外的侍女见状心中直嘀咕,阿纤从未失算,难道智者千虑真有一失?

空气仿佛凝滞一般,先生一把撂下戒尺,起身来到了叶茗斐的身前,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对她伸出了手。叶茗斐眨巴着杏眼,愣是将卖萌进行到底。先生眼疾手快的从她手心夺走纸条,看了看上面的字迹了然于胸,小娃娃的把戏怎能唬得住他?

“阿纤,给老夫出来!”

先生将纸条狠狠拍在桌上,怒视着仍旧一脸无害的叶茗斐,就在他转身的一刻,房梁上躲着的女孩突然跳下,差点把先生吓得老命搭进去。女孩没有精致的容颜,甚至没有幼稚时期该有的神采,虽身着侍女服,却掩盖不住眉宇间的英气。

叶茗斐一溜烟躲在了女孩的身后,这就是她的阿纤,是她三岁时爹爹送她的礼物。懂事时听爹爹说,阿纤是孤儿,是在叶府门口捡到的孩子。据说那天抚城下着鹅毛大雪,几乎要将阿纤掩埋,幸亏发现及时,否则她这些年得在先生的戒尺下挨多少打啊!

“先生儒雅,自不会为难阿纤,况且君子动口不动手,先生大度,岂会与孩童计较。”

“你!”

阿纤面不改色,淡然的直视着年过不惑的教书先生,气得先生哭笑不得。阿纤侧身对叶茗斐挤了挤眼,叶茗斐连忙对先生展开撒娇攻势,哄得先生更是无可奈何。直到先生笑了,叶茗斐才暗暗松了口气,门口偷看的侍女阿柔也抚了抚胸口。

先生忽然又变了脸色,板着脸,严肃的告诉叶茗斐,明天这个时候必须把诗背出来,否则十个阿纤也救不了她!叶茗斐点头如捣蒜,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今天能混过去就好。阿纤看着叶茗斐偷乐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当朝议政王的嫡女如此不学无术,说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记得前几日叶老爷还找她谈过话,大小姐的学业就是她的责任,看我们叶茗斐如此的顽劣不堪,此任务任重而道远啊!阿纤决定不再纵容叶茗斐,今天非要让她好好学习不可!

“既无要事,阿纤在此拜别先生。”

阿纤将右掌叠于左掌手背之上,缓缓欠身行礼,先生赞许的看着阿纤,无论是礼仪还是学识,阿纤都远超抚城所有官家小姐。先生看着阿纤拉着叶茗斐离开的背影,十二年前的那个雪天,他就知道这个女孩不平凡。

两个女孩离开那个院落后,叶茗斐拉着阿纤和阿柔的手,心情愉悦得要飞起来。阿柔连连夸赞阿纤是个人才,叶茗斐附和着夸赞,夸得阿纤都有些飘了。三人顺着羊肠小道并肩而行,两旁的绿树将烈日遮挡,送来阵阵凉爽。

“大小姐,咱们回去读书吧?”

“别啊,这么好的天气拿来读书多浪费!”

一听见读书,叶茗斐的整张脸都皱了,她最怕别人催促她读书了!阿纤无奈的看着誓死不读书的叶茗斐,不用点手段还真不行,以往的招数定是不能再用了。阿纤松了松手骨,如果把大小姐直接扛走,老爷会不会弄死她?斟酌片刻,阿纤决定使用新的战术。

“听说今日是抚城武官选拔,大小姐若跟阿纤回去读书,阿纤就带大小姐去看看。”

“武官选拔,听起来好有意思!”

叶茗斐还未表态,阿柔已经忍不住想要前去观看,叶府向来规矩多,若没有阿纤帮忙,大小姐肯定出不去,大小姐出不去她自然也出不去了!阿柔顿时改变了立场,她现在觉得,读书是一件对小姐非常有利的事情!

阿纤看着叶茗斐若有所思的样子,就知道她一定动心了,要说叶府第一贪玩,叶茗斐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没等叶茗斐表态,阿纤便扯着她的袖子往香茗院走去,阿柔掩嘴轻笑,阿纤为了让大小姐读书,真是煞费苦心。

“大小姐,咱们从成语开始吧。”

进了香茗院,阿纤拿起书架上快要长灰的成语读本,阿柔拉着叶茗斐来到椅子上坐下。叶茗斐虽不太情愿,但为了去外面凑热闹,她只能枯燥个把时辰了。阿纤随手翻了翻厚厚的成语读本,她早已熟读书架上所有书籍,只是她家大小姐一窍不通。

“大小姐可知,‘长袖善舞’之意?”

“阿纤真小看本小姐,不就是指一个人穿着袖子长的衣服,跳舞好看么?”

“阿柔觉得,应该是长的袖子跳舞容易!”

叶茗斐眼前一亮,立马肯定阿柔的说法,阿纤无语的看着两个自得其乐的女孩,她就不该让叶茗斐来读书。不过好事多磨,她多一些耐心也许会有好的结果,阿纤暗暗叹口气,只得苦口婆心的给两个小无知解释。

窗外的鸟儿停在枝头上,探头探脑的踱来踱去,窗里的叶茗斐对阿纤的谆谆教导左耳进右耳出。阿柔在一旁用手撑着脑袋,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阿纤看了看心不在焉的叶茗斐,大小姐每到读书之时就跟霜打的茄子一般,她真是有心无力了。

“好了,二位祖宗,出去玩吧。”

“耶!”

阿纤话音刚落,两个软茄子立马硬了,叶茗斐激动的抱住了阿纤,她总算苦尽甘来了!阿柔蹦哒着拿来三套男装,阿纤却摆了摆手,这种招数很容易穿帮。府里没有男童,这么一打扮反而会让人注意,阿柔觉得有理,连忙去拿来她换洗的侍女服。

三个女孩微微低着头,偷偷来到了后院的院墙边,阿纤从小习武,带着两个人出去并不是难事,只见她一手搂着叶茗斐的腰,用轻功将叶茗斐带过了院墙,并用同样的方法将阿柔也带了过去。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叶茗斐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雀跃着露出甜甜的笑。

“快走吧,早去早回,免得被老爷发现。”

“怕什么,天塌了有阿纤!”

叶茗斐一把勾住阿纤的脖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阿纤无奈的扶额,她又不是万能的神,这些年若不是老爷手下留情,哪有如今的快活日子。

三人跟着人群的方向而去,抚城每三年都会为帝宫选拔文武人才,今日是武选,下个月便是文选。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许许多多的能人志士参加选拔,阿纤也曾想过参加,只是她答应过老爷,永远陪在大小姐的身边。

“感沐帝恩,今在此举办武选,为抚城择国之栋梁,望各位竭尽所能,他日为国效力。”

举办武选的主判官念着手中的帝诏令,为武选做开场白,阿纤带着叶茗斐和阿柔,一路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比武台的两旁站着数名选手,各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叶茗斐睁着大大的杏眼,好奇的看着那些选手,这些人生得虎背熊腰,面部凶神恶煞,真让人畏惧。

“洛府大少爷到!”

只听后面一声大喊,人群往两边散开,高头大马上,少年身着百兽绣纹白长袍,腰环墨色之玉,手执长剑,一双冷目不带一丝情绪。阿纤仰视着少年,他好像从画里走出来一般,那么的不真实,如此的夺目。她知道,他是当朝帝妃之侄,家世显赫,非寻常人可高攀。

据说,洛家少卿,三岁习武,其父乃当朝镇国大将军,自小宠命优渥的他,心存傲气,志向高远。如今他年方十六,已是抚城众多名门望族的女婿人选,洛府几乎被人踏破门槛。阿纤看了看一旁的叶茗斐,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一团火,看来大小姐也深陷其中了。

“阿纤,你说洛哥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说不定他喜欢男的。”

叶茗斐和阿柔诧异的看着阿纤,路过的洛少卿似乎听到了些许,瞥了一眼姿色平平,嘴角带着一抹淡笑的阿纤。他也算阅女无数,眼前的女孩最无特点,那双眼眸里的神色却出奇的与他相似,同样的冷若冰霜。洛少卿转眼看见了阿纤身旁的叶茗斐,露出一丝邪魅的笑。

叶茗斐的小脸顿时如熟透的苹果,心里似有小鹿在撞,她毫无预兆的心动了。若干年后阿纤曾问她,是否悔过,她的一句不悔在洛少卿的心里留下了一道伤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