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劫良缘

第16章 挖坑套路自认不如

一身绣工精致的紫色长袍,腰间挂着常人不能佩戴的玉牌,在他的手里随意摆弄着,眼睛犀利的盯着她看。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面前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看向了冬至,冬至眼神躲了躲,她想发火,但是不能,面前这尊大佛,她不敢请出去,在他的面前,实在是没胆子。

她明明已经与他问候,半天不见他的回应,只能猜测着是不是他在生气?谁让他来了不让人把她弄醒,这种在一旁看这人家睡觉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不齿。

凌慬坐在廊下,远远的看着她跪着,该说她反应比较快还是太谨慎?

一言不发,等了一会儿儿,才起身,逐步走到她的面前,眼光落在她的腿上,地上是她刚刚盖着的毯子,来不及铺在她的腿下。

“听说傅小姐的腿伤的很重?”

凌慬的声音很淡,听不出他的语气。很想说一句,那可是托你的福。可傅湘君只敢浅浅道一句谢,“多谢王爷赐药。”

说她腿上,这不就是拐着弯的说他给她送了药,不会吧,他真的是因为腿伤,才来探视她的?这种待遇,太惊悚。

“既是感谢,为何把药丢了,让人送上门来?”

唉,他就是来找茬的,傅湘君现在算是明白了。

“那日出了宫门,民女便晕倒在地,一时疏忽,把王爷让人赏赐的药给忘了,幸得蔺大人在场,让人收了起来,第二日送来,否则,民女万死不辞。”傅湘君还是低着头,他也不愿意让自己起来。

他都知道药丢了,自然是知道有人送来的,问这么多,明晃晃的找茬,她还不能反驳。

“下去。”

凌慬突然与一旁观察这边情形的冬至冷声道,冬至立刻收了工具,赶紧离开。她相信自家小姐能自保的,别问她为什么,她猜的。

傅湘君低着头,可手指缠在一起,紧张起来,没了冬至,他就准备说该说的了。

指责?还是其他?不得而知。

“你是傅家二小姐,从今不必在我面前以民女自居,懂吗?傅湘君。”

傅湘君喏喏的道了一句,“懂。”

可是,凌慬却不满意,屈身手搭在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抬了起来,一脸的笑意,还有温柔的吩咐,

“看着我!”

“是……王爷……”

她看着他,眼睛就算了,那双眼睛,表面是温柔的。一脸情深,但底处,却藏着不少的奸诈,她还是聪明点,看着他挺拔的鼻梁。

看人鼻梁的时候,容易给人造成互相注目的误区,以策安全。

就在这个时候,凌慬摸上她的脸,一点都不客气,她想拒绝,又不能,阶级差别严重。

凌慬是变态,真的是变态,他摸上她的脸就算了,竟然用他的指甲,抠了一下她的脸上新结的痂,不是轻轻的抠,是很认真的抠。

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皱着眉,忍着想把他的手扫开的冲动。

忍无可忍,她还是发挥长处好一点,轻轻与他说道,“敢问王爷今日来此,可有什么吩咐?”

她的问题让凌慬似乎很满意,就说这是他的癖好,喜欢让人先说,他后发制人。

凌慬松开手,站了起来,随意的吩咐一句,“起来吧,既然腿不方便。”

“多谢王爷。”

好不容易扶着她的躺椅起身,本能的,她坐回她的躺椅后,抬眼却对上他有些不爽的眼色,便以眼神问他,你要坐?

凌慬眼神一闪,不屑。

傅湘君无语,既然不屑,干嘛指控她。

“你喜欢蔺相知?”

傅湘君吓得一愣,赶紧说道,

“不敢。”

古代人这么直接,第一次见,还是说,这是一个坑?等她跳?

却没想着,自己回话回的是不敢,不是否定,是不敢。某人眼色越发的浓烈,她全然不知。

“本王可代为引荐。”

“不敢牢烦王爷。”

她又不是真的傻,听不出他已经变了音色的话,却又想着,他在生什么气啊?

还有到底是谁说的她喜欢蔺相知!古代人向来内敛,她也没表达过对蔺相知有意思啊。果然还是前几日那件事引来的凌慬。

“若是别人便可牢烦了?”凌慬冷眼看她,她的眼里,明明就冒了一抹欣喜,他绝不会让自己的计划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又是一个坑,面对面前这个挖坑达人,她,无言以对。

“非也,臣女与蔺大人并不熟识,又怎敢妄图一些与自己无干之事。”

傅湘君才解释,凌慬便又咄咄逼人,

“那你那日为何让他抱你?”

吓!这是什么套路?吃醋?怎么可能,看他口中的酸度,是醋,可脸色,又不是。

“王爷……那日臣女腿脚不便,动不了,蔺大人恰好在,与家父道了男女有别的歉意后才送我回来。”

激动的说着,她不相信,绝对的不相信,他会对自己有意思,这种醋,她闻着太蹊跷。

凌慬往前走了几步,在院子中看着篱笆里的菜,对她的解释恍若未闻。

傅湘君却急得要命,他与自己本就不熟,顶多有了一个交易,可交易与他,也只是主人与随从的关系,嫉妒与他向来无关。

就在傅湘君在线等他回应的时候,发觉他走到院子里,他的手,就这么伸到了她的菜园子里头,很嫌弃的拉开一叶菜叶,嫌恶道,“有虫的菜,该除了。”

说着,他已经拔了那颗菜,特意避开了有虫的那边。

傅湘君想要阻止,可是,地位压死人,她忍。

“多谢王爷。”沮丧着脸,拖着自己的腿,走到他的身边,对被他拔了扔在一边的菜,一脸的惋惜。她绿色健康的蔬菜啊!

凌慬没有对她的惋惜觉得抱歉,起身,拿过她手中捏着的毯子,擦了擦手,眼中多了几丝深意。

“既然要谢,便允你提前半月进宫,先住在容和殿。”

傅湘君不能拒绝,无可奈何点头,答应,原本一个月的准备时间,如今缩了半月,她这伤,难养。

凌慬不只是个转移话题的高手,还是奸诈狡猾的挖坑高手,他的心机,无人能及!

傅湘君只想哭,她到底是怎么招惹他的?一坑更比一坑深。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