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之极

第19章  九转弑神体觉醒帝血复苏

枯槁,冰冷,只有这是这时能够形容冷心悦躯体的词语。

而这时还没完,天空中的阵法不断压落,想要让地面上枯槁而没有气息的躯体彻底从世上消失。

当阵法不断落下、缩小,苏紫萱和小雅见状大哭道:“不要,不要。”

天好像是没有感情的,继续不断压落,直到完全没入到了冷心悦的躯体里面消失。

忽然,天空中,风雷大作,阴云密布。阵纹已经完完全全压入到了他的身体里面,在他枯槁的肌体上可以清晰看见密布在身躯上的阵纹。

忽然冷心悦被吸完了的枯槁身体有着强大的力量正在从身体中各个部位源源不断的涌来。

“轰”

阵纹像是被彻底激活了,光芒大盛,正清晰可见力量在源源不断的被吸收,这股力量像是无限的,源源不断的涌出,源源不断的被吸收。

“轰...轰”

躯体体内筋脉原本干枯到龟裂,然而此时却有着一股一股的热泉从体内某一处地方疯狂的涌入,瞬间填满了筋脉,干枯到龟裂的筋脉快速愈合、修复,一股强大的威慑力震动而出。

此时整个地球上的人都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威慑,莫名的感觉到身体发寒,双股颤栗,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人同时双膝跪地,朝着一个地方膜拜。

冷心悦体内的帝血彻底复苏,枯槁的身体此时完全复苏,干枯的肌肤渐渐的有了活性,干枯的嘴唇渐渐的润泽了起来,包裹在身上的阵纹被帝血洗刷后,逐渐的停止了吸收力量,渐渐的把它摄取到的一切快速的还给了冷心悦,让他原本的身体还原。

众人看着他的这幅躯体,正在感觉好奇,忽然,以前的那副躯体龟裂了,新生肌体在外人看来晶莹剔透,强劲十足,体内的力量在蛰伏,准备到时候就疯狂出击。

冷心悦这时候眼睛慢慢睁开,对着抱着他哭泣的苏紫萱和小雅微微笑了笑,双手抚摸着他们的的脸,苏紫萱小雅看见他醒来了,非常的高兴,擦了擦泪水,两个人同时扑向了他。

当他们在他左右肩膀上看见了那个阵纹后,心中又很担心,小雅连忙问道:“这东西贴在你身上了,没事吧?”

冷心悦摇了摇头,这阵纹的功能像是改变了,可以自主的帮他炼气,传送到肺部,体内的凝晶必一前更大了,快要到极限了。

在黑暗中,有人惊讶说道:“九转弑神体?怎么可能,这种体质怎么还存在世间?这体质的血脉异常的霸道,怎么在他身上却感觉不到?”

在神秘组织中,将死之人坐在未知空间深处:“不可能,弑神体怎么会再次出现,然道说,他打破了这天地禁制?体内流淌着帝血...”

在另一个地方,有人看了看冷心悦这边说道:“不可能,有着帝尊血脉九转体...肉体天生无敌,全身是宝...”

而在冷心悦这里,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阵纹覆盖住了胸部到背部,让他看起来很是拉风,然而此时,天空之中出现了几个大字:弑神九转,巅峰战。

对决妖神,平动乱。

地狱烈火焚苍天,奔雷咒现众生灭。

血染长空凄凉归...众人一同看向了天穹,看到这些字后众人不解,只有冷心悦和在几处未知的地方有人看着天穹上的这些字后,倒吸冷却。

苏紫萱看着天空之的那些子,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是何意。

神秘组织,一个身穿黑丝风衣,眼带墨镜的男子,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冷心悦回头一看,开口说道:“神秘组织的人?”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在整个外形上,看起来很魁梧,颇有独霸一方的样子缓缓开口说道:“九转弑神体,不可能出现在人世,也不可能修炼,为何你却可以?”黑衣男子沉思了一下,想到了某一件事,倒吸凉气:“在灵气匮乏的末法时代,居然能捡到弑神体,开万古从未有过之事。”

九转弑神体,只有在神话时代出现过那么两三次,哪一个不是惊艳万古的无上人物,可与传说中的全盛时期的帝尊打的难解难分,血脉之霸道,战力之恐怖,在那个时代,除了全盛时期豁出性命与之一战的帝尊外,还能有谁?就算是帝尊,想完全磨灭弑神体,也要以自己半条命作为代价。

然而,帝血比之弑神体的血液要强横许多倍,若是两种血脉熔炼到任意一个废物的体内,那么,他的进阶速度和战力比拟任何绝代天骄人物。

而冷心悦自身原本就属於弑神体,拥有纯正的弑神血,然而在他前世,不断提炼身体中血液的精华,虽然留了十滴给后人,但却自己提炼自身帝血又何止十滴之数?拥有小半杯的帝血精华,在如今彻底觉醒,和体内的弑神血融合了,身体强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战力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像是可以给人看见体内蛰伏的猛兽随时可以苏醒。

外界稀薄的灵气因为阵法的原因,正在不断的补充他体内所需的灵气,而在他身旁,许多人只能看见雾霭缭绕的情况,在地球,他能聚集如此之多的灵力,实属不易;在外界看来,他身伴只有稀薄的雾气围绕,而在神秘组织眼中,却异常的惊讶。

离冷心悦最近的两个人,身上感觉毛孔舒张,神色很是放松,刚刚哭泣到快要昏沉的两个人,现在忽然感觉身体舒泰,精神饱满。

他在不断的摄取虚空中的灵气,正在鲸吸牛饮,很快,薄薄的雾霭消失了,他整个人精气神上升到了一个极点。

黑衣人一直看着,不知道他眼中的神色,他也没有动,直到冷心悦彻底恢复了过来,才开口说道:“和我走一趟吧。”

“如果说不呢?”

“我不想和你动手,只需要你和我走一趟,需要你一滴精血,自然就放你离去。”

“我不给呢。”

“那我也没办法,好言相劝,你不听,那就只能把你打的半死拖回去。”黑衣男子像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冷心悦当时眼眸异常犀利,望了过去:“想打架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