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20章 污蔑

他来参加这场婚礼的目的很简单,陪着季唯心而已,至于其他的一律不管。

“毕竟陈家也还是有些地位的,来参加婚礼也是理所当然。”林柔轻声解释着,淡淡的目光看向秦钰身旁的季唯心,“上次的事情抱歉了,是我误会你了,抱歉!”

林柔站起身恭敬的给季唯心鞠躬道歉,吓得她一下站起身,急忙摆手说道:“没事,事情都过去了,就不用再说了。”

季唯心搀扶着林柔在自己的身旁坐下,这里的记者这么多,她们的每一个举动都可能被拍下来,要是上到明天的新闻上就不好了。

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陆凝语的父亲已经搀挽着她向前走去,红毯的尽头陈铭正站在哪里,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激动。

曾经她也站在陆凝语的位置上,陈铭也这样看着她,物是人非,她现在竟然是用外人的身份来看他们。

“我家凝语就交给你了!你不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受委屈!”陆凝语的爸爸认真的交代着,见陈铭点头承诺,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手,把陆凝语交给陈铭。

陆凝语穿着雪白的婚纱从季唯心的身边有过,还不忘挑衅的看着她,头轻轻依靠在陈铭的肩膀上。

两个人亲热的样子看的季唯心刺眼,索性转过头眼不见心不烦。

“季姐姐,我听说你和陈先生之前是夫妻?”林柔八卦的看着季唯心,大大的眼睛里写着震惊,“没想到季姐姐这么年轻就离婚了!”

季唯心尴尬的笑了笑,“是谁说的这件事?”

林柔随手一指自己的身后,“就是后面的那些人说的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索性就问季姐姐一下,你不会生气吧?”

季唯心刚回过头,原本还在对她指指点点的人瞬间低下了头,努力掩去自己的尴尬。

“怎么可能会生气呢!”林柔人畜无害的外表下却深藏着沾着剧毒的刀子,趁人不备插进别人的身体,还要笑着问你疼不疼?

现在季唯心就是这样的感觉,第一次见到林柔就知道她的城府不浅,现在一看才知道她想要赶走自己无所不用其极。

“阿钰,你要是也和我一样听说了,千万不要介意,说不定都是故意污蔑季姐姐的!”见秦钰无动于衷,林柔急忙帮季唯心开脱,帮她摆脱身上的“罪名”。

秦钰摇晃着酒杯,微扬起嘴角,勾起季唯心的下巴,深情的看着她,柔声说道:“如果早点遇到我怎么可能会有失败的婚姻?”

低沉魅惑的声音让人轻而易举迷失其中,季唯心也是一样,婚礼的音乐还在刺激着她的神经,根本开心不起来,

“看到他们结婚不开心?”面对秦钰的质问,季唯心轻轻摇了摇头,可秦钰却步步紧逼,“那你就好好看看他们的婚礼,不是说要比你的还盛大的么?”

秦钰目光打量过场上的装饰,不屑的轻笑一声,“这样婚礼只有他们陈家才会觉得盛大,离开陈家才是你正确的选择。”

季唯心木讷的点了点头,目光不经意看向神父面前的陈铭和陆凝语。

四目相对,陈铭眼中的温柔她也曾见过,只是可惜现在是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不论贫穷富贵,您是否都愿意娶她为妻,永不分离?”

陈铭不加思索,急忙回答道:“愿意!”

“不论生老病死,您是否都愿意一辈子陪在他的身边,做他的妻子?”

这一刻陆凝语做梦都不知道梦到多少次,神父刚说完,直接回答道:“我愿意!”

看到两人相互交换戒指的那一刻,眼泪一瞬间沁润季唯心的眼眶,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就算在心里无数次提醒着这个男人欺骗了你,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季唯心还是忘不掉两个人曾经的感情!

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受伤的眼眸看的秦钰心头一痛,如同失了心智,低下头在她的泪痕上落下一吻,舌尖的苦涩夹在着季唯心的不甘。

秦钰反应过来的时候,不偏不倚正好对上林柔震惊的目光,猛地抬起头,下意识想要推开季唯心。

手上的动作一顿,一把拦过季唯心,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柔声安慰道:“放心,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季唯心也从刚刚的沉沦中清醒过来,三少刚刚的举动不过逢场作戏,为了给林柔看的而已。

陈铭面对着两个人的方向,目光从来都没有从季唯心的身上离开,原本想用这场婚礼打击她,可现在看来,反而是他才像是个小丑。

一阵寒意传来,陈铭下意识对上陆凝语愤怒的目光,干咳一声掩去自己的尴尬,马上就到扔捧花的时候了,没想到陈铭竟然还在发呆。

“现在请新娘扔捧花,有想要接花的都可以来这边接花。”

司仪用手指了指台子的一边,立刻陆凝语的闺蜜都纷纷走了过去,一瞬间台子上已经站满了人。

季唯心显然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单不说接当捧花的能不能结婚,捧花扔给谁早就已经是事先说好的,只是为了讨个彩头而已。

“你不去试试吗?万一扔给你了呢!”秦钰轻轻推了推季唯心,还不等她拒绝,一只小手已经握住了她,不由分说的牵着她向接花的位置走去。

“反正都是玩玩而已,要是能够接到不才是最好的?”林柔显然对于接捧花信心十足,季唯心也不好推脱,只好跟在她的身旁,随便找个地方站着。

而林柔则是甩开季唯心的手,向着前面走去,努力找到一个最好的位置接到捧花。

“我要扔了哦!接到我的捧花的人,一定可以尽快结婚,找到自己的幸福!”

陆凝语背对着众人,手里拿着捧花,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微一抬手,捧花在半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

季唯心站在人群中,是不是还能感觉到陈铭的目光,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躲在人群中想要躲避他的视线。

刚站稳身子,一个东西眼看就要砸在了季唯心的头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