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19章 记者

季唯心看着围在自己四周忙碌的人,随手抓了一个助理,“三少人呢?我找他有点事情!”

“你找我?”秦钰的声音突然传来,季唯心吓得手一抖松开了助理,“我就是想要问下这是要做什么?”

身旁的造型师还在给季唯心弄头发,根本转不了头,只能从镜子看着慢慢向她走来的秦钰。

黑色的燕尾服,冷峻帅气的面容,如果配上结婚的音乐,这个男人应该就是要和她共度余生的那种吧。

“发什么呆?”季唯心忽然清醒过来,尴尬的收回视线,看着镜中的自己,俨然已经换了一个人。

精致的盘发,稳重又不失可爱,身上纯白色的长裙就像是婚纱一样纯白圣洁仿佛今天是她的婚礼一样。

“少夫人,对于您的造型还满意吗?”季唯心打量着镜中的自己,正要点头,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脑袋,“别动,好不容易弄好的发型会乱掉的。”

秦钰垂眸看着季唯心,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惊艳,手上准备好的项链轻轻戴在她的脖颈上。

“今天在婚礼现场,你绝对是最惊艳的。”秦钰的手搭在季唯心的肩膀上,柔声道:“就让我成为衬托你的那个人吧!”

季唯心只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跟着秦钰的脚步一起驱车来到婚礼现场。

虽然陈家不是大家族,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众记者已经等在门外,举着手里的长枪短炮努力抢到最佳位置。

一辆黑色劳斯拉斯幻影平缓的抵达门外,看着车上下来的人,原本还等着迎接新人的记者瞬间将镜头对准他们。

这可是三少啊!竟然会出席这场婚礼,而且他身旁的人季唯心,不就是陈铭的前妻?

最难遇到的两个人令人出现在这里,记者们已经在脑袋里想好头条新闻的内容,都说是季唯心出轨,出轨对象不会就是秦钰吧!

“三少您和陈先生是什么关系?怎么会出席到现场?”

“季小姐,您真的是因为出轨才和陈先生离婚的吗?”

面对记者的一连串质问,一旁的保安将所有人隔离开,给他们单独开辟出一条通往大厅的路。

大门外,长长的婚车到达现场,陆凝语手提着婚纱,迈着骄傲的步子下车正准备迎接一阵闪光灯的照射,却发现门口竟然一个记者都没有。

“人都去哪里了?怎么一个记者都没有?”陆凝语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愤怒的看着周围的人,站在门口的保安硬着头皮指了指里面,“三少来了,现在所有人正围着三少呢!”

“三少来了?那季唯心呢?”陈铭抓着保安的领口,保安立刻点了点头,“他们两个人都来了,还是一起到的!”

瞬间,两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木讷的松开保安的领子,两个人对视一眼。

原本只是为了给季唯心下马威,让她知道两个人结婚的消息,没想到秦钰竟然真的会陪着季唯心参加!

“都怪你,非要让她来,现在怎么办!”陆凝语气的直跺脚,可是婚礼只能照常举行,一旁来访的客人见两个人还不进去,上前两步说道:“您们怎么还不进去?难道说结婚还有紧张的?”

“何老板说笑了,我们这就进去了!”陆凝语轻声笑着,手死死抓着陈铭的手臂,指甲恨不得都嵌入他的血肉,借此宣告着自己的愤怒。

秦钰不论在哪里都是会场的中心,就连婚礼也是一样,很多人围在秦钰的身旁,努力想要和他扯上关系。

若是放在平常,季唯心早就被当做秦钰的陪衬扔到一旁,今天却又不少人开始正视她。

“三少果然是英俊非凡,而且这位小姐也很漂亮,你们两个人出现在这里,可别把新郎新娘的风头给盖下去了!”男人举着酒杯,挺着大肚子给秦钰递上了一杯酒。

秦钰轻笑了一声,“今天我们都是绿叶,新娘新郎才是红花。”

虽然嘴里这样说,可是秦钰的穿着打扮却根本不是这样。男人还想要说话,却被人硬生生打断,“三少之前谈的合作项目”

“三少,好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扭动着腰肢挤到秦钰的面前。

论长相,这个女人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矫揉造作的样子却让人有些作呕,季唯心看着眼前的女人和秦钰搭话,心里竟然有一丝不舒服。

“原来是莉莉啊!果然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是那么漂亮。”秦钰敷衍的笑了笑,有太多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这也不过是其中一个,逢场作戏罢了。

莉莉媚笑着,手向着秦钰伸去,“没想到三少竟然还能记着我!”

就在手要碰到秦钰的时候,一只大手径直抓住了她的手腕,冷声说道:“三少不喜欢一般的女人碰他,请自重。”

季唯心看着从人群中窜出来的男人,这不是一直都在给他们开车的司机吗?怎么还有保镖的身份吗?

莉莉看着自己手腕,疼的眼睛都红了一圈,委屈的看着秦钰,“三少,你的人都弄疼我了!”

秦钰没有回应,而是挽起季唯心的手臂,宠溺的眼神让周围的女人嫉妒心爆炸,“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这里太吵了。”

两个人找了一个视角最好的地方坐下,

还有人想要上前和秦钰搭话,可看到司机凶神恶煞的目光,却又只能悻悻离开。

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阿钰!没想到你也来了?本来叔叔阿姨还让我替你来呢!”

穿着淡粉色短裙的林柔快步向两人走来。

秦家的所有人都知道林柔才是秦钰的未婚妻,至于季唯心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地位的女人而已。

“没想到他们竟然给关心起这场婚礼,还特地让你过来。”秦钰托着下巴,目光慵懒的看着前方,对于这次婚礼,他根本不感兴趣。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