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18章 开心

秦钰勾了勾嘴角,手搭在季唯心的肩头,一用力将她揽入怀里,“我会陪你一起去的,开心吗?”

“开心!”季唯心强扯出一个笑容,本来想要借秦钰推开两个人,可是现在却被他利用了。

两个人恩爱的样子被陈铭看在眼中,敢怒不敢言,只能点头附和:“谢谢三少,希望您一定要能来参加!”

一旁的售员已经包好了衣服,“三少,这是您要的衣服,已经包装好了。”

陆凝语的眼睛嫉妒盯着季唯心身旁的衣服口袋,她的愿望就是想拥有这里这么多的衣服,季唯心竟然这么简单就能拿到。

“一会儿会有人来取。”秦钰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挽着季唯心越过两个人的身旁,“我和心心还有别的地方要去,就暂时不能陪你们了。”

两个人踩着傲娇的步子向着门口走去,根本没正眼看过低头哈腰的两个人。

直到秦钰离开,陈铭才站直身子,心头一股无处宣泄的怒火。

“我就说这个女人绝对在外面有男人,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傍上三少这样的人物?”陆凝语甩了甩手,不敢当着两个人的面说,只好把一肚子的火气全部冲着陈铭发泄。

她什么时候想过自己会受这么大的委屈,只是那个男人比陈铭有钱有势一点,也不用一直给他当孙子吧!

见陈铭没有说话,陆凝语的火气更大了几分,随手指了一件身边的衣服,“这件衣服给我包起来。”

售员二话不说就直接把衣服给陆凝语包了起来,恭敬的伸出手,“这件衣服十万,您是付现还是刷卡?”

原本准备接过口袋的手停在了半空中,陆凝语看着售员手里的衣服,不悦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看价格就可以骗我,一件衣服而已哪里有这么贵!”

看到吊牌上的价格时,陆凝语的话停在嘴边再也说不出去。价格清清楚楚的写着十万,不是承担不起,只是感觉过于贵。

“亲爱的,这件衣服好漂亮,人家好想要!”陆凝语扯着陈铭的衣袖,每次撒娇他都扛不住,这一次也一定会一样。

陈铭皱着眉头没有说话,陆凝语虽然不悦但是也不表现出来,手不停的在他的胸前画圈,“你说了要给人家买一件衣服的,现在总不能反悔哦!而且我们马上就结婚了!”

身子顺势向陈铭靠去,要是平常陆凝语早就只用一句话就能拿到想要的东西,哪里还需要这么多的废话。

“你想要的话自己买好了!”靠在身上的陆凝语一把被陈铭甩开,冷漠的话语让她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没有了季唯心在你身边做对比,你就是这么对我的?”陆凝语也不是省油的灯,冲到陈铭的面前就要和他理论。

刚刚那个温婉可人的形象已经消失不见,现在这里只有想要丈夫给自己买东西的耍泼女人。

“我只是要一件衣服而已,季唯心拿走那么多衣服我怎么没见那个男人冲她发火,你现在在这里冲我发火是什么意思?”陆凝语的话直接将陈铭贬的一文不值,甚至把陈铭和秦钰做对比。

“那你有本事的话也找一个给你买那么多衣服的男人,不要来找我!”陈铭愤怒的甩开陆凝语,径直转身离开了商店。

在另一边逛街的两个人怎么知道他们的事情,秦钰还给季唯心挑选着合适的首饰,“把这条项链给这位小姐试下。”

季唯心根本无心看自己脖子上昂贵的项链,脑袋里装的都是刚刚遇到陈铭的事情。

“三少,刚刚的事情让你看笑话了。”季唯心抿了抿唇,试探着说道:“婚礼什么的就不用去参加了吧,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就好了!”

秦钰挑选首饰的手指一顿,偏头看向季唯心,深邃的眼眸望不到底,“我已经答应了,你就不需要思考太多了,所有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可是”季唯心的心还是很慌张,一想到要再见到那些人,要是直接开口说她找男人,再把事情扯到秦钰的身上就不好了。

秦钰看着季唯心,心心担忧的表情他看的真切,只不过是参加前夫的婚礼而已,哪有这么需要在意?

“三少,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和你说清楚,毕竟你现在被误认为是我之前出轨的对象。”越到后面季唯心越压低声音,毕竟人来人往再被别人听到,人言可畏啊!

“你觉得我会随随便便让一个陌生女人住在家里,还不去查明她的一切?”季唯心的一切他早就打听清楚,根本不差她告诉的这些。

看着季唯心慌张又震惊的样子,秦钰追问道:“你今天中午扔了又找回来的就是请柬吧?既然这么想去,我陪你一起去就好。”

“三少您监视我!”

季唯心的两只手环在胸前,脸一下红了起来谁知道她的卧室有没有按摄像头,那样的话她不就给完全看光了?

秦钰上下打量着季唯心的身材,“不是监视你,而是为了保证家里的安全,而且你的身材说实话真的不好。”

“流氓!”要是换成其他人,季唯心已经一巴掌打上去,可对面毕竟是赫赫有名的三少,除了能一逞口舌之快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秦钰也不生气,打趣儿的说道:“如果我是流氓的话,那你的前夫不就是人渣了?”

想起陈铭做的那些事,季唯心气不打一处来,愤愤的说道:“本来就是人渣!还说要给那个小三最豪华的婚礼,怎么可以这样!”

秦钰的目光微变,看着季唯心生气的样子嘴角的笑意加重了几分,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竟然他这么人渣,我们也不用在他的婚礼上给他留面子了吧?”

最开始季唯心还不懂秦钰的话,直到周三天还没亮就被一堆人围在中间时,季唯心才明白秦钰说的话。

现在的她和今天要结婚的新娘有什么区别?造型师围在她的身边给她设计今天最合适的造型。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