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17章 痊愈

季唯心减小着电视的音量,余光却偷偷看向秦钰,“三少今天回来这么早是不是有事情?”

想起上次秦钰突然早回来,就是为了带他去秦家见父母,这次回来应该也有事情吧?

“当然有事情。”秦钰向着季唯心走去,目光落在她白皙的脚踝,柔声问道:“伤已经痊愈了吗?”

“痊愈了!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季唯心还特地给秦钰跳了几下,证明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问题。

见秦钰点了点头,季唯心才放下心来,有些事情一直憋在她心里没有机会说出去,趁着今天秦钰回来,季唯心也想要说清楚。

“三少,我可不可以出去工作?毕竟一直待在家里有些不适合我。”季唯心对上秦钰略带不满的眼神,不自觉的吞咽一下。

正准备改口解释,秦钰却抢先开口,“我又不是把你囚禁在这里,你想要做什么去哪里都是你的自由。”

虽然说的很好,可他微皱的眉头和淡漠的眼神却让季唯心看不懂,只好顺着他的话接道:“其实也不是一定要工作,就是想着能偶尔出去走走。”

“换上衣服,正好我也给你选几件衣服,总不能一直穿的这么穷酸。”

季唯心身上穿着普通白色半袖和牛仔裤,再看秦钰身上纯手工订制的西装,两个人的距离就像是隔了十万八千里。

“不换了,我觉得这身就挺好的。”季唯心轻声笑了笑,来到秦家她就一直穿着佣人送来的衣服,根本没有几身行头,换也和这一身差不多。

秦钰也没有继续要求,两人驱车来到商场,刚走进一家店,售员就围了上来,迫不及待的给秦钰介绍起衣服。

“三少,是要给这位小姐选衣服吗?您看下这件怎么样,这是意大利设计师最新设计的服装”

季唯心挑选着衣服,根本不去听售员的介绍,吊牌上的昂贵价格,她只想选两件最喜欢的。

可秦钰的话却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这位小姐能穿的所有款式都包起来。”

整场的衣服虽然不多,但是也有几十件,全都包起来,秦钰是疯了吗?

上一秒还围在秦钰身旁的售员,现在已经冲到季唯心的身边,手里拿着各式的衣服在她的身上比量着。

“这位小姐,请您去试衣间试一下这件衣服!”

“还有这件衣服也很配您!”

把所有的衣服试穿一遍时,季唯心只感觉自己的力气都要用光了,可从头到尾,秦钰都没有看过她一眼,一直都在垂眸看着手机。

“小姐,这件衣服真的很凸显您的气质!”售员看着镜中的季唯心,一袭酒红色的抹胸长裙包裹着季唯心近乎完美的身材,开叉的裙摆下露出若隐若现的白皙双腿,让人不禁遐想连篇。

“三少,您觉得这身衣服怎么样?”季唯心期待的回头看去,却和秦钰的目光正巧撞上。

眼中的惊艳一闪而过,秦钰收起手机,走到季唯心的身旁,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亲昵的样子让所有人不禁开始猜想这个女人的身份。

“很适合你!”秦钰的温润的嗓音让季唯心有些恍惚,脸色一红,低下头不愿意去看镜子里的两个人,“谢谢三少。”

“你还知道害羞么?”手搭在季唯心的下巴上,迫使她不得不抬头看向秦钰,低沉魅惑声音像是毒药,让她中毒已深。

“这里的衣服都好漂亮,你也要选一件!”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撒娇,男人根本抗拒不了,挽着女人的手臂应到:“好好好,只要是你想要我的就给你买!”

“亲爱的,你真好,答应我就不可以反这不是三少和秦太太么?”

女人撒娇的声音陡然提高,周围人的目光瞬间向这里看来,正托着女人下巴的不正是三少,而那个女人正是季唯心!

这个声音白天季唯心刚刚听过,向后退了两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转头看着依偎在一旁的两个人。

“三少,您也来看衣服啊!”陈铭虽然不愿意,却只能低声下气的看着秦钰,上次在餐厅的事情就是一个提醒。

陆凝语刚要说话,陈铭立刻伸手扯了扯她的手,话到嘴边只要咽了回去,讨好的看着秦钰,“三少上次的事情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见风使舵可能说的就是这两个人,之前还在他们面前趾高气昂,现在又点头哈腰,一味的讨好两个人。

“上次是什么事情我已经想不起来了。”秦钰疑惑的看着两个人,两个人无形被打了脸,就算把他们赶出餐厅也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三少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现在就去别的地方,不打扰您。”陈铭咬牙看着秦钰身旁的季唯心,脸上强扯出笑脸,“唯心也要过的开心!”

“放心好了,我现在和他过的很开心。”季唯心的手轻轻搭在秦钰的胸前,眼中的柔情似水是陈铭从来都没有见过。

秦钰垂眸看着季唯心,微微低头,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可季唯心还愣在原地,这还是第一次除了陈铭之外有人亲她。

陈铭愣愣的看着两个人,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这个女人真的勾搭上了别的男人,所以才这么快和他离婚!

陈铭不由握紧了拳头,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却没有办法。

“看到你幸福我就可以放心的和她在一起了,下周三就是我们的婚礼,我想请柬已经送到你的手上了。”陈铭的话像是刀子一样插进季唯心的心头,痛的她一瞬间回过神来。

“不用了,三少说他有事情我可能去不了了。”季唯心柔声笑了笑,手心里全部都是汗水,生怕秦钰会拆穿她。

这个女人那他当挡箭牌,就没有问过他的想法吗?

“和参加婚礼比起来其他的事情算什么?下周三我们一定会去参加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