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15章 包扎

“不是想您想的那样的,我以为这个女人”看着秦钰将衣服披在季唯心身上的动作,男人瞬间绝望的看着秦钰,这个女人果然是三少的人!

季唯心单脚站着,手扶在秦钰的肩膀上,眼中透着恐慌,如果不是秦钰即使赶到,根本不敢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以为什么?动了我的女人你知道怎么办吧!”冷漠的声音让男人打了一个寒颤,在这里的人有谁不知道三少的手段?

跑车男绝望的点了点头,抬起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自己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五个清晰的指印,几巴掌下来男人的嘴角已经流出血丝。

“三少,让他打几下长记性就好了,不用再打下去了吧!”季唯心恍惚的看着前方,男人的脸已经肿了起来,她终究是于心不忍。

秦钰没有接话,而是垂眸看着季唯心一片青黑的脚踝,“这么严重,我送你去医院!”

“谢”话还没说完,眼前一黑,季唯心直直的向后倒去。

再次醒来入眼是一片雪白,刺鼻的消毒水味提醒着季唯心这里是医院。

环视一周,果然没有秦钰的身影,虽是意料之内,可季唯心的心底莫名的有几分失落。

这么忙的人哪里有时间陪她,现在已经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吧。

季唯心挣扎着想要从床上下去,正巧被推门而入的秦钰看到,只见她正趴在床边,背对着大门,一只脚正伸向地面,用一种滑稽的方式试探着下床。

“躺在床上不许乱动!刚刚给你包扎好伤口!”

熟悉的声音传来,季唯心微微一愣,猛地回头看去,惊讶的说道:“三少,你怎么来了?”

脚下一滑,要不是秦钰及时接住,说不定另一只脚也会扭伤。

“如果你想要一直躺在床上,我不介意帮你一下。”秦钰一只手环着季唯心的腰,看着她摇成拨浪鼓的小脑袋,才把她重新放在床上。

“过敏怎么不说?大夫说要是晚到一会就会有生命危险。”秦钰眼中的担忧一闪而过,又恢复成一如既往的冷漠。

季唯心躺在床上,偏头看着床边的秦钰,“总不能不吃,而且这不是没有生命危险了吗?”季唯心清淡的说着,根本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这段时间就在医院好好休养,我给你安排了护工,有事情可以随时找她。”

简单交代了几句,给季唯心留下一个护工,秦钰就匆匆离开,病房里又只剩下季唯心一个人。

因为是伤了脚踝,季唯心只能躺在床上,却时不时看向病房门,期待着某个人的出现。

可直到出院哪天想要看到的人都没有出现过。

就连回到别墅迎上来的也只有梅姨一个人,“少夫人您回来了,不知道伤有没有好些?”

“已经没有事情了,就是大夫说还需要注意一下。”季唯心轻声笑了笑,没想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竟然有人关心自己。

想起陈铭丑恶的嘴脸,季唯心的心里一阵阵厌恶,费尽心思和她离婚,也不知道陆凝语和陈铭现在过得怎么样。

不过这人就不能惦记,刚过了几天安稳日子,就有人来碍着季唯心的眼。

听梅姨说有人来找她,季唯心还以为是季阳又没有钱想要来找秦钰帮忙,可看到客厅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陆凝语时,季唯心的脚步一顿,没想到竟然是她来了!

“哟!我还以为秦太太不敢下楼见我呢!”陆凝语嘲讽的看着季唯心,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

季唯心毫不留情的反驳回去,“我有什么不敢的?应该是你不敢来见我才对吧!”

听到季唯心的话,陆凝语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狂笑起来,“哈哈,还真是狗仗人势,有了三少做后台,人说话的底气也足了不少呢!”

和上次在饭店见面时不一样,这一次陆凝语看来已经把秦钰的基本信息都了解了一遍。

“我说你怎么一改对你前夫的态度,原来是找到了更有能力的男人,现在根本就看不起陈铭了吧!”陆凝语故意将前夫两个字提高声音,生怕这里的佣人不知道她曾经结过婚。

可是周围的人却根本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陆凝语一个人的独角戏唱的有些尴尬。

“不过也真是可怜了亲爱的,要是让他知道你见到他就性冷淡,见到别的男人就恨不得脱光衣服扑上去,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陆凝语的每一句话都直击季唯心的弱处,就是要看她痛苦难受的样子,根本见不得她比自己过的好!

可现在的季唯心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她,她已经和陈铭离婚,两个人没有了任何关系,就算陆凝语再怎么说,也伤不到她。

“看到男人就脱光衣服扑上去的是你吧?勾搭我不要的男人,现在又来我的面前炫耀?”季唯心从始至终都挂着淡淡的笑容,冷漠的目光看的陆凝语心里发虚。

“你想尽办法让我和陈铭离婚,为的不就是和他结婚,他现在给你了吗?”季唯心嘲讽的看着陆凝语,既然那个男人能狠心抛弃她,就同样代表也会抛弃陆凝语。

陆凝语突然笑了出来,上下打量着季唯心,嘲笑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根本抓不住男人的心吗?”

一张红色的请柬放到季唯心的面前,上面陈铭和陆凝语两个人亲密的照片刺痛了季唯心的眼睛。

“虽然你可能不愿意相信,但是下周三就是我和他的结婚日期,如果你识趣早点离开他,我们也不会拖这么久。”

陆凝语的几句话就颠倒是非黑白,把季唯心变成了小三,搅乱了他们的爱情。

“不过现在好了,亲爱的说为了补偿我,要给我最盛大的婚礼,不知道要比你们当时的漂亮多少倍!”陆凝语的眼中闪烁着期待,恨不得立刻马上就结婚。

季唯心拿起请柬,指腹摸索着上面的名字陈铭,陆凝语,亲昵的照片透着无声的嘲讽。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