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14章 等等

“事实摆在这里,你非要我不顾之前的情面拆穿吗?”秦钰冷漠的看着林柔,挽起季唯心的手臂,语气温柔了几分,“我在家里给你准备了惊喜,先跟我回去看看吧。”

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林柔的眼泪从眼眶中流出,却抱着几分希望追了上去,“阿钰,那你还准备再回来看我吗?”

“你在这里我就暂时不打算回来了,也不要再在我面前玩这种幼稚的把戏。”

秦钰已经把林柔的脸面扔在地上,挽着季唯心高傲的从上面踩过,只是第一次见面,林柔给秦家二老就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直到他们消失在视线里,林柔才松开已经握的指节发白的手,嫉妒的怒火已经将她吞噬,脑子里只想着怎么才能让季唯心离开秦钰!

“小柔,这段时间你就在秦家住下吧,钰儿那边有我们在,绝对不可能让那个狐狸精进秦家!”

楚玉兰轻轻拍了拍林柔的肩膀,根本没有责备她之前的举动。

低眸转瞬间,林柔已经深藏眼中的妒火,轻声笑了笑,伸出手抱住楚玉兰,“我就知道阿姨对我最好了,只要我嫁给阿钰,爸爸和秦家的合作绝对不会少的。”

“你和钰儿本来就是天生一对,你再等等,等钰儿玩腻了就回来了!”楚玉兰拍了拍林柔的小手,听到林柔这样说,心里就更有底。

刚走出别墅,季唯心的手立刻从秦钰的臂弯中抽了回来。

只是一个小动作,秦钰还是有些不满,“怎么就这么不想靠近我?”

“没有,只是戏也演完了,我觉得还是走各自的比较好。”季唯心牵强的笑了笑,身上莫名的有些发痒,就连手臂上已经冒出小红点。

果然吃了那只虾过敏了!不过还好挺到了现在,至少没有在秦家给秦钰丢脸。

秦钰的脸色有些难看,正准备伸手将季唯心重新拦进怀里,可她却向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将手背在身后。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可以先去忙一下自己的事情吗?”

如果再不去医院,季唯心也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现在全身上下都开始发痒,只是偷偷扭动着身子,妄图减轻身上的的疼痒。

“那你去处理别的事情吧,处理好了再回去。”

季唯心正要开心的跟着上车,秦钰却先一步将门关上,留下她愣愣的站在门外。

车里,秦钰烦躁的扯开领带,莫名的怒火将他吞噬,“开车!”

余光瞥到车外季唯心惊讶的脸,秦钰的心头一软,但车子已经启动。

“是。”司机没有多余的话,无情的将车子开走。

后视镜里的季唯心越来越小,直到消失秦钰才收回目光,沉声道:“去公司,”

空荡荡的街道旁站着纤弱的季唯心,嘴角挂着酸楚的笑容,这个男人把她就留在了这里?

这里是高档别墅区,想要打车要走出好远,季唯心咬了咬牙,根据自己的记忆向回走去。

刚走出不远,一辆黑色跑车跟在季唯心的身后,重重的摁了几下喇叭。

“美女?怎么自己一个人走呢?”

轻佻的声音传入季唯心的耳朵,本就忍耐着身上过敏反应的她强压着心里的火气,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美女你想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一程啊!速度绝对包你满意!”

见季唯心没有理会,反而激起跑车男的兴趣,目光上下打量着季唯心,坚持不懈的问道:“美女,你要不直接开个价,我直接订个房间!”

“请你放尊重一点!”季唯心猛地停下脚步,这才认真打量起车里的人。

深红色的头发,猥琐的长相看了就让人作呕,黑色的骷髅上衣,裤子还故意弄出破洞,如果没有这辆车,走在外面就和街头混混没有区别。

季唯心嗤笑一声,忍着身上的痒痛,继续向前走去。

跑车男坐在车里,手撑着下巴,炽热盯着季唯心的双腿,季唯心俨然已经成了他眼中的高级交际花。

“开个价钱就好,反正我根本不会差钱!”跑车男猥琐的笑了笑,冲下车猛地抓住季唯心的手腕,“把我伺候好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你干什么?放手!”季唯心用力的挣脱了两下,可两人的力量差距实在太大,季唯心直接被他向跑车拖去。

“有没有人!救命啊!”季唯心撕心裂肺的吼声却没有人回应,别说行人,就连能发出声音东西都没有。

跑车男拖着季唯心,根本不顾她的挣扎喊叫,一改之前的态度,抓着季唯心的手也用力几分,“反正是出来卖的,装什么清高!啊!”

一声惨叫,男人的手臂上已经多出了一排牙印,甚至隐约能够看到血痕。

“臭婊子,你敢咬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季唯心哪里想要知道他是谁,拼了命的向前跑,想要摆脱男人的魔爪,可脚上十公分的高跟鞋又怎么可能让她跑远?

一脚没有踩稳,要不是季唯心反应快,稳住身形说不定现在已经摔在地上,脚上的巨痛却让她动弹不得,眼看着男人就要追上来。

“接着跑啊臭婊子!”

男人凶神恶煞的冲上来,一把抓住季唯心的头发,提着她站起身,“让你跑!让你长长教训!”

扬起的手顺着季唯心的脸扇去,还没等手碰到她,已经被另一只手握住。

“我的女人你也想碰?”

周遭的空气瞬间凝固,强大的气场压迫得人喘不过气。

“三,三少?您怎么在这里呢”

跑车男瞬间没有了刚刚的气势,双腿止不住的颤抖着,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秦钰轻轻一推,男人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向后倒去,踉跄了两步才稳住了身形,点头哈腰的看着秦钰。

“我回来接我的女人,结果看到你在路边欺负她,甚至还想要打她?”

跑车男仿佛置身冰窖,牙齿不住的打颤,急忙摆手解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