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13章 项链

看着事不关己的两个人,林柔虽然心里不满,还是走到秦钰的身边,不由分说的握住他的手。

“阿钰,那是你送给我的手链,我不想丢掉,你能不能帮我找找?还有季姐姐也是,可以帮帮我么?”

林柔拉着两个人的手,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疼。

“你说下什么样子的吧,我来找找。”季唯心还是于心不忍,开始四处搜寻起来。

“淡蓝色的宝石手链,上面刻着一个LR,是我出国时阿钰亲手交给我的,对我很重要千万不能丢的!”林柔拉着季唯心的手,眼睛红的像兔子一样,下一秒眼泪仿佛就会掉下来。

“我找找看,你也想想是不是了啊在哪里了。”季唯心拍了拍林柔的手,四下寻找起来。

一时间秦家上下都行动起来,把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却根本没有发现身影。

“好累!怎么放在哪里根本想不起来了!”林柔瘫坐在沙发上,手轻轻的拍着脑袋,懊恼的看着头顶。

“小柔你是不是没有带来啊?在秦家是不可能会丢东西的。”楚玉兰喘着粗气坐在沙发上,目光不经意的瞥向季唯心。

整个秦家只有季唯心一个人是外人,现在又丢了东西

楚玉兰眼睛一转,清了清嗓子,居高临下的问道:“所有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不知道能不能看下季小姐的背包?要是没有也排除了季小姐的嫌疑。”

“你是在说我有嫌疑?”季唯心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冷笑着看着楚玉兰。

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想自己,区区一条手链而已,她还不是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

林柔的手边就是季唯心的背包,想要查就随意好了。

“那就随便查看我的背包好了,反正我没有拿。”季唯心看着林柔将手放进自己的包里,虽然不悦却没有说什么。

摸索了几下,林柔的表情一下变得震惊,随即不敢相信的看着季唯心。

一条淡蓝色的手链从包里缓缓拿出,林柔震惊的看着他们,将手链上的刻字露了出来LR。

“这是我的那条项链,怎么会在季姐姐的包里?”林柔眨了大大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季唯心,似乎根本不敢相信会是这样。

楚玉兰看着林柔手上的项链,伸手指着季唯心,眼中写着不可思议,尖锐的声音恨不得划破每个人的耳膜。

“钰儿,你看看你找的都是什么女人?刚来秦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要不是小柔发现的及时,说不定就带着手链离开了!”

声音之大,生怕在场的所有人听不到,冲上去紧紧抓着季唯心的手,“偷窃可是犯罪,你要是被送到警局够你吃几年牢饭了!”

说完,扯着季唯心就要扭送进派出所,还没等迈开步子,一只手已经搭在楚玉兰的手腕上。

“妈,处理事情别太激动,毕竟是秦家的事情说出去总是不好的。”

唯一用力,秦钰一把将楚玉兰的手甩开,冰冷的目光投向林柔,看着她手上的手链,上前两步接了下来。

“果然是我送给你的那条,这种价格的手链心心想要多少,想要什么样的刻字我都可以送给她。”

秦钰的话狠狠的撕破林柔的伪装,盯着她慌乱的眼眸,“何必要你戴过的还刻了你名字的手链?”

“可是手链有我对你的思念啊!可能阿钰觉得不重要,但是在我的心中已经超越了它本身的价值。”林柔紧紧握着手链,声泪俱下的说着。

这么真挚的感情,没有人愿意将他们分开,就连秦钰的父母也是一样。

“钰儿,小柔对你的感情这么深,你还在外面拈花惹草,玩够了就快点回头,别让她继续等你。”秦天鸿显然也对自己儿子的态度感到不满。

“看来这条项链的价值更高了,那你自己诬陷别人偷窃,是不是也可以去试试几年牢饭呢?”

秦钰俯身看着林柔,迫使她看向自己,“你就这么想要去试试?”

林柔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轻轻的摇了摇头,突然委屈的哭出声,“阿钰你为什么到现在还要偏袒她,是不是要抓她现形你才会相信?”

“现在人赃俱获,钰儿你还是不要偏袒了,你不同意不把她送到警局也可以,只是她不能再踏进秦家一步!”

秦天鸿冷声附和着,没想到秦钰不但不在意,反而笑了出来。

“一条放在包里的手链就可以认为是偷窃的证据?心心一直和我待在一起,根本就没靠近过小柔,又怎么可能拿她的东西?”

几个人面面相觑,刚刚林柔的举动他们都是看到的,只是心有灵犀都没有说出来而已。

“可是在她的包里,阿钰你还想要怎么解释?”林柔不放弃最后一丝机会,没想到秦钰随手指了指客厅的四角,脸上的笑意加重了几分。

“秦家的角落都是有摄像头的,要是想要知道是谁做的,现在就去调录像。”

林柔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握着手链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

两个人相互对视着,谁都不愿意先退一步,还是季唯心看不下去,走到秦钰的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

“可能是哪个佣人看到收起来,放错了包而已,就是一场误会罢了。”

有了季唯心的台阶,楚玉兰顺势接道:“有可能,太久不在家里看来这些佣人都忘了规矩了。”

林柔没有回应,依然倔强的看着秦钰,手里紧紧的抓着手链,她不相信她和秦钰两个人二十年的感情竟然比不上这个女人!

“佣人也是好心办错事,弄了这么大一场误会。”季唯心轻轻扯了扯秦钰的衣袖。

只听他沉声说道:“林柔,季唯心是我的妻子,我劝你还是别用下三滥的手段对她,要是再被我发现有下次,别说我不念旧情!”

冰冷的声音刺穿林柔的骨髓,整个人仿佛置身冰窖,良久才颤抖着嘴唇回应道:“所以阿钰你根本不选择听我的话,而是听她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