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12章 支票

“不用,咳咳,让他去拿!”秦天鸿强压着咳嗽,用手指了指秦钰,示意让他上楼。

秦钰二话不说,径直站起身向着楼梯走去,留下季唯心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秦天鸿的咳嗽声也停了下来。

“爸,你没事了吧?”季唯心轻声问着,毕竟刚刚他咳得那么恐怖,总应该问一下。

秦天鸿除了脸色还有些发红,和刚刚就没有了别的变化,咳嗽仿佛根本没发生。

“刚刚有他在你不好意思说也是正常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说,我们秦家还是出的起的。”

一张支票拿了出来,上面早就已经写好了金额,就为了等这一刻。

“这里有五百万,拿了你就去和他离婚,别想着真可以加入豪门飞上枝头变凤凰,你要是不同意,这笔钱也没有。”

支票重重的甩在季唯心的身旁,轻飘飘的落在她的脚下,上面的数字赫然刺痛着她的眼睛。

五百万对于一般人来说或许真的不是小数目,只是季唯心根本不看重这些,她和秦钰签了合同。

答应三年做他的妻子,就不可能为了这笔钱反悔,除非她疯了,带着这笔钱再次回到人间地狱。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季唯心的动作,不过她的反应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季唯心俯身捡起地上的支票,用手弹了下上面的灰尘,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季姐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只是我希望你还是不要掺合进我和阿钰之间,对于小三我一直都是不留情面的。”

刚刚那个温柔可爱的林柔已经不见,狠厉的目光落在季唯心的身上,嘲讽的扬了扬嘴角。

果然女人都是一样,只是贪图阿钰的身份,只有她一个人才是真正爱他的!

“这句话我也同样还给林小姐!”季唯心将手上的支票放在桌上,推到秦天鸿的面前。

“爸,你这是在考验我么?只是五百万,我怎么可能放弃三少这样的金龟婿,只要他不说出离婚,我绝对不会先开口。”

季唯心随意的拢了下碎发,忍下心里的厌恶,强扯出一个笑容,既然他们都认为她是爱慕虚荣的女人,就顺着他们的方向演下去就好。

“你!”秦天鸿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想到季唯心的胃口竟然这么大,五百万竟然都不能满足她。

“说吧,你到底想要多少,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能拿出来。”秦天鸿拿出一张新的支票,已经准备好在上面写数字,就等着季唯心开话。

季唯心也不着急,毕竟秦钰也应该下来了,要是被他看到这一幕又会怎么样?

这里最不着急的人就是她!

见季唯心没有回答,楚玉兰彻底按捺不住,给了林柔一个眼神,只见她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份合同放在季唯心的面前。

“季姐姐,你只要在这个文件上名字,一千万就立刻打在你的卡里,而且条件也很简单,只要你永远不再出现在阿钰的面前。”

林柔直接将文件翻到最后一页,就等着季唯心签字。

就在季唯心刚要说话的时候,低沉磁性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我怎么没有在书房找到药?是不是记错地方了?”

秦钰迈着步子从楼上走下,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林柔慌乱的样子还是引起他的注意。

“怎么了?你在藏什么东西?”秦钰冷漠的声音让林柔一惊,急忙回应到:“没有藏东西,只是有东西找不到了而已,明明放在这里了啊”

林柔装作寻找的样子,目光却投向季唯心警告的看着她。

“老公,爸把药随身带在身上了,已经没有事情了!”季唯心已经走到秦钰的面前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刚刚的事情根本没有提过。

秦钰一眼就看穿了一切,冷漠的说道:“看来人老了记忆力果然就不好了,白白上楼一次。”

秦天鸿重重的咳了两声掩去尴尬,还好刚刚的支票收的快,不然真的没有办法解释。

“我去给你们泡杯咖啡,你们先聊。”林柔起身向着厨房走去,毕竟他们坐在这里实在太尴尬。

秦钰摆了摆手,“不用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就先回去了,柔儿如果没有事就在这里多住几天。”

说罢,秦钰牵着季唯心就要离开,没找到还是被拦下。

“这么着急走干什么?在家里住几天,陪陪我们两个老人。”楚玉兰轻轻拍了拍沙发,示意两个人过来。

只要多给秦钰和林柔创造机会,这样就能快点摆脱季唯心,到时候林柔就能成是她的儿媳妇。

秦家和林家联姻,两家的事业也能更上一层楼。

“不用了,春宵苦短,我还是更喜欢和她两个人的时光,对吧?”秦钰上扬的尾音让带着些许挑逗的意味,季唯心的心莫名漏了一拍,脸不知觉的红了起来。

季唯心抬起手,轻轻的拍了下秦钰的胸膛,撒娇道:“又不是在家里,说这么多干什么!”

两个人的一切都被林柔看在眼中,手死死抓着包,就连包身都抓出了指甲痕。

“哎呀,我的手链呢?我记得明明放在了包了的啊!”

林柔翻着包,就差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了,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急的双眼通红。

楚玉兰坐在一旁,看着她翻腾着的包,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手链。

“什么手链?是不是忘了放在哪里了?”楚玉兰安慰着,林柔猛地抬起头,焦急的看着四周,慌张的说道:“怎么办?那是阿钰当年送给我的手链,上面还刻着我的名字,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放在身边。”

季唯心偏头看向秦钰,没想到他果然和林柔有过一段故事。

“那是我和阿钰的回忆,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林柔焦急的就快要哭了出来,不停的翻找着四周。

秦钰带着季唯心回到沙发旁,他们的事情根本和他没有关系。

“再好好找找,毕竟在秦家是不会丢的。”楚玉兰轻声安慰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