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6章 演戏

“我有什么不敢的。”柳琴茹笑盈盈的撩了撩头发,“我已经嫁到了季家,那季家的任何东西我都有资格处理。”

季唯心呼吸一窒,转头看向季阳,但是季阳却移开视线闷不吭声,这是无声的认同。

“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季唯心忍着心里的刺痛,也转过头不再看季阳一眼。

她心里为难,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做出选择,是乖乖按照他们说的去做,还是就此断了关系得到自由。

无论那一边,季唯心都想要。

可是现在她却迟迟下不了决定,前面是等着她表态的季阳和柳琴茹,就在季唯心心急火燎的时候,一件外套突然盖在身上。

“有点转凉了。”秦钰站在她的身边,动作熟练又温柔的帮她披好衣服,就像是已经做过无数次一样。

季唯心顿时觉得有些难堪,想必刚才的闹剧他已经看到了的,但是对方还是对自己这么好,虽然好得有些奇怪。

“谢谢。”季唯心低声说道,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下意识的想拉开距离,却突然被揽住了肩膀。

季唯心身体一僵,耳边同时传来了充满磁性的低语,“你可以告诉他们,我们已经结婚了。”

“反正你已经离婚了,不如我们来演这场戏如何?”

季唯心在听到他第一句话的时候,都吓呆了,好在对方随即的解释让她明白过来,原来人家是想帮她。

这边两个人姿态亲密,那边柳琴茹却忍不住了,她讥讽又恶意的说道,“我当你怎么不愿意呢,原来这是找好下家了,看来陈家果然没有冤枉你!”

她想到这里,心里忍不住开始怨恨起来,要不是她不安分,陈家那边怎么可能提出离婚。

“你!你真是不知羞耻!”季阳也气得不行,之前陈铭说她在外面有野男人,他还不怎么信,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她做错了事还想害得他们公司破产。

“我告诉你季唯心!”柳琴茹越说话越难听,“不管这个人是不是你的姘头,你今天要么就乖乖的给我去陈家,要么就马上滚出季家!”

季唯心脸色难看得吓人,如果是之前她只是有点动心秦钰的提议,那么在牵连到秦钰也被羞辱的时候,不管怎么样她都必须把这出戏演下去了。

“请你们把嘴放干净一点!”季唯心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抱住了秦钰的胳膊,颇有些视死如归的气势,“我已经和他结婚了,他现在是我的合法丈夫。”

秦钰眼含笑意,兴味十足的看着她。

柳琴茹和季阳都呆住了,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不受控制的发展。

反应过来,季阳震怒得不行,这代表着陈家那边是彻底没希望了,他一气之下,竟然扬起手就冲了过来。

“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

但是刚到眼前,却突然被人拽住了手腕。

秦钰身上的压迫感毫无预兆的释放出来,让人好像处身于冰窖一般,冷得发抖。

“你、你”季阳颤着嘴,话都说不下去了。

秦钰轻轻一甩手,看似没用什么力道却是让人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

“我会保证你的公司平安无事,只要你识趣一点。”

他的话说得如此轻松,就好像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季阳却是一愣,这会才认认真真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脑海中晃过一个模糊的身影,却怎么也看不真切。

“怎么?”秦钰勾了勾唇角,眼中尽是高高在上的自傲,“秦家都入不了你的眼?”

轰!

季阳脑子一炸,他想起来了,曾经才一个慈善拍卖会上,他远远的看到过这个人被一群人围着,众星捧月。

“哪里哪里!”他立刻弯下了腰,惶恐又讨好的笑着,还伸手用力拉过柳琴茹,逼着她也跟着俯身,“三少您大人有大量,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们的错,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至于秦钰答应的事,他一点都不怕他会反悔,毕竟刚才季唯心可是亲口说了他们已经结婚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要讨了嫌,季阳一边不停的点头一边拉着人匆忙离开了。

剩下季唯心和秦钰站在原地,一时之间默默无言。

半响,季唯心从秦钰的身份里回过神来后,疑惑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秦家的三少秦钰,简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不懂,这样矜贵的人为什么要帮她?

“你怕了?”秦钰直勾勾的看着她的双眼,就好像要看穿她的心一般。

季唯心心里一悸,下意识的避开视线。

“只是一场戏而已。”秦钰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三年之后就可以离婚,在这之前我会安排好你的一切,让你一生无忧。”

季唯心没有继续追问,秦钰的态度摆明了是不会告诉她理由,而他提出的条件,无疑是自己赚到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借着他秦三少的势力,她可以完全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于是季唯心点头答应了,一个小时后,她签下了结婚协议。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