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独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2章 跑了

季唯心努力压下喉咙里涌上的呕吐感,闭上双眼不想再看。

可是这两个人就好像故意的一样,越来越激烈,声音也越来越大,让人想不听都难。

季唯心死死的咬住下唇,被咬破的嘴皮很快蔓延开淡淡的血腥味,也让她恢复了一丝理智。

对陈铭的爱意在这一刻瞬间化为了无有,剩下的只有满腔的愤怒与恨意。

可是她也很清楚,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脱身,万一这两个人丧心病狂要对她做出别的事情可怎么办?

打定了主意,季唯心怕引起怀疑,面上不动神色地看着,被绑在背后的手却是不着痕迹的挣脱起来。

麻绳摩擦着椅子的边角,不一会儿季唯心就感觉到了松动,她心里一喜,连忙加快了动作。

耳边的喘息声越来越大,陈铭和那个女人也渐渐没有心思在看季唯心,这让季唯心胆子大了起来,猛地一动,一只手得到了自由,她不动声响的把绳子解开,却没有马上行动,而是轻轻舒展了下身体,看着像是无法忍受一般颤抖起来。

等到身上酸酸刺刺的感觉消失了之后,季唯心握了握双手,突然猛地站起来,然后转身就跑。

这一下动静太大,陈铭在沉迷也反应了过来。

“她跑了,快追!”

两人慌乱拉好衣服,急匆匆的追了过去。

季唯心多少也有些怕,陈铭和那个女人太嚣张了,居然敢打晕她绑起来,如果要是再被他们抓回去,她不敢想象自己会被怎么样对待。

所以她不顾一切的跑着,沙滩上的傻子太软,好几次摔在地上膝盖手肘都摔破了,但是身后追来的脚步声让季唯心爬起来更加拼命的往前跑。

“季唯心,你给我站住!”

不理会后面的怒吼,季唯心提着一口气,不要命似的跑上了沙滩后面的一处小山林里去了。

她赤着脚,被地上的树枝和石头扎得生疼,可是却依旧不敢停。

慢慢的,季唯心才发现跑的这条路越来越陡,她开始慌张起来,而陈铭到底是男人,很快便把距离越拉越近。

“我看你这下还往哪里跑!”

恶狠狠的声音似乎就近在耳畔,季唯心吓得转头,没看到脚下有个小小的斜坡,踩下去的瞬间脚一崴,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摔了出去。

“啊!!!”

尖叫声响起的瞬间,季唯心的身体被冲力推到了不远处,而那里刚好是个不大不少的山崖。

陈铭跑上来的之后,只看到季唯心衣服的一角消失在山崖下面。

上山的路上,一辆线条优美的黑色轿车正平稳的行驶着。

司机汪霖目不斜视,直直的看着前方,但是时间久了,还是能发现他总是会不经意的看一眼后视镜。

后视镜中倒映出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他闭着双眼靠在座椅上,额角垂下了几丝碎发,菱角分明的脸仿佛经过精雕细琢一般,完美得让人入迷。

男人的领口规规矩矩的扣着,镶着钻石的袖口却随意的挽在手腕上,反差的细节给人一种禁欲中又带着慵懒的奇异特质。

在汪霖不知道第几次看向后视镜的时候,男人薄薄的双唇一动,正要说话。

砰的一声,前方有什么东西摔了下来。

汪霖吓了一跳,急忙踩下刹车。

他还以为是自己撞到人了,却没有先下车反而立刻转身解释,“三少,对不起。”

男人缓缓睁开双眸,一双深邃暗沉的眸子看得人心慌。

“下去看看。”低沉的声音清冽冰冷,天生自带压迫感。

“是!”汪霖这才下车查看,几分钟过后他松了一口气,这女人一看就不是被车撞的,和他没关系。

但是这下他却有些犯难了,虽然人不是他撞的,可是到底还是晕倒在车前,管还是不管?

汪霖走到车窗旁,有些犹豫的请示道,“三少,人应该是从上山不小心摔下来的,这”

男人没回应,汪霖心里更加拿不定主意了,就在他硬着头皮想要再问一次的时候,车门却忽然打开了。

秦钰走到车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躺着的女人。

全身上下多多少少都有刮伤,一双笔直的双腿和脚底受伤最重。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难得屈尊的蹲了下来,伸手刚一碰上对方的脸,却被高热的温度烫了一下。

眉头微皱,他的手直接滑到了她的腰上,紧接着毫不犹豫便把人抱了起来。

不去管汪霖目瞪口呆的样子,秦钰直接下了命令,“去医院。”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