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有点毒

第十五章 夫人喝过格外美味

这样的小动作自然被刚练完剑的巫马云沧尽收眼底,他将手中的饕餮流懿搁在桌上,然后笑着抬步行至床边,掀摆落座,“卿卿早膳想用什么?”

在被子里藏羞的慕幼卿见被他撞破,只能硬着头皮扒拉下了盖在头上的被子,“妾身吃什么都好,将军随意。”

巫马云沧偏头佯装思索,低头之际就将搭在床头的衣服递到了慕幼卿的手里,“卿卿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慕幼卿接过衣服的手因为他的话微微一顿,伴着巫马云沧倾身的动作,她可以清晰地闻到这个人身上带着汗意的气息。

并不难闻,反而多了几分熟悉。

她额上落下的亲吻让她的面颊瞬间又荡开了朝霞的红光,喷薄在颈侧的呼吸使得她有些艰难地开口,“清粥小菜即可。”

一个轻声的“好”字和一个长吻同时落下,待巫马云沧起身开门之际,慕幼卿发现自己的呼吸才归于往日的平顺。

她将外衣穿妥之后,起身时发现了躺在床上那张落红的元帕,上扬的嘴角是一抹怎么也藏不出的笑意。

端来洗脸水的小微在看见呆立在床榻边的夫人后,笑着将手里拧干的帕子递到了她的手里,“将军吩咐了,这张元帕得用雕花的紫檀盒子妥帖地收纳起来。”

慕幼卿将自己的脸埋在濡湿的帕子里,但满脸的笑却直直地溢出了掌心,叫边上伺候的小微也露齿展颜。

当巫马云沧着人将早膳在饭厅罗列妥帖时,抬头之际就见着门外的慕幼卿身着一袭藕丝衫子柳花裙,外罩一条紫银泥罗帔帛子,行之带风,款款旖旎,煞是好看。

许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慕幼卿缓缓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双上扬的眉眼,她当即启唇寒暄,“将军早!”

巫马云沧从她的小丫鬟手里接过了她的玉臂,轻轻握至手中,“不知你口味喜好,所以我就命人多备下了一些。”

慕幼卿看着摆满金丝楠木桌面的粥点,惊得目瞪口呆。

这何止一些,完全太盛了点儿!

她有些哭笑不得地望向边上替她拉开板凳的巫马云沧,“将军,我们只得两个人。”

言外之意自然是在可惜了这满桌的吃食。

巫马云沧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抬手将一碗红枣薏米莲子粥递到了她的手里,“只捡你爱用的食,其他剩下的是它们同卿卿没有缘分。”

无论是眼前这碗粥食善补气血的功效,亦或是他一本正经说来的慰解,都让慕幼卿觉得这顿早膳用得她甘之如饴。

待她发现自己的肚子微微鼓起时,只能无奈笑着放下了手里的象牙箸,“实在是吃不了了。”

巫马云沧闻言停下了还想给她夹一块儿香酥春卷的筷子,转头就看见她还留有半碗的粥食,于是他顺其自然地将粥碗端到了自己的手里,仰头一饮而尽。

慕幼卿用手帕擦嘴的手因为他的动作微微顿住,“将军可是没有吃饱?”

边上的巫马云沧搁碗后,微勾着嘴角将脸凑到了她的面前,并抬手轻轻地指向了自己的嘴巴,“只是不想浪费了你喝过的粥。”

如此甜言叫慕幼卿咧嘴给他擦拭着唇上的米糊,“将军如此做派,真难想象你在战场上是个什么样子?”

她话音落下之际,拿着帕子的手被对面的人一把握住,很轻的力道,却仍叫她涨红了面颊。

巫马云沧很乐得见到她脸上的绯霞,轻笑出声,“若是卿卿想知道,大可随我去兵营里一探究竟。”

带着笑意的许诺让慕幼卿有些欣喜地睁大了眼睛,“可以吗?”

“只要你想,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巫马云沧说着就将她手里脏了的手帕攒进了自己的掌心里,拉着她起身之际,转头吩咐了一旁伺候的丫鬟小厮撤下桌上的饭食。

可当他正准备带着身侧之人出门时,就看见府内的一众姬妾正穿得花红柳绿地朝他们的所在急急行来。

如此兴师动众的场面,领头之人自然是他那个打小就不怎么安分的侧夫人。

徐长欢在狠瞪了一眼慕幼卿后,展帔合手,屈膝低头,“晨起得知将军昨日宿在了慕姐姐……夫人这儿,妾身特地带着一众姐妹前来请安。”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