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有点毒

第三章 一瞬欢喜一瞬忧

尖细高调的女声从门外随之传来,语气里隐隐带着几分刻意拔高。

不等慕幼卿出声拒绝,门砰地一声被人撞开。

倏地一下,一块黑幕遮盖她些许视线,等她反应过来,才察觉自己身上一件黑色披风牢牢包裹住,她仰起脸看向巫马云沧。

由于逆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却感觉身上暖暖的。

然而不容她多想,一群人便涌进房间。

为首走进来的女子,五官娇媚,嘴角斜斜勾着一抹势在必行的得意笑容,一身穿戴整齐的衣着发型似乎早就等待着这一刻。

看到她走进来,慕幼卿脸色瞬地几分阴沉。

侧夫人徐长欢,素日里这个女人仗着是太后外甥侄女的身份,从不将她放在眼里,甚至屡次跟她作对拆台。看到徐长欢会撞门进来捉奸时,慕幼卿并不意外。

徐长欢带着人大摇大摆前来捉奸,在看到房间里不止一个男人时,她欢喜得差点当场笑出声。

“我还是以为是刺客,原来是你慕幼卿的奸夫啊!”

徐长欢细长的嗓音听着很是刺耳。

“慕幼卿!你好不知廉耻,房间藏男人不说,一藏还藏两个,你胃口倒真是大啊!”

“夫人,您身为当家主母却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实在有失主母风范,等明日一早将军回来,一定会狠狠惩治你。”

徐长欢身旁的丫头雀儿,往前跨了两大步,挥手示意身后一众侍卫,“来人呀,把夫人和她的两个奸夫绑了,押入地牢,等明日将军发落。”

几名侍卫俯首道了声“是”,迅速出动。

“难不成本将军回自己房间,也要你们过问?”

低沉微怒的嗓音威慑力十足,熟悉中带着几分不可置否,负手立在雕花窗台的巫马云沧倏地转身。

一屋子的人顿时跪了一地,面色发白。

空气凝滞。

徐长欢愣愣盯着巫马云沧不言语,倒是雀儿先惊慌道:“将军,您……您不是明日才……”

巫马云沧冷若冰霜的脸庞,吓得雀儿底气不足,后半句话直接噎回去了。

徐长欢看向他的神情有些复杂,喉头莫名有些哽然。

她与巫马云沧八岁便相识,青梅竹马的感情,世人都称赞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也一直以为长大后做他正妻的人选只有她徐长欢。

在她欢呼雀跃等待圣上赐婚时,拟定的正妻竟然是慕长使之女慕幼卿!

她愤怒!她恨!恨慕幼卿夺了自己正妻之位,让她只能以侧室妾位嫁入将军府。

“云沧哥哥,四年不见,你还依然英姿飒爽,战场上刀剑无眼,欢儿好怕再也见不到你,索性你总算回来了。”

她眸中闪烁着盈泪,纤细的嗓音如弱柳扶风,倒听得出有几分真情。

巫马云沧不言,连正眼都未曾看过徐长欢,脸上依然冷得渗人,“四年不见,欢儿倒是变了许多,不似从前那般明媚。”

听到这话,徐长欢几乎是要哭了,啜泣了两声:“云沧哥哥怎会如此看待欢儿,难道是幼卿姐姐跟您说了些什么?”

慕幼卿沉默不语,定定看着她演戏。

徐长欢一番讨好,巫马云沧对她的态度依然冷凝,他扭头厉声吩咐众人,“今日之事本将军若听到传出去半个字,杀无赦。”

一屋子人吓得屏息,齐刷刷答“是”。

遣散众人后,屋子里瞬地安静下来。只有徐长欢和她的丫头坚持留在房里,巫马云沧也未明言反驳。

徐长欢凑到巫马云沧身侧,弱弱拉着他的胳膊,“云沧哥哥,方才是她们说有刺客,我才过来察看,但是你看……好端端姐姐的塌上为何会有其他男人?”

“云沧哥哥不觉得这其中有些奇怪?”她的声音很柔,听得人耳朵一阵酥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