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一段伤

第1章 回去吧

“齐欢,你怎么了?”向阳看着桌前发呆的齐欢关切地问道。

“。。。。。。。”齐欢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齐欢,我多么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脑海里全是温曦阳的声音,这是什么时候他告诉过自己的话呢?齐欢眯着眼睛细细思量,完全没有顾及到向阳的感受。

“齐欢,刚是谁的电话啊?”向阳对于齐欢向来是包容万分的,心里隐约猜到是些什么事情,只是无从确认,有些事情反倒是不提更像是忘记了,两个人对于这些事情,向来是少有的默契。

齐欢,心里有一段伤。

一道,至今无法忘怀的情伤。

“向阳。你会陪我回去的吧?”齐欢的声音带了些颤抖,齐欢向来是个从容不迫的女孩子,至少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她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冲动易怒了。

只是,那些暴躁的因子无需再展现,它,已经毫无用武之地了,自从遇见向阳,或者说,是霓小染,齐欢就变成一个温顺地姑娘了。

不过不得不说,齐欢一直是个好孩子。

“好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向阳的睫毛依旧很长,就像齐欢第一次看见时那样,此刻他的睫毛微微下垂,齐欢知道,向阳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可是,有些时候爱情就是这样,改变一个人,彻头彻尾。

无论是,齐欢,还是向阳,抑或是肖晓,黎雨欢,唐席城,霓小染,这些人在遇见爱情的时候都是一样,执着痴傻,孩子般执拗。

不知道,你是否见过这样的孩子,可是,齐欢这小半生,遇见的大抵都是这样的的孩子,这样的傻孩子。

方才,向阳和齐欢在吃饭,两个人正谈到结婚的话题,齐欢的心思有些心不在焉,这么多年了,她都跨不过一道坎,忘不了一些人。

但是这并不能否定,齐欢不爱向阳,齐欢很爱向阳,只是对于自己年少时的爱恋一直没能有个交代,这让齐欢无法放心。

也有可能是放不下那些思绪,那些情绪在心里滋生太久,无法根除,只能慢慢掩埋。

可是,黎雨欢打电话来之后,一阵大风呼啸而来,将那些年的陈年旧事发掘出来,那座小城,他们曾久久盘踞的小城,此刻大抵已经面目全非了。

齐欢知道自己唯有去知晓结局,之后就再无所求,不会再记起那些美好的过往。

“我后天参加婚礼的话,会遇见你吧?”手机那头,黎雨欢欢快的声音传来。

华灯初上,齐欢和向阳坐在窗边,正是喧闹的时候,齐欢有些听不见黎雨欢的声音。

“雨欢?谁?你说谁要结婚了?”齐欢努力将手机贴近耳朵,想要听清楚一些。

“温曦阳啊,他要结婚了。你知道的吧?”黎雨欢的声音不大,甚至有些模糊,可是温曦阳这三个字还是像炸雷一样,在齐欢的耳边响起,久久萦绕,不曾离去。

之后黎雨欢见齐欢半晌没有说话,大抵猜到了有些事情不是表面上那样,至于当初自己那么看好的两个人在肖晓出现后,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是很清楚,可是,齐欢是个令人心疼的傻孩子。

“啊,是吗?那挺好的。真好,终于,终于。。。。。。。”终于什么呢?齐欢想不出来要说什么,只是努力表现的正常一些,实际上她早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在干什么了,她的脑子已经停止转动了,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齐欢,你会去吧?毕竟你们以前那么好。”黎雨欢的声音里是不难听出的惋惜。

“嗯。当然,我会去的。毕竟,毕竟我们那么好。”齐欢的声音像是被抽干了力气。

黎雨欢正自顾自在那边说了些琐事,齐欢努力将手机握紧,凑近耳边,像是失聪了一样,忽然间听不见什么声音了。

不知道黎雨欢有没有在说话,齐欢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开口道:“新娘子呢?是谁?”

“是霓小染,你知道吧,她是唐席城的妹妹。。。。。。”齐欢的头忽然痛了起来,霓小染,唐席城的妹妹?

唐席城是谁?霓小染又是谁?齐欢失忆了似的,茫然地看着脸带笑意的向阳,她甚至有些认不出眼前的人是谁了。

直到,向阳叫她,齐欢才勉强恢复镇定。

向阳知道,自己终于要去见他们了,那个一直留在齐欢心底的人,和那个送齐欢滑板的人。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向阳微微笑了,其实自己应该感谢他们,把齐欢这样的女孩子留给了自己。

“早点睡吧。”向阳把齐欢送回家,给她倒了杯水,齐欢喝了,今天她显得出奇的安静,像是病了一样没有一丝力气。

“向阳,明天,我们坐火车回去吧?”齐欢的声音里有哀求,

“可以,我明天早上买完票就来接你。”向阳笑着道。

看着齐欢闭上眼呼吸均匀了,向阳才关了灯离开了。

向阳知道,这次之后,他就会变成齐欢生命中的主角了,他有自信自己可以的。

齐欢陷在一个梦靥里,一个甜蜜的让人落泪的梦靥里。

最初,他们真的是很好的。所有人都知道,齐欢和温曦阳是很好的。

可是他们都知道最初,却不知道后来。

他们那么好,最后还是敌不过时间,天各一方。

十年了,齐欢离开那个小镇已经有十年了。

你可以回头看看,十年是个怎样的概念。你从婴孩转变成背着书包读诗的孩子,从年华青涩的女孩变成安静的女子。

从满心抱负变得一蹶不振,从一无所知到历经沧桑万般无奈。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