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有回声

第五十七章 他的孩子

几乎是下意识的,方怡想起了一年前,夏衣将自己拦在林家门口的画面。

当年,夏衣趾高气昂的看着自己,扬声说着她怀了林寒的孩子。

而她怀中这个男孩……

方怡在心底默默算了一下时间,刚好。

回身看见方怡后,夏衣也不由得怔了一下,随即迈步走上前来。

面上却是已然没有了过去的骄纵,轻笑了一声,低声问道,“方怡?你怎么会来这里?”

方怡略一踌躇,目光再度移到了夏衣怀中的婴儿身上,适才开口道,“我只是路过。”

夏衣点了点头,不疑有他。

随即却又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忽然抬头看向方怡,笑着道。

“对了方怡,你看,小小有弟弟了。”

方怡身子一颤,面色瞬间惨白。

她之前的猜测没有错,夏衣怀中抱着的,的确是她的孩子。

她和林寒的孩子。

勉强笑了笑,方怡脸色却是有些难看,“很可爱。”

夏衣闻言却是扬唇笑了笑,抱着孩子时,面上神色好似都柔和了许多。

抱着怀中婴儿走上前来,夏衣轻笑道,“你看,是不是五官长的很像阿寒?阿寒经常说,谢谢我给他生了个儿子……”

方怡怔怔的站着,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竟真的觉着夏衣怀中的婴儿眉眼间像极了林寒。

明知夏衣的话只是为了刺激她,方怡却仍旧忍不住心头的酸涩。

将视线从婴儿身上移开,方怡低声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音刚落,方怡便快步离开。

看着方怡离开的背影,夏衣故意扬声喊道,“方怡!”

果然,几秒钟后,一旁的病房内,林寒忽地开门走了出来,目光倏然顿在了方怡已然走远的背影上。

收回目光,林寒转而看向抱着孩子的夏衣,视线一顿,低声问道。

“谁的孩子?”

夏衣闻言,垂眸看了一眼怀中婴儿,却是略微犹豫了一下。

“说!”

林寒面色陡然转冷,似是猜到了什么,冷声喝道。

夏衣被他吓的浑身一颤,这才抿了抿唇,开口道,“是方怡的孩子,她和郑宇去年离开后便结婚了,生下了一个儿子。”

短短一句话。

林寒面色瞬间冷到了极点。

即便是跟在他身边一年多的夏衣,都不由得有些心惊。

顿了片刻,林寒转头来看,周遭戾气浓郁,声音压得极低,“她的……孩子,怎么会在你这里?”

夏衣闻言却是略微耸了耸肩,“郑宇刚刚给她打电话,她走去楼梯间接电话了,让我一会儿帮她把婴儿抱去。”

说到这里,夏衣却是顿了顿,随即抬眸看向林寒。

“我现在把孩子抱去,阿寒,你要一起吗?”

果然,夏衣问完这句话,林寒瞬间皱了皱眉,面上除了冷意,再看不出其余情绪。

“不用。”

淡淡启唇,吐出这两字,林寒转身回到了一旁的医生办公室内。

直到小小的复查结束之前,林寒都再未出来过。

夏衣则抱着怀中的婴儿离开,走到楼梯间内,将其交给了早已等候在内的一名黑衣男子。

回家的路上。

车内气氛始终十分低沉,即便是小小都感觉出了林寒的不对劲,一路上始终噤声,不敢多说一句话。

别墅内。

林寒辅一进门,便吩咐佣人将小小带回房间休息,自己则走上楼。

林寒房间内。

房门紧闭,林寒在房间内来回踱步。

对于今天夏衣的话,他总觉着有些疑惑,却又忍不住想要相信。

纠结了片刻,林寒终是拿出手机来,拨通了方怡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便被接通,依旧是方怡淡然温和的声音。

“你好,请问你是?”

林寒没有说话。

只有淡淡的呼吸声在听筒中响起。

而方怡却也瞬间噤了声,沉默了片刻,方怡再度开口,低声问道,“林寒,找我有事么?”

语气虽算不得清冷,却也带着几分刻意的疏离,让林寒的心不由得再度沉下了几分。

顿了顿,林寒却是强忍着怒意,开口问道。

“你最近,还好吗?”

方怡怔住。

她和林寒之间,始终都是互相折磨的状态,她也从未想过,有一天林寒能这般仿佛旧友一般问她最近如何。

回过神来,方怡应了一声。

“挺好的,你呢?”

林寒却是冷笑一声,“有孩子在,当然是好了。”

然而林寒的这句话,听在方怡耳中却又是另一种含义。

方怡略微一怔,只当林寒在回应她的问候,唇角不由得浮起几分苦笑。

顺着林寒的话音,方怡轻声问道,“你的孩子……还好吗?”

然而话音落下,林寒的声音却是倏然消失。

方怡并不知晓,别墅房间内,林寒早已因着方怡的这句话,将卧室内能砸的东西统统砸烂。

冷笑一声,林寒没有开口,心底却是在不停的嘶吼呐喊。

什么时候,他们的女儿小小,已经变成了她口中“你的孩子”?

果然如同夏衣当年所说了,为了那个郑宇,方怡真的可以做到抛弃一切的地步!

哪怕是抛弃小小,哪怕是……抛弃他。

半晌没有听见林寒的回应,方怡的心却也渐渐沉下。

眼前不禁浮现出白日里看见的婴儿模样,不由得再度苦笑。

忍下心头的酸涩,方怡低声道,“林寒,祝你幸福。”

“嘟——”

话音落下后,电话另一端先是沉默了一瞬,随即便被林寒挂断了电话。

方怡紧紧握着手机,听着耳边的忙音声,心底对于林寒残存的希望,却是已经彻底堙灭。

原来她离开的这一年,他不仅娶了夏衣,更是已经生下了一个儿子。

蹲在地上,怔了半晌后,方怡轻浅笑了笑,伸手擦干了眼中的湿意。

与此同时,林家别墅内。

挂断电话后,林寒忍下心头的暴戾情绪,坐在床边,怔怔的看着暗下来的天际。

片刻后,林寒终究还是不甘心。

拿起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林总。”

电话内传来了李助理恭谨的声音。

林寒站起身来,踱步到窗前,看着窗外花园内小小玩耍的身影,冷声说道。

“最近一个月,派人去监视方怡的一举一动,有任何情况,随时联系我。”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