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有回声

第二十三章 放我离开

方怡腆着脸在林家做佣人,她知道她对林寒还眷恋。

突然,哭着,哭着方怡笑出了声,想通了。

她受不了林寒的折磨,手里了林家对她的苛待,也受不了小小被世人所不承认。走吧,走出这里又是里另外一片天地。

第二日,巧遇周末,林寒会待在家里,他项来应酬甚少。

夏衣也借故不回夏家,原本是家族利益联姻,两边家长见孩子们都动了真情,安心欢喜。

林寒上午会在书房,一般中午才下楼,方怡深知他的生活习惯。

牵着小小的手,方怡走上二楼楼梯,来到书房门,鼓足勇气敲响门。

“何事?”

“是我,方怡。”

林寒放下手里书,眼底闪过一丝欣喜,但是很快便消失,“进来。”

方怡推门而入,关门直接跪在地上,恳求道,“林寒你放我和小小离开吧。”

“离开?你想去哪?去找郑宇是吗?”林寒瞟了一眼方怡。

方怡恳求,“林寒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小小也是你的孩子,你和老夫人都不喜欢她,不如让我带着离开,你们眼不见心不烦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你想离开好跟郑宇裹上双宿双飞的快活日子?方怡你还是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忘不了他是吗?”林寒强压着心中的怒火。

“不是因为任何人,我只想带着小小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林寒,你放我离开吧。”方怡恳求的声音,慢慢变成凄楚。

“你休想。”林寒冷漠开口。

“林寒你要折磨就折磨我一人,求你放过小小,放过她。她还是个两岁孩子,什么都不懂。”方怡的哭声恸哭着,揪紧了林寒的心。

林寒的声音比之前更加冷漠,“方怡你想离开我,想都别想。至于小小,她可是我的孩子。”

话毕,林寒捏起方怡的下巴,冷冷一笑。

*

此刻夏衣从林寒的房间醒来,洗漱后,刚出门就被佣人拦住,执意要她下楼用早餐。

“我说了我不吃,林寒呢,我要去找他。”

“夏小姐,少爷让您先用早餐,待会儿他自然会来陪您。”佣人道。

夏衣恼羞成怒甩了一巴掌给佣人,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挡我的去路,我知道林寒在书房为何不让我过去?”

“夏小姐请您见谅,不让你过去也是少爷的吩咐。”

“哦?”

夏衣不依不饶,趁着佣人不注意转了个空隙而去,还未走到半道上,她就被管家拦下。

管家和颜悦色笑道,“夏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呢?”

“我去找林寒。”

“少爷吩咐了,今天您不能去书房,这是他特意嘱咐,似乎是要给您一个惊喜呢。”管家讪讪道。

“惊喜?”夏衣脸颊划过一丝惊喜,“真的吗?”小女儿家的姿态全露。

管家见有效果,又接着开口,“您现在去了,岂不是正好打破了惊喜的妙处,不如听从少爷的吩咐,先去用早餐。少爷也是关心您的身体,特意嘱咐给你做了粥。”

夏衣心中昼暖,昨晚她还觉得林寒对她寒冷如冰,今天放佛身处在春天的暖阳里。

*

书房内。

“滚出去。以后这样的话我不想听见第二遍,否则,你知道后果。”林寒冰冷的说道。

方怡神色哀伤的离开。

方怡离开后,林寒站在原地良久。

他以为生下小小后,她不会再想要离开自己。

为什么……她还是想要离开自己……

林寒捏紧了拳头。

匆匆忙忙的方怡正巧与想要上楼的夏衣撞了个正着,夏衣脱口而骂,“是谁这么不长眼?”

方怡娇嫩的身躯,顷刻倒在地上,她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站起身来从夏衣身边仓惶逃走,留下一抹受了委屈,无处哭诉的背影。

夏衣蹙眉,林寒不让她接近书房,这个女人怎么会从楼上下来。从书房里传来林寒暴怒的声音。

踢腿而去,管家伸手拦住夏衣,“夏小姐,花园里黄色的洋桔梗开了,我备下了茶点,您去瞧瞧?”

“这……林寒怎么了?”夏衣问道。

管家微笑,“这是与夏小姐您无关,少爷要见您时自然会见你。”

“我都等了两个小时,你还要我等多久?”

“少爷没具体吩咐时间,还请萧小姐耐心,工作繁忙还请您谅解。”

“是吗?”疑惑一声,夏衣斜眼瞧了瞧管家那张谄媚的脸,“刚才那佣人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

管家神色如常,“打扫房间时,不小心打摔了花瓶,被教训了一下。”

“最好如此。”

“当然是如此。夏小姐您还有什么疑问吗?”管家询问。

夏衣转身朝着花园方向走去,这里毕竟不是夏家,而她还未成为这里真正的女主人。

擅自闯上去,林寒定然会讨厌她,让老妇人知道也不好,夏家的孩子怎么能嚣张跋扈不分是非。

压住佣人三番几次对她的不礼貌,坐在花园欣赏景色。

猛然,一个黑影挡在她身前,抬头看去,一张俊冷的脸颊出现在她眼底,黑眸宛若深渊。

“没及时来看你生气了?”

林寒随意坐下,抱过夏衣的身体,依偎在怀中,浅声在她耳边,“怎么生气了吗?”

“嗯。”

夏衣撒娇,骤然她瞳孔紧缩,原本的两人世界原来跟着林寒来的还有一人。

方怡站在原处,手里端着刚做好的茶点,见着两人亲昵,没敢上前。

林寒知晓,伸手抚摸夏衣的脸颊,“好了,以后不会这样,我不想让你瞧见我工作时的样子。”

“为什么?”夏衣端坐起身来,挽住林寒的颈脖,两人拥着。

林寒柔声,面无情绪,眸若冰霜,“因为很吓人。”

方怡吓的落掉手里的东西,林寒从未对她如此温柔,两人交往几年,他也未成主动这样抱过自己。

偶尔的温存,都能让她高兴好几天。

“站在后面做什么?还不上来,等着我请你?”林寒冷声呵斥。

“是。”

方怡准备去换茶点,一个佣人端着茶点迎上来,直接放在她手里。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