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有回声

第二十二章 心痛

夏衣走到林寒身边取下耳朵上的耳环,拿在手中逗小小玩,想要借机讨好林寒。

饭间,胡芳见到林寒与夏衣郎才女貌,你情我愿,琴瑟和谐。

寻了个油头回到书房躲清静,方怡想要离开,林寒逼迫她在一侧盯着,随时等到吩咐布菜。

夏衣以为林寒对她的美貌一见钟情,大献殷勤,夹了一块肉放在林寒碗里。

夏衣娇滴滴道,“我看你中午都没有吃多少,家里的饭菜应该要比外面的可口,你可要多吃点。”

“好。”

林寒好脾气的应下声来,一般嫌弃别人给他夹菜的人,居然吃了下去。

微笑着为夏衣夹菜,两人真是其乐融融。

林寒一点也没了平时对方怡的冷脸,也没有在公司的威严,宛如一个只有对爱人才会有的温柔和体贴,这是方怡没有体会过的柔情。

夏衣顿然发觉林寒对她的态度转变,心中暗喜,第一次见面就见了家长。

他有对自己如此有意,认定了林寒是喜欢她的,不然一个冷若冰霜的男子怎么可能对她笑颜以对。

吃过饭碗,林寒以夜深为由,留夏衣借宿。

胡芳自然没意见,瞧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子,终于对女人感兴趣,还是对林氏集团有用的女人,她笑得乐不拢嘴。

巴不得今晚睡一觉,明早就能见着夏衣的肚子大一圈。

清晨很快到来,方怡早早起床做早餐,伺候林寒穿衣,准备好他上班的一应物件。

夏衣穿着睡衣坐在卧室的单人沙发上盯着方怡熟练的动作,还有那张始终没有表情的脸颊,一双大大的眼睛,毫无情绪波动。

有那么一瞬间,她忽而觉得这两人似乎很有相同之处,咋一看却又不同。

林寒牵过夏衣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低沉着声线开口道,迷人的嗓音即刻响起。

“一起去吃早餐。”

“嗯。”

昨晚两人睡在同一个房间,林寒却将床让给夏衣,自己睡在沙发上,什么都没发生。

自从进入房间,便对她爱答不理,借故疲惫,沉沉睡去。

早晨,她以为林寒会有所动作,然而对方无视她的存在,判若两人。

可只是刚才手背那轻轻一吻,夏衣再次沦陷在林寒的攻势下,成为他的俘虏。

胡芳坐在餐桌上,已经让佣人请了两次,林寒才牵着夏衣的手下楼,见到两人如此亲密,她欣慰。

“醒了?快来吃饭。”

“多谢老夫人抬爱。”夏衣礼貌开口。

“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胡芳笑着,招呼夏衣落座。

夏衣也丝毫不客气,挨着林寒手边坐下,伸手拿起筷子给林寒夹了一块饺子。

“不知道这些和不和你的胃口,以后还得多多注意才是。”

“难得你能在乎寒儿想法,我这个老人看着也欣慰。”

胡芳起身,她的秘书不知因为何事,找她商议,与昨晚一般快速离席。

家里的老人故意给两位新人制造机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佣人纷纷在胡芳的示意下撤出大厅。

渐渐的只要夏衣一来林家,方怡就必须在一侧伺候他们,盯着林寒和这个美丽浮动的女人卿卿我我,亲密非常。

方怡的心如何不难受,冷战和林寒误会的这些年来,她内心应该毫无波澜。

可真当事实已然发生在眼前,她还是承受不住,终日被林寒所摆布,她受够了。

那原本的一整颗心,在生产后林寒冷漠想对,分成了好几块。

压抑的生活基调,方怡再也撑不住了。

一日,夏衣挽着下班回家后的林寒,两人已经交往好几个月,从淡薄的疏密,到如今夏衣的悠然自得。

方怡照旧给林寒换鞋,又多了一个夏衣,“夏小姐请你抬脚。”

夏衣每每见到方怡只觉得她是林家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看似地位很低任何人都欺凌,却没有佣人敢为难她。

反观小小的保姆,多许时候还听她的吩咐,胡芳对她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

林寒的更甚,谈她色变,一旦有方怡出现的空间,林寒对她就特别甜蜜,让人不能自拔沉陷其中。

夏衣以为是林寒太爱自己,所以克制。

听闻方怡是他的青梅竹马,故而只有在最亲密的人跟前他才会额外亲热,既然是胡芳告诉她,不可能有假。

“给夏小姐端茶,傻愣站着干什么?”林寒吼道。

“是。”

方怡端过林寒特意为夏衣准备的新茶,再端上糕点。

林寒一把搂过柔弱无骨的夏衣在怀,低声浅笑,故意在她耳边低语,夏衣羞红的脸,娇嗔着推搡了林寒一把。

“你坏,这个时候怎么能说这个呢?”

“什么不能说,不是只有你我二人?”林寒抓过使坏的小手,放在大手里,按在胸痛疼惜的揉搓,疼爱非常。

方怡站在一侧面上毫无表情,别说嫉妒,连其他的表情也一起消失。

只有小小到来时,她的脸颊上才会露出一丝柔和爱惜。

林寒气负,揽过夏衣的后脑勺,擒住芳香四溢的红唇,柔软如花瓣般,可他好无语完,摩擦吮吸。

夏衣推搡着,发出婴咛之声,方怡痛彻心扉,真正第一次体会到何为生不如死。

一吻结束,林寒抱起夏衣朝着二楼走去,方怡面色无异。

林寒将夏衣放置床上,拉过被子盖住春光大泄的白肌,“你就在这里休息,我去书房。”

夏衣不解,拉住林寒的手,皎洁的月光衬的她娇柔美艳,喃喃道。

“你不想与我?”夏衣赧然,如何她都是女人,是夏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放低姿态求欢,可见他为林寒已有情,“难道是我一点吸引力都没吗?”

林寒叹气一声,坐在床边,透过夏衣他放佛瞧见了,方怡怀孕时,对他撒娇的模样。

忍不住揉了揉夏衣的发,淡淡道,“结婚后有的是时间。”

方怡坐在佣人房独自低低抽噎,为了小小,她隐忍着。

可林寒对小小的态度更让她心寒,刚得知初为人妇对她百般呵护的林寒去了哪里?如今这有算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