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有回声

第九章 醋意爆发

两人谈话间,一个有着一头黑发的女生,朝着方怡走来,一脸担心和忧愁。

萧雅见着方怡,张口就道,“方怡刚才怎么回事,可吓死我了。本想挤到前排帮你,有人比我快了一步。”

话毕,拉过方怡的手,见她好端端的,舒了一口气,轻松道,“看来是没事了。”

“嗯,没事。”方怡回答。

郑宇盯着来人道,“这位是?”

“萧雅,上次在教室她帮了我,现在我们是朋友。”

“朋友?”

郑宇不是不相信方怡,而是不信这个突然出现称之为的朋友的萧雅,之前为何没见她以朋友的身份为方怡解围。

忽然出现必然不在常理内,不觉多看了萧雅几眼。

萧雅赧然,问方怡道,“这位是?”

连他都不认识,故意为之?郑宇纳闷中,林寒去而往返,他留下方怡一人,几分钟便被两人围住,脸色不悦。

“还不走?”阴冷的声音,从头顶贯穿而来。

“好。”方怡听见声音,立刻回答。

方怡抱歉的对着郑宇,拉上萧雅的手跟上林寒的步伐。

放学后,郑宇主动来到方怡教室外,特意等方怡出来,果不其然身边跟着萧雅。

郑宇递过手中的牛奶,“给你。”

方怡不为所动,睁大眼盯着郑宇,“这……这是?”

“怕你饿,特意给你买来的,多少能填填肚子。走我送你回家。”郑宇说着话,拿过方怡肩上的书包,放在自己背上。

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引来周围同学一阵热议,大才子为穷酸女背书包,送牛奶。

珍娜气的跳脚,恶狠狠的咬牙,生着闷气。

她这么好,为何郑宇哥哥不看她一眼,却看上一个不起眼的穷酸女,最可恨,方怡还是个孤儿。

方怡想拒绝,郑宇却把能为她做的事都一一做好,他知道林寒在北门等方怡,便带着她走了南门,一路上嘘寒问暖。

表示即便方怡是孤儿他也不在乎,能考进泰和学院,是她自身的努力和能力,跟其他无关。方怡被郑宇的话触动。

“对了,要不要加入学生会?”郑宇问。

“我能加入吗?”方怡不奢求,也不奢望,没想过她能进入泰和学院学生会。

“有什么不可,学生会人人都能进。”郑宇笑道,“明天把我申请书给你,填好了给我,以你的成绩初审没问题。”

说话间,林家大门就在眼前,方怡想起林寒的话,一阵恶寒。

她停住脚步,在林寒还没发现郑宇前,让他离开。

林寒在书房盯着两人亲密互动,佣人的端来的茶水,碎了满地。

方怡刚回到别墅,林寒冷冷开口眸色幽深,“舍得回来了?我看你最近都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谁送你回来的?”

“没……”方怡还没开口解释,被吴妈抢了话头。

添油加醋一番,“小贱人终于回来了,少爷我可看见了跟一个男人,长的还挺标致。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会的勾引人。”

林寒轻哼一声,“做饭。”

方怡走向厨房,放下书包,做了几道林寒平时喜欢的菜,一一端到桌上放好。又炖了汤。

“他对你很好?”

突如其来的询问,林寒伸过喝完的汤碗。方怡习惯性的添上,来不及回答他的话。

“看来他对你很不错。”林寒气氛,起身离开。

喝了一半的碗悬放在餐桌上,显示着主人刚才的愤怒。

方怡不明所以,容不得她发呆,吴妈尖酸的话语接踵而至,“这几日你可清闲够了?以为勾引了少爷你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别做梦了。给我干活去。”

吴妈踢了一脚方怡的腿肚,扔给她抹布和水桶,“把地给我擦干净,要是有一根头发丝,这晚饭是没着落了。”

方怡默默的拿起抹布,扭干水,一跪一步擦拭,直至深夜。

破晓时分,方怡被吴妈提醒,自吴妈知晓她跟林寒有染,态度从以往的欺负变成了极度厌恶。

“小蹄子还不给我起来做早餐,等着我做给你呢?”吴妈的声音。

方怡感到自己好似刚躺在床上,就被叫醒,拖着疲惫的身体,穿上衬衫打开门,劈头盖脸是一顿巴掌。

路过的佣人嗤之以鼻,有的甚至嘴角露出讥笑。

“吴妈,你别打了,我这就去做早餐。”方怡恳求。

“求我?不如去求少爷,看他会不会可怜你,让你别在受罪。”吴妈一阵嘲笑,从鼻子里发哼哼声,对方怡更是不客气。

方怡求饶无果,沉默着,做了早餐。

刚出门,林寒头也不回坐上奔驰,扬长而去。

郑宇出现在方怡身后,手里捏着早餐,递给方怡,“给你带的早餐,营养丰富。”

“你怎么又来了?”方怡愕然睁大了眼,幸好林寒已经去学校。

“给你送早餐,怕在见到上次脸色苍白的你,一日之计在于晨,先吃了早餐才能精神一整天。”郑宇拿过方怡的书包,为她减轻重量。

方怡心中感怀,“多谢。”

郑宇蹙眉的掂量书包,说道,“怎么重了?”

“给萧雅准备了一份便当,感谢她那日帮我。”方怡回答。

郑宇调笑,“为何也不感谢我?”

“恩?”方怡不解的望着郑宇。

郑宇愉悦的伸手揉了揉方怡的头发,笑声不断,“跟你开玩笑,紧张什么,不会把你吃了。”

这一幕被坐在车里的林寒看了个干净,脸色沉了几分。

方怡走到教室门口,手腕一痛,林寒拽着她的手朝着僻静的方向去,萧雅跟着走出教室,眼神幽暗。

“又是送早餐,又是接上下学,你的本事越来越大,看来是我没好好满足你。”

话毕,方怡的唇被林寒粗鲁的擒住,霸道的撬开贝齿,辗转厮磨。

一股血腥味蔓延在两人口中,方怡吃疼的躲闪,林寒怒火更甚,钳住她的下巴桎梏住,不让她动弹半分。

反抗无用,方怡陷入无尽沉默,深渊越来越深,林寒深邃的眼。

一吻结束,林寒并没放开方怡,而是将她揽在怀中,揉进宽阔的胸膛。

“记住你是谁的人。”林寒留下一句冰冷的话离开。

站在远处的萧雅一清二楚的观看了整个过程,林寒对待方怡的方式很特别。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