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心

第一章

大漠孤烟,兀自飘散。长河落日,空荡孤圆。

轻沙拂面,广袤的天地间,一眼望去,竟瞧不上一抹绿色。铃声响起,几只骆驼载着厚重的包裹慢慢悠悠的前行,几路行人相遇,觉得甚为亲切,似乎在这不知何时是尽头的世界遇上几位亲人,纵使葬身于此也不会觉得太过窝囊。

沙漠无情,干裂的风厮打于其上,现出了几点棱角,两位男子,一老一少,头戴斗笠,正于此间游行,一只脚印刚刚出现不久,流淌不尽的黄沙又再次将之淹没。

“该死的,到底何时是个头啊?”少壮男子名唤莫星,已满十岁,似乎是在沙漠中待的时间过长,那双本该幼嫩的脸庞此刻显得有些干燥,显然是失去了不少水分,“老爷子,你要不带我飞出这鬼地方吧,干嘛非要在这种地方受罪?”

莫星身旁,老者淡然一笑,挤出些许皱纹,他一身风尘,不为满世界的沙尘所动,似乎这偌大的世界对他也难以奈何。

“老爷子,你说句话呀?”莫星见他并不回应,有些气躁,嚷嚷道。

“不着急。”老者话语似乎不多,他一袭灰袍,装束淡雅,沙尘自其两旁流过,似乎难以近身,“星儿,有点耐心。”

“我就快死啦!”莫星双眼猛蹬,极为不爽。

“大道之行,始于足下,你若走不出这个沙漠,我自也难以收你这个徒弟。”老者眼神矍铄,全无疲累之意,他有心教训,话语倒是有些重了。

“哼,我才不稀罕。”莫星气结,干脆仰躺在地,任由风沙侵袭也不动于衷。

“你又想闹脾气了?”老者也不会怕他少许,如是问道。

莫星冷哼一声,将头偏向别处,不再理他。老者双眉微蹙,眼看天色已晚,落日即将淹没于沙海,他心头另有急事,并不想与他纠缠,只道:“给你十息时间,你若再是如此,我便......”

莫星转过头来,怒目相向,啐道:“你便怎样?”

老者转身不再瞧他一眼,默默倒数,这一老一少竟都是倔强脾气,彼此再无话语。十息时间很快过去,老者回过头来,望着莫星,忽的右脚轻抬,提起一股气浪。莫星见老者所为,不禁大为气结,道:“老爷子蛮不讲理,为何又来此招?”

老者并未相理,右脚已然落地,那气浪随他脚形变动,自他周身激起无数沙尘,莫星眼见身下轻沙越来越少,他心底焦急,想要躲开免受波及,不料群沙如受到莫大力量牵引,不断的沉入地底,速度也越来越快。莫星眼泛浓浓不甘,他实力低微,跟眼前这位相比犹如天地之距,被老者施以小惩,只好眼睁睁看着自己渐渐没入沙漠之中。

“老爷子,你也太没品了,同样的招数你就不嫌腻么?”莫星嚷嚷大叫,老者全然不顾,只看着他身躯被沙尘卷入,待得淹没他喉咙方才停止。

“你若再不听我劝,下次便让你埋没于这片沙土中算了。”老者厉声相告,没打算让脚下沙土再往下沉陷。

莫星与他怒目相视,如此经历他已经体验太多,老者与他相处十年自也有一番感情,这一点他如何不知,只是生活本就无聊,何况于这浩渺沙漠之中,他一心求点刺激,不想过得太单调罢了。

“现在斗不过你,将来定加倍奉还,老爷子,你给我记住了。”莫星恨恨道。

老者不为所动,呵呵长笑,一股仙家气息蓦地涌现,他似对莫星劝告,又似与天喃喃,只听他道:“老夫顿悟天地,方得数百年长命,你若能到达我之地步,想要我性命又有何难?送给你也是无妨!”

莫星被他气势所窒,不敢多做言语,老者的实力他早已见过,就如眼前这般,也只不过是他随意而为罢了,想取自己性命,一句话便就足矣。

少顷,天色已暗,满月映照大地,莫星露出疲惫,不想再与老者相抗,找个借口得以解脱,老者心中也不想与他为难,甩臂轻挥,莫星周身沙尘顷刻转无,他得了自由,取了口水喝,又复活泼性格,老者看着不住摇头,想这小子何时才能有点担待,不用让他如此操心。

二人不顾天色已晚,仍然择路前行,两个时辰过后,东方天际隐现红光,分外通透,莫星突感燥热难耐,忽的一身大汗,他不懂其理,急忙问道:“老爷子,此地怎么如此之热?”

“心静自然凉。”老者如是回答,并不想多做解释。

“哼!”莫星撇过头,也没再多问。

此时天色尤未至黎明时分,东方之红定有一番蹊跷。

“那头畜生终于还是不安分了么?”老者风云不改,眼望东方,一抹担忧兀自涌上心头,他又自言自语,莫星听得糊里糊涂,只顾擦拭身上汗渍。

老者看了看莫星,眼里慈爱无限,他想了片刻,忽的道:“星儿,爷爷带你去个人多的地方好么?”

莫星眼睛一亮,急忙道:“哪儿?”

老者笑道:“淮阴郡,一个有山有水的好地方。”

莫星高兴答道:“好!”

东方那团红光越发耀眼,老者再不犹豫,右臂拥莫星入怀,闪身便去,犹如鬼魅。

莫星被他如此弄着,虽觉头昏脑花,但他心中兴奋异常,一想起自己独处沙漠近十年,如今终于可以看看新世界,心中激动莫名,早已忘记了一切,只想着满街的人群,成片的牛羊,还有各式各样的首饰装扮与那香气扑鼻的饭菜。如此新奇的玩物于他而言早就神往,他不断想象新世界的样子,竟没想到老者速度之快,数息间已到了一颗榕树下头。

“这是哪儿啊?”莫星揉了揉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清风和煦,不再如沙漠中那般干裂,他深吸一口,立刻便感神清气爽,头顶榕树遮阴,几缕月光斜透而过,印在他娇小的脸庞,莫星不明所以,忙问道:“爷爷,这里便就是你以前所说的‘绿洲’了?”

莫星心情大好,已不再叫唤“老爷子”,老者见他欢喜模样,心头自也开心,当下点了点头,笑道:“你先在此呆上一晚,不得乱跑,我弄一个封印在这树身周围,可保你万无一失。”

莫星听他胡说,不禁啐道:“什么保我万无一失?分明就是把我圈在这里不让我乱动,哼,老爷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没品,太没品啦!”

老者被他说得吹胡子瞪眼,敲了敲他额头,道:“废话多,给我进去呆着。”说罢往莫星身上一推,莫星身不由己,竟如滑行般靠在榕树身上。

“此地三丈范围内,你大可自由活动,好了,我去去就来,你给我好生呆着。”老者说完便不再理会莫星,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只剩下莫星一人静静望着周遭街道、墙角,好生无聊。

再次回到大漠之中,东方天际蓦地一声嘶吼,震慑古今,炎热的高温充斥大地,本已枯燥的空气让人更加难耐不已。

莫星爷爷于这沙漠之中自由出入,此刻正静静立于一沙丘之上,满脸肃穆。少顷,后方天际传来破空之音,竟是有数人凭空踏行而来。

“莫靖远你个老匹夫居然也在。”

这招隔空传音声势俱足,犹如兽吼,显是朝着莫星爷爷莫靖远而来,莫靖远瞧得来人,不动声色,待其走近方才笑道:“萧天,别来无恙。”

来人共计五指之数,以一青袍男子马首是瞻,那青袍男子年约五旬,身材偏胖,看似和善,但却有一股傲气冲杀九天,与莫靖远一身风轻云淡形成鲜明的对比,其后四人见到莫靖远都纷纷行礼道:“见过莫掌门。”

这四人修为也是十分了得,见到莫靖远竟然躬身行礼,十分谦逊,莫靖远一脸淡然,道:“掌门一词休在重提,我闲云野鹤一只罢了。”

萧天知他性情,也不再多说,又见东方天际兽吼更烈,红光照耀大地,近似天明,便道:“就你一人?”

莫靖远冷哼道:“那还不够?”

萧天想起莫靖远实力,微微觉得理亏,自也不敢多说,只道:“听说这次魔界也来了几人,对那龙魂似乎也特感兴趣,合我们五人之力恐怕有些棘手。”

莫靖远瞥他一眼,十分不屑,道:“萧天,你什么时候这么畏首畏尾了?所以我说做什么掌门嘛,还不如我这般自在。”

“你对,你对,也不知道是谁把这重担子交给我,自己去过那逍遥日子的?”萧天一脸嗔怪,也不当真,二人交谈几句,昔日旧情仍然恋恋不忘,真想寻个地方把酒言欢,再不问世间之事。

“好了,出发吧。”莫靖远略作整理,昂首道。

“嗯。”萧天点头随他而去,后方四人自也跟上。

天空已然泛白,黎明之前,东方已然炽热难耐,鸟兽绝迹,茫茫沙漠,风声呼啸,却不知又有何事将要惊动整个天地?

乌心谷,便是位于这片沙漠东方,自古以来世人皆称为穷富不入之谷,只因此地生息全无,纵有万卷家财买那不死之海,放于此处也定然顷刻间烟消云散。此地常年高温,沙漠化程度最是普遍,行人每到此处,必经撕心裂肺之苦,再无气力往返,是以常年累月之下,尸骨累累,不胜其数。

然而近日不知如何,却来了不少陌生面孔,乌心谷也再不复沙漠之形,几抹岩浆横流,赤红无比,偶然一声狂吼,大地随之震动,驱散无数沙尘。

“到底还是来了!”

莫靖远踏空而立,下方沙尘之上已有近十位穿着血红服饰的男子翘首以待,那为首一人当先道:“哟,今天是什么日子,想不到多年隐居不出的莫靖远竟然出现了?”

莫靖远冷冷道:“自然是好日子,乌木你不在被窝里呆起,跑这里来作甚?”

乌木长相不俗,只是一脸狰狞,一袭血袍也是衬得他一番狠辣之色,后方数人也是同样装束,只不过比起乌木缺少了几分霸气,显然皆是其手下待命之人了。萧天带着门下四位弟子前来,见到乌木昂首而立,心头说不出的滋味,只听他道:“二弟,你堕入迷途,还不知道悔改么?”

乌木见着萧天,蓦地一股怨气涌上心头,当即冷哼道:“好个堕入迷途,萧天,你夺我妻室,我乌木尚且没上门寻仇,你到自己送上门来。好,今日就让我大开杀戒,萧天老贼,我乌木必取你性命。”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