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翻身战

第30章 同一间餐厅的两人

包厢的西殴木门隔绝了外边的热闹,莫子淳随手划开桌上镶嵌的点菜系统,问:“邢总喜欢什么?”

“客随主便。”邢天佑心不在焉着,好看的眉宇皱得死死的。

他的敷衍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莫子淳微微抬头,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随意点了几道皇庭酒店的招牌菜,并点了一支拉菲。

红酒、鹅肝上桌,张安等人有眼色的退出去,只留下两位国内享有盛誉的高身价男人独处。

透明的高脚杯装盛着色泽深沉的红酒,修长的手指捏住杯底,轻轻摇晃,荡漾的波纹倒影着莫子淳干练、精明的身影。

“之前莫氏和邢氏有些小误会。”口伆轻描淡写,丝毫没有了前几天的强硬姿态。

“嗯。”邢天佑淡淡的应道,心里却想着: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小狐狸和他独自相处,会不会吃亏?

他的晃神,莫子淳看在眼里,墨镜后一双黑眸闪烁着丝丝不悦:“这次杨氏与我公司的合作,我本人十分支持,能与杨氏联合,对商业街的开发,是一大助力。”

如果不是子龙再三求着他,不要和这个人过不去,什么杨氏,什么合作,他都不在乎。

想到两天前,不小心从张安嘴里知道,莫氏单方面毁约,并终止与邢氏合作这件事后,莫子龙不情愿的样子,莫子淳满心无奈。

他那个傻弟弟,是中了一种名为温沫离的毒,只要那女人一句话,连被人揍了这么大的亏,也不愿意计较。

“这是莫总的意思,还是贵公司的态度?”邢天佑分神问道,他要确定这次的合作不会像上回一样,在几乎快要签约之前,又发生变故。

“是董事会研究后的决定,我本人也相当期待,能和邢总有商业上的合作。”莫子淳巧妙的恭维一句,朝邢天佑隔空举杯。

邢天佑慵懒的靠住椅背,黑眉一挑,问道:“鉴于贵公司连日来不明确的态度,我能否问一问,莫总口中所谓的小误会,是什么?”

凌厉的目光带着慑人的气势迎面刺来。

莫子淳推了推鼻梁上的黑边镜框,道:“抱歉,我公司的内部问题,无法告知外人,但这份东西,应该能让邢总放心。”

他从随身带来的公事包里取出了一份合约,推给邢天佑。

“我公司的诚意都在上边。”

邢天佑匆匆翻了翻,比起之前准备的合约,这次的,莫氏明显做了较大的让步,但莫子淳避而不谈的做法,依旧让邢天佑不爽。

终止合作的是他,重提合作的也是他,真当邢氏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公司么?

也许在平时,他不会这么冲动,但他的小狐狸就在这间酒店,而且扔下他,和别的男人共进晚餐,邢天佑心里压着火,又对莫子淳的态度有所不满,不自觉的就迁怒到他头上。

“莫氏给出的条件的确很好。”邢天佑道,“只是两个公司的合作,牵扯到各个部门,莫总也知道,我刚入驻杨氏,这么大的CASE,需要和高层人员商量,再做决定。”

莫子淳有些怒了。

他大人有大量,没有和这个人计较子龙受伤的事,他竟然开始摆谱?

不善的视线透过镜片,与邢天佑冰冷的目光相撞。

包厢里,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温沫离所在的包厢距离这边,隔着两个包房的距离,供应的新品甜点已经上桌,柔软的淡黄糕点做成了小巧的块状,上边浇淋着皇庭酒店大厨的秘制甜酱,秦晟优雅的切掉一小块,美妙的味道,让他舒服的展颜,如一只餍足的猫,可爱到爆。

刚想和安娜分享一下美食心得,却见到她眉心紧锁的样子,牙齿轻轻咬住叉子,笑眯眯道:“从你出去再回来,就有了心事,真少见啊,安娜你也会这么心事重重。”

又是一块点心放进嘴里,他咀嚼着,好心情的直视温沫离。

这样的目光太过通透,就好像她所有的心思在他眼前都是无所遁形的。

温沫离低垂下眼睛,躲避开他的凝视,抿了一口红茶,说道:“平时的这个时间段,我正在和病人进行心理治疗课程。”

“安娜是在怪人家打扰了你的工作吗?”秦晟似笑非笑的问道。

你也知道!

温沫离心想道。

“可是,人家在C市的朋友不多,小琪要上班,只有你能陪我了。”秦晟有些委屈。

“Boss,不要卖萌。”她不吃这套,外人或许会被他无害的面具蒙骗,可在组织待了这么多年,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个人的手段有多可怕,当戒心降低,就是这个人露出爪子的时候。

“安娜越来越不好玩了。”秦晟气呼呼的说,将怨气发泄在了桌上的美食上。

酒足饭饱,他懒洋洋伸了伸手:“好了,咱们去下一家。”

“你还想吃?”温沫离故作惊讶的问,余光却不着痕迹的看了看腕表。

离他们来到酒店,也才过了不到一小时,如风约见的人,有没有到场还是个未知数,现在出去,如果撞上,那就糟糕了。

“光顾着和你说话了,我什么东西都没吃,要想陪你继续美食之旅,至少也得等我吃饱喝足啊。”她笑了笑,托着腮帮在菜单上戳来戳去,似乎在考虑着点哪一道主食,尽量拖延时间,“牛排怎么样?”秦晟建议道,“是他们这儿的招牌菜哦。”

“吃腻了。”

“培根呢?”秦晟继续出主意。

温沫离摇摇头,说:“热量太高,Pass。”

“安娜真难伺候。”他撅着嘴小孩子般抱怨道。

“也比不上你。”温沫离笑靥如花的反击,“当初是谁大半夜想吃香榭丽的意面,别家的不肯要,结果连夜出动私人飞机,从华盛顿飞去的?”

“因为全世界只有那家餐厅的意大利面,最合我的心意嘛。“秦晟坦荡荡的说,丝毫不觉得为了一顿宵夜不远千里乘专机去吃,有什么不好。

温沫离左挑右选,足足拖延了近二十分钟,才完成点餐。

华灯初上,耀眼的霓虹灯将整个城市点缀得五彩斑斓。

主食吃完,饭后甜点也一样不落的吃下,直到秦晟的耐心越来越少,温沫离拖了很久,终于拖不住了。

“我去一趟洗手间再走。”留下秦晟一个人,她迅速走出包厢,用最快的速度从安全通道直奔一楼。

大堂里并没有邢天佑的影子。

温沫离松了口气,重新回到包厢。

就在电梯门合上的瞬间,另一架电梯从三楼降落,邢天佑与莫子淳肩并肩走了出来。

抵达三楼,温沫离才刚出去,身后突然有一股危险感袭来。

‘啪’

伸来的手臂被她截住,微微转身,就看到了秦晟那张隽秀的脸。

“Boss。”温沫离松开手,警告道,“不要随便在背后做出这种事。”

刚才她手里如果有枪,也许他的脑袋就要开花了。

“是安娜的警惕心太强了。”秦晟耸耸肩膀,越过她径直走入电梯,“不过,安娜不是去洗手间了吗?怎么会从这里出来呢?”

清澈的眼睛闪烁着犀利冷光,紧跟在他身后踏进来的温沫离,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抿了抿唇,说道:“三楼的洗手间在清洁中,我只好去楼下借用咯。”

“是嘛?”秦晟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漫不经心道,“可我刚才去洗手间找你,那里并没有挂上清洁的标识啊。”

“……”一滴冷汗无声滑下额头,温沫离镇定的回答,“也许是我走了以后才结束情节工作的吧,可是Boss,你居然会在女洗手间外闲逛?”

不怕被人当作变态报警抓起来吗?

“谁让安娜去了那么久。”秦晟开启撒娇模式,“我还以为安娜出什么事了呢。”

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有事,温沫离暗暗想道。

“叮当。”电梯停靠在一楼,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堂。

盈盈晚风扑面而来,有些凉。

一踏出大门,温沫离带笑的脸色就变了,惊愕地看着台阶下并肩站在两辆豪车旁的男人。

两人都是西装革履,一个优雅冷峻,一个干练贵气,在温沫离出来的同时间,他们也不约而同的向她投来的视线。

为什么如风会出现在这里!

温沫离妩媚的眉目浮现出几许慌乱。

“不去叫出租车吗?”身后是秦晟紧跟上来的脚步声。

冷静!不能让他发现异常。

温沫离做了几下深呼吸,忽略掉邢天佑冷怒的眼刀,扬起唇角,说:“我看到了一位朋友,等我一下。”

快速和秦晟通了下气,她镇定自若的走向莫子淳。

“莫总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莫子淳推了推眼镜,逼人的目光在毫无交流的一男一女间转动一圈,颔首道:“温医生也在?”

视线跃过她看向台阶上的清秀少年:“和朋友聚餐?”

“是啊,”温沫离巧妙的挪动身体,挡住邢天佑的身躯,这个角度Boss应该看不见他的全貌,“你是刚来?”

“正准备送邢总回去。”磁性的声线特地咬重了邢总二字,像是在故意提醒什么。

温沫离只当是第一次见到邢天佑,礼貌的打了声招呼,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有时间再聊。”

她在装不认识自己?

是因为那个男人吗?

邢天佑气得脸色发冷,想要质问,可莫子淳这个合作者就在身边,而且,温沫离偷偷朝他递来的眼神,他也看见了。

闭上眼,生生忍耐下心中的怒意,冷着脸和莫子淳道别,打开车门,在启动时,他深深看了一眼车窗外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女人。

“哼!”

轰鸣的引擎就像他此刻不愉快的心情,呼啸着消失在拥堵的车流中。

加入书架